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阿长的异变!-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二百九十六章 阿长的异变!

    荒野山林,一处低矮的山丘之上,年轻的身影盘膝而坐,一手抚着自己面上的铁面具,一手按着自己的佩刀。

    “为什么,我会有这种厌恶的感觉?”

    刀无心低声自语,在柳无方收局之时,曾一同远眺恶魔道。但是他没有说什么,表情也被铁面具所遮挡了,让柳无方也无法察觉他的异常。

    实际上,在看到恶魔道的时候,他的心中突然泛起了一丝奇怪的感觉——恐惧、厌恶!

    这种莫名的感觉,让他不安。尤其是,他清楚地知道自己面上,那被铁面具所遮挡的,到底是什么!

    ‘难道,我的过去竟与恶魔道这种沆瀣之地,有所关联吗?’

    刀无心迷茫了,他时刻都谨记着南宫飞飞的教导,做一个行侠仗义的人。而恶魔道的恶行,他看的清清楚楚,在初一接触的时候,便将这个势力划上了敌对的符号。

    然而现在,这种莫名感觉,却又冲击着他本就脆弱的心境。

    “南宫大哥,我敢怎么办?”

    刀无心无力地一叹,心中开始想念起了南宫飞飞。

    本来,他与柳无方分别之后,便准备寻找南宫飞飞,向他请教自己该怎样去对待这种莫名的感觉,但是却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似乎南宫飞飞,就这样消失了一般!

    “谁!”

    就在此时,刀无心突然惊起,佩刀出鞘,警惕地看着四周。

    同时,寒风轻送,送着一条哀愁的身影,缓缓而来。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哀愁的词,哀愁的人。哀愁的清风,哀愁的眼神。

    浅绿色的衣袍猎猎飞舞,与苍白的发丝纠缠。一双剑眉之下,本应神武的星眸却凝聚着浓的如墨一般化不开的哀愁。

    未觉凄惶莫伤春,他突然出现,究竟是为了什么?

    刀无心,他的命运,是否又将从此被改写?

    …………………………

    东武林,某一处残破的老君庙中,一名身穿白衣的青年,站立在已经严重破损的老君雕像之前,双唇开阖,似在说些什么,却又诡异地没有一丝声音发出。

    远处,折桂令站在一棵大树之上,借着枝叶遮掩身形,奇怪地注视着白衣青年阿长。

    “绝涯所要追缉的人,应该便是这个青年无误。奇怪,他到底在做什么?”

    不解的疑惑,让折桂令眼神愈发显得狐疑。

    自从当日借故支开了薄乐山之后,她便一直暗中跟随着阿长,却发现他似乎不用睡觉,也不用吃饭,仿佛也不知疲倦一般,径直地便来到了这处老君庙。

    随后,便如她现在所见一般,似乎在喃喃自语,一直持续到现在。

    “莫非,是这一座老君庙,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白衣青年先前行经的路线,现在仔细向来,似乎也是有着几座道观的,但是他都不曾停留,似乎目标早就已经定好了,便是眼前的这种破落的庙宇。

    折桂令仔细打量着,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奇特的地方。

    或许唯一不同的,便是这老君庙地处偏僻了,而且四周隐约可见一些建筑的残骸,似乎许久之前曾有人居住,但是因荒废太久,经受不住岁月的侵蚀而坍塌。

    “奇怪,他到底在说些什么,我竟连丝毫的声音都听不到。”

    疑惑的突破点,或许便是阿长所说的内容,但是以折桂令远超常人的耳力,都没有听到丝毫的声音,附近也并不存在法阵之类的结界……

    “嗯,此人虽然奇怪,但是看上去根基粗浅,想必应该无法发现我的行踪,接近一探。”

    折桂令内心好奇地如同被猫儿轻挠一般难受,当即美眸一转,展开身法便悄然接近了老君庙。

    熟料,就在她接近老君庙的时候,阿长突然一声惨叫,仰面倒了下去。

    “嗯?不对!”

    折桂令面色微变,顾不得隐藏自己行踪,身形一转便出现在了阿长身后,正要伸手搀扶,却又觉得这样太过便宜阿长,便转而将腰间的鹃啼连鞘抽出,抵在了阿长的身后,让他缓缓落地,不至于因此受伤。

    “咦,这人果真普通,武学连三流都不入。”

    刀身接触到阿长身体的同时,折桂令便通过了其肌肉强度,以及其眉宇、指掌判断出了他的实力。

    让阿长躺好之后,折桂令绕着他走了数圈。

    “他是累的虚弱而昏阙了。也对,只有这么粗浅的能为,连续奔波又不吃不喝,不昏阙才是怪事。”

    折桂令点了点头,仔细打量了阿长数眼,发现这伙子长得还可以。

    “看你眉清目秀的,纪瓷便便宜你这一次了。”

    折桂令低声嘟囔着,将鹃啼别好之后,伸出了一双纤细白皙的手,在阿长身上摸索起来。

    如果真如绝涯所说,这名青年身上有一件道门宝物的话,以他的能为,想必只能够随身携带。

    当日,主要是他长相不差,搜他的身子,折桂令也还能接受。

    若是换做那些长得歪七扭八的糙汉子,她才不会自己动手呢。

    “咦,奇怪了。”

    摸索许久之后,折桂令一声轻咦,旋即将阿长翻了个身子,继续摸索,除去了几枚碎银子之外,却是毫无所得。

    “莫非,是我想错了?”

    折桂令站起身来,又绕着阿长走了几圈,心中不断思量,最终还是放弃了将阿长脱光光的可怕想法。

    “唉,如果你是李裔文多好。”

    折桂令佯作叹息,如果此刻躺在她面前的是李裔文,以她的恶趣味,说不准还真的会将他剥光光。

    只不过既然这名男子身上,并无特殊的物品,那么想来,恐怕的确是自己猜测错误了,道门宝物并没有在他身上。

    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到这座残破的老君庙,还神神叨叨地说了好一会不知道什么话语,恐怕又是另有缘由了。

    只不过江湖之事,太多太多,折桂令也只是对道门宝物感兴趣而已,对于这名男子的事情,则没有丝毫想要知道的兴趣。

    “噫,算了,既然是误会一场,我还是回去继续寻找云天心那个家伙吧。”

    折桂令步伐一转,正要准备离去,却不料——

    咔擦咔擦……

    石头碎裂的声音骤然传来,折桂令心中一惊,忙朝声音传来之处看去,却见那本就残破的老君雕像,竟是在逐渐破碎!

    同时,一道璀璨的金芒,骤然而发,旋即快速没入了阿长的眉心,化作了一副的阴阳太极图图案,旋即又逐渐隐没。

    随后,雕像轰然一声倒塌,再没有了异能。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折桂令心中震撼,欲要在上前查看阿长的情况,却不料阿长骤然开眼,眉心太极图再现,竟是瞬间起身并且翩然向后退了一段距离。

    同时,一件黑白两分的道袍,浮现在了他的体表,将原本的书生服完全遮盖了。

    “你!”

    如此异变,更是让人惊异。折桂令看着阿长的变化,心中已经可以确定,绝涯所说的道门宝物,绝对就是在这青年身上!

    然而不待她说话,阿长身形骤然一动,起手抬掌,竟凝阴阳二气,撼动乾坤而来。

    折桂令感应到阿长骤然暴涨的无匹根基,面色微变的同时,也不敢有所大意,奋起一身功元,同样极掌拍出。

    轰!!!

    至极交锋,裂地生痕。

    本就残破的老君庙瞬间被毁去,烟尘遮天蔽日而起。与战两人同受冲击,各自倒退。

    待得烟尘稍散,场中却已经无了阿长的身影,只留下了面色惊奇的折桂令。

    “怎有可能,明明是一名不入流的武林人士,竟然在瞬间,拥有了足以与我媲美的实力。他到底得到了怎样的宝物?”

    折桂令黛眉紧蹙,思量无果。看着四周逐渐消散的烟尘,却又嫣然而笑。

    “看来,这一趟武林之行,注定了有更多的惊喜。”

    折桂令闭上双眼,稍微感应了一下之后,便抬步离去。

    云天心似乎知道自己的存在,并且有着足够的手段避开自己,想要抓住他,恐怕还需要引蛇出洞的排布。这一点,还需要从长计议,并且也需要他人协助,或可暂放。

    至于这名青年,他能够摆脱得了折桂令,却无法拜托折桂令的万物有灵啊!

    7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