第二百九十五章 他凭实力找的死,为什么要救他?-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九十五章 他凭实力找的死,为什么要救他?

    鸣翠山,深柳读书堂之中。

    柳三变独坐在老柳树下,看着摊开在石桌之上的数张宣纸。

    宣纸之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迹,正是这段时间他翻阅典籍所摘抄下来的或许有用的信息。而且有不少地方已经被涂掉了,显然是已经被排除的。

    “天泉山泉水枯竭……这乃是普通山泉,泉水枯竭,应是自然情况,我也是看昏了,竟连这种信息都摘抄了下来。”

    柳三变摇头苦笑,又揉皱了一张宣纸,扔到一旁。随即又将其余信息看了一变,柳三变开始陷入沉思。

    “目前来看,只有当初苗族圣泉枯竭一事,与妖源枯竭一事,最为相似。”

    苗族圣泉,可不是什么山泉,而是苗族的圣地。其泉水两分,乃是黑白苗赖以生存的源泉,更是两族存活的基础。

    当时不知因何缘故,白苗泉水干涸,同时竟也导致了白苗族再无新丁诞生,族员也一个个莫名死亡。最后还是白苗族的英雄夸叶名存不知从何处得到了解决的办法,恢复了苗族圣泉。

    夸叶名存也因此被称为苗族英雄,在苗族之内,人人加称其为圣者。

    只是可惜,对于他是如何恢复圣泉,却只有语焉不详的几句记载,想要了解详细的情况,恐怕只能够走一趟苗族了。

    柳三变将资料收起,长吁了一口气。

    不管如何,至少目前,也算是颇有方向了。只是白苗族经过那一场灾厄之后,便一直避世,休养生息,想要跟他们接触,恐怕不易。

    就在此时,柳三变忽然感觉有人接近,刚打开法阵,便见得一道流光急冲而来,落在了他的身前,正是身受重伤的裳不归!

    “噗!”

    裳不归重伤之后,再与慕容恭动武,本就伤上加伤,为了赶来读书堂,身体早已经超负荷地承担了太大的伤害,此刻骤然停下,不免又是数口鲜血喷出。

    “好友,你怎样了!”

    柳三变面色大变,瞬间便想到了之前自己心中那股激烈的不安来源。同时他忙扔下资料,身法展开,瞬间便出现在了裳不归身旁,将他搀扶。

    “我受伤了啊,还能怎样?”

    裳不归两眼一番,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结果却是一口气没喘上来,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好友,好友!”

    柳三变大急,忙探了裳不归的鼻息,见他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心下稍安。随后喂他服了两枚丹药,替他运功化开之后,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他之前传书,请裳不归暗中查探恶魔道的情况,本以为以裳不归的能为,又身负绝世的身法,应该不会有问题,但是现在看来,是自己太大意了。

    “裳不归的情况十分不妙,若是救治不当,即便没有性命之忧,恐怕也将会落下病根,从而造成根基残缺。”

    柳三变又看向了裳不归,眼中涌上了担忧的神色。

    裳不归目前最严重的情况,乃是他在重创之后,似乎又与人动武,强烈催动功元之下,伤及了内腑,而后又长途跋涉赶来读书堂,更是将这种伤势推向了极端。

    眼下的情况,虽柳三变医术不凡,但是也没有了百分百不落病根将他治好的把握了。

    “看来,只能够打扰圣女的疗养,请她出手了。”

    柳三变抿了抿唇,虽然打扰圣女疗伤非他所愿,但是为了裳不归,也只能如此了。

    想到做到,柳三变也不敢太贸然去搬动裳不归的身躯,轻轻地将他放在地上之后,便准备去寻找泣红颜,却不料正好看见一脸不爽的泣红颜气匆匆地走了过来。

    “柳三变,你这读书堂,我看还是改成医疗堂好了。”

    泣红颜上前,便是没好气地说道。自从她来到读书堂之后,时不时便会有伤号前来求治疗,接二连三的,简直令人不要太烦。

    “圣女,你出关了。”

    柳三变苦笑,仔细相信,似乎还真如泣红颜所说的,最近读书堂的确经常有伤患前来……

    “你叫得这么大声,我想不听到也有些困难吧。”

    泣红颜没好气的双眼一翻,她的伤势其实已无大碍,再调养两日应可痊愈。但是方才柳三变情急之下,喊声颇大,直接便惊动到了泣红颜了,她还以为是李裔文怎样了,忙出关查看。

    当然,刚才她远远地便看见了受伤的人不是李裔文,于是她又淡定了。

    “很抱歉,是柳某一时失态了。”

    柳三变躬身道歉,随后说道:“既然圣女已经出关了,也就请圣女出手,医治此人吧。柳某的医术,唉,有些拿不出手啊。”

    柳三变佯装无能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泣红颜的性子,如果自己不出声,她可能聊几句就要溜走了,还不如现在直接了当地开口。

    罕见的是,泣红颜听了柳三变的话,竟点了点头,承认了他的医术。

    “你的医术其实还行,若非是我们这些身负传承之人,整个武林能够超越你的人,应该不会超过十指之数。”

    柳三变有意地撮合她与李裔文,这份情泣红颜记在心中。而且未来,恐怕还需要柳三变大力支持,这个媒人她还是需要好好巴结的。

    认可了柳三变的医术之后,泣红颜便来到了裳不归的身侧,先是替他探息把脉之后,才说道:“这个家伙不用救了。”

    “为什么?”

    柳三变面色微变,以为是裳不归情况已经严重到可以直接准备后事的程度了。

    泣红颜却是耸了耸香肩,说道:“他凭实力找的死,救他做什么?”

    以她的能为,虽没有跟裳不归说过一句话,但是已经能够猜测出来他这么严重的伤势是从何而来的。在她看来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再跟人动手还能说是无可奈何,但是根据他脏腑损伤的程度,泣红颜可以断定他还带着重伤,奔袭了十分长的路程。

    不找地方疗伤还到处溜达,不是找死是什么?

    “这,裳不归是惜命之人,如此的行为,必有其因。圣女你就莫要打趣了,还是快出手治疗吧。”

    柳三变苦笑,但是泣红颜的话语,却也惊醒了他。恶魔道之人不会随意出现,那么为何裳不归还要不远千里,宁可冒着根基损坏的危险奔袭回读书堂呢?

    是尚有什么人在追击他吗?

    柳三变眸子微眯,直觉这其中,或许又有人在从中作梗了。

    泣红颜站起身来说道:“你已经喂他服下丹药了,暂时可以控制住伤势,先将他转移到房中吧,他的情况不能下重药,需要慢慢调理。稍后我会开一个方子,你日常熬药汤给他便可。”

    裳不归脏腑受损,除去控制伤势之外,调理脏腑才是他复元的关键。泣红颜说完,示意柳三变将他转移之后,便进屋写下药方,然后继续闭关去了。

    想要真正治疗裳不归,尚还要等待一些时候。而这等待的时间,也足够让她将自己的伤势完全疗养痊愈了。

    而柳三变虽然一切照做,但是心中所想,却仍是裳不归执意回返读书堂的原因。但是任他如何猜测,都没有谁能够对的上时间与地点。

    “看来,只有等裳不归醒来,才能知道这一切了。”

    柳三变看了看昏迷的裳不归,长呼了一口气。要他醒来,恐怕也需数天时间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