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密谋-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1章 密谋

    天绝峰上,顾惜朝催动着初春霡霂,为夜流光治疗毒创。

    良久,功毕。

    顾惜朝笑道:“初春霡霂不愧是毒门圣物,再有数日,你体内毒创便可完全祛除。之后疗养半月左右,应该便可完全恢复。”

    夜流光站了起来走了几步,点了点头,道:“多谢好友了。”

    “哈,你我之间,还需要言谢么?”顾惜朝哈哈一笑,旋即眉头一挑。

    “有人来了?恩,步伐沉重,来意不善。”夜流光也感应到了有人上山,开口说道。

    顾惜朝伸出了大拇指,赞道:“不愧是超越风的男人,功体未全也能从脚步声中分辨来人之意。”

    “来者三人,有一人根基隐在你我之上,若真是来意不善,恐怕将有一番恶战。”夜流光刚说完,又惊咦了一声。

    “是他,那位佛者竟也返回了?莫非是察觉到了这些人所以才返回的?”

    顾惜朝笑道:“哦,那位大师根基也颇为不凡,不过就算没有他相助,我们也赢定了。”

    就在两人谈笑之间,风月学堂院长也带着吟风赋月两人,气势而来。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万章山风月学堂告子携弟子吟风赋月,拜会!”

    告子走到两人身前,一甩衣袍,傲然说道。

    顾惜朝挑了挑剑眉,有些好笑地道:“我们与儒门并无太大交集,不知这位告子先生如此气势降临,所为何事?”

    “哼,阴谋奸宄之辈,还在故作清高。”吟风冷笑了一声。

    告子摆了摆手,道:“两位谁是期风行客夜流光?”

    “我。”

    夜流光走前一步,淡淡地说道。

    告子双眼一眯,冷声道:“说出圣司下落,可保你声名不坠。”

    “无可……”

    “哎……”

    顾惜朝摆了摆手,道:“夜流光身中剧毒,行走不便,已有十数年不曾下过天绝峰了。阁下是否弄错了?”

    “以闭关为名,不正是行苟且之事最好的屏障么?”吟风冷笑了一声。

    顾惜朝闻言,目光转向告子,道:“你既攫正气歌为号,底下有如此口业的学生,理应感到羞愧。”

    “哈。”

    吟风冷笑了一声,踏前一步,道:“对你等奸宄之辈,何须讲究礼仪道德?”

    “你再冷笑一声,掌嘴。”顾惜朝眉头一皱。

    “吟风退下。”

    告子淡淡地扫了吟风一眼,而后看向夜流光,道:“如此说来,阁下是不愿承认自己所为咯?”

    “没有的事,如何承认?”

    “嗯?”

    告子一声长长的鼻音,元功骤发。

    “哎呀不好。”暗处佛识面色一紧,眉头深皱。

    “既然诸位抱成见而来,那便武上见真章吧。”

    顾惜朝伸手一招,惊鸿登时呼啸生风,直立双方之间。

    “相杀么?”

    夜流光肩头微侧,满头发丝,轻轻飘飞。

    ……………………

    离开了留仙翠篁,正准备返回深柳读书堂的柳三变却意外遭逢人世主拦路。

    “冒昧来访,还望柳先生不要见怪。”拓跋如梦笑道。

    “招呼不周,该是柳某说一声失礼才是。”

    人世主眉头一挑,道:“柳先生似乎对拓跋如梦的出现,并不感到讶异。”

    “发生的事总有发生的理由,又何须去讶异?”柳三变笑道。

    “先生倒是豁达。”拓跋如梦微微一笑,道:“明人眼前不说暗话,拓跋如梦便直说来意吧。”

    “不知道先生对于诛仙海所在,是否有兴趣呢?”

    噗!

    柳三变打开折扇,轻挥数次,挡住了半边脸庞。

    “不如人世主猜一猜,柳某对这个讯息是否感兴趣?”

    “嗯?”

    拓跋如梦眉头一挑,旋即恍然。

    “原来如此。向闻先生智冠武林,今日一见,果不虚传。”

    柳三变笑道:“盛传烟都人世主以商贾眼光看待武林之事,好以利搏利。今日一见,名副其实。”

    拓跋如梦微微沉吟,而后道:“不知柳先生对三教之事是否感兴趣?恰好拓跋如梦手中有一些关于三教的情报。”

    “哦?”

    柳三变眼中异色一闪而过,沉吟半响后,问道:“不知道人世主又想知道些什么呢?”

    “佛乡深处的力量以及他们隐世不出的原因。”拓跋如梦笑眯眯地看着柳三变。

    “嗯?”柳三变若有所思地看了拓跋如梦一眼,在心中衡量了一番,道:“在久远之前,有一处异境曾入侵武林,被当时佛乡之主以消耗神魂之力封印在佛乡之下,并遣座下三大弟子镇压。”

    “异境?”拓跋如梦一愣。

    “是那股奇怪的力量么?”他想起了漆雕光明出现之前那一闪而逝的感觉。

    柳三变继续说道:“根据记载,这些异境众人自称来自一个叫做妖域的地方,生性嗜杀而且力量诡异强大。当年即便是佛乡之主也无法将他们击杀,只能封印起来。”

    “原来如此。”

    拓跋如梦点了点头,道:“三教圣司失踪,圣司功法也流落在外。南武林曾出现过同修儒道两门圣司功法之人。另外,了空禅师已死于道门之人手下。”

    “哦?”

    柳三变心中一紧,面上却强装着不露声色。

    拓跋如梦微微一笑,道:“拓跋如梦虽非善人,但对于曾经三教之争也有所耳闻,心中也不愿三教重演旧事。所以柳先生可要多多担待。”

    “此事确实非同小可。多谢人世主告知,请。”柳三变朝着拓跋如梦点了点头,快步离去。

    拓跋如梦看着柳三变的步伐,再次露出了笑意。

    “想来此事会吸引他更多的心神。嗯……佛乡竟还有这样的过去,看来这三位负责镇压的佛者修为不浅,或许也该适当交好他们了。又或者……”

    蓦然,拓跋如梦眼中一亮。

    “我可以设法,将被镇压在佛乡之下的妖域之人放出,这样的话,一定很有趣……”

    一边想着,拓跋如梦一个转身,化光消失。

    不远处,得到拓跋如梦消息的柳三变眉头深皱,全无面对人世主时的淡然。

    “释出佛乡深处力量的消息,应该能让人世主有所忌惮。只是他的消息确实有些震撼,以三教圣司的实力,怎会无故失踪,甚至连修炼的功法也流落在外?可若是真的,再结合了空禅师的事情,恐怕是有人在蓄意挑拨三教的关系了。嗯……垢无尘应也完成任务了,先回深柳读书堂进行部署。”

    ………………

    郊外野市中,妖邪青年在一处酒馆喝着小酒。

    “诛仙海所在,竟无人知晓。这些天也不曾听闻血为王有所动作,我该去那里寻找他们呢?”妖邪青年心中想道。

    就在此时,邻桌的谈话时,隐约地传了过来。

    “听说了吗?最近武林出了一个大变态,专门找和尚的麻烦,听说已经毁了好几座寺庙了。”

    “不错,此事我也有听闻,据说此人生性疯癫嗜杀。所过的寺庙,不留一个活口。”

    “唉,听说很久以前消失的诛仙海现在又出现了,不仅攻打了太华山,还差点把佛乡都打下来了。他们打的是畅快了,可怜我们这些普通人啊,天天提心吊胆的。”

    “这倒没有。他们之间的争斗也很少会波及到我们,更重要的是我们还有柳三变啊,我可是他的粉丝。”

    “是诛仙海的人么?”

    妖邪青年目光一闪,付了酒钱后,便赶往了最近一处被毁的寺庙。

    ………………

    留仙翠篁之外,与柳三变一会之后,拓跋如梦并没有即刻离开,而后在靠近留仙翠篁一些的位置,停了下来。

    不多时,一道剑光倏然而来,落在拓跋如梦身前,化出了一道傲然道影。

    “白首留仙,不知道约拓跋如梦一会,所为何事?”拓跋如梦轻笑着说道。

    墨张声淡淡一笑,道:“自然是有天大的好处,要赠与人世主。”

    “哦?”

    拓跋如梦负手,背过身去,道:“那不知白首留仙口中的好处,是为何物?”

    墨张声眉头微皱,人世主这般背对着他,看似不经意间,已经在交谈中占据了上风。

    墨张声想了想,笑道:“据闻人世主向来自居商贾,并不爱武林争霸。而如今却又积极挑起争端,所谋定然不小。就是不知道对于道门密藏,是否有想法呢?”

    “恩……传闻中储藏了道门秘宝的密藏,天下间又有谁能够等闲视之?然而拓跋无梦并非道门中人,即便获得秘宝,又有何用?”

    “起死回生的藏灵珠,功参造化的元生球,乃至于三教的本源之力。人世主,当真没有兴趣么?”墨张声轻蔑地说道。

    “三教本源!”

    拓跋如梦心中一紧,面色却是不动声色,笑道:“哎呀,这个诱惑,让拓跋如梦无法拒绝了。只是,你真的掌握了密藏么?”

    墨张声淡淡一笑,道:“自然不会无的放矢,欺骗人世主。”

    “那你,想得到什么呢?”

    拓跋如梦转身,看着墨张声,道:“该不会是白首留仙发现了密藏却不敢去探索而将拓跋如梦拉入局中吧。”

    墨张声咧嘴一笑,道:“我只要藏灵珠以及……李裔文与血为王的命!”

    “哦……?”

    拓跋如梦道:“看来白首留仙对令师弟的死,十分在意啊。”

    “不仅是这两人,诛仙海,深柳读书堂,这些人都该死。”

    墨张声笑道:“道门密藏只是我们一个契机,我们之间的合作,还有很多。”

    “拓跋如梦,期待你的表现。”

    拓跋如梦轻轻一笑,转身吟着辞号,缓步而去。

    “先利用你加大诛仙海与李裔文的冲突,之后再将你泄露出来。你们都不会好过!”

    墨张声看着拓跋如梦背影,阴狠一笑,转身返回留仙翠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