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众妙之门!-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96章 众妙之门!

    立云气之顶不觉其微,渺万丈之巅不觉其高。

    旷兮为谷,敦兮若朴,混兮成浊。微妙通玄,深不可识。

    是为——有无之间,众妙之门!

    如地成户,似天开门,渺而浩,实而虚。正是道门至高无在之地——众妙之门!

    今日,这一片千百年来不曾被人打扰的净土,却是骤然刮入了一阵红尘的风。

    “执地之厚,拥天之重,万籁古今传透。知善守,归无咎!”

    步伐传声,辞号彻响,一名伟岸道者,缓步到来。面上的神色,虽敬,不卑。

    “道门宗上天峰,道印·玄机,有事请见五位尊老!”

    玄机立足山巅,任九霄罡风凛冽而兀自不动,气态凛然。一声长喝,更是响遏行云,震慑九霄。

    数息之后,天门骤开,一道苍老男声,浩浩荡荡地传出。

    “宗上天峰?是新生的分脉么?前来众妙之门,可有分脉教尊之印?”

    “道印在此。”

    玄机伸手一拂,方正道印顿时浮现,滴溜溜在虚空旋转。

    苍老的男声再起响起。“嗯,是教尊之印无误。”

    就在此时,众妙之门之内,又是一道女声传出。

    “嗯,这方道印,似有熟悉的感觉。玄机?玄月?你们两人,可有什么关系?”

    玄机衣袖一摆,将道印收起,旋即说道:“尊老有此疑问,莫非与玄月师兄乃是故交?”

    众妙之门内一阵沉默,旋即女声再次响起。

    “曾有交集而已,说吧,你此回前来,是有什么事情。”

    “玄机此来,共有两事,其一便是关于藏虚衔令者所掌管的道门密藏,详情如此。”

    女声似乎不愿详谈,玄机也没有追根究底的心思,因此便直说了来意。

    玄机先是将此事说了一遍,旋即便把三件宝物抛向了众妙之门。

    “想不到众妙之门沉寂许久,再出之时便是遇见了如此严重之事。唉,此三件宝物我们会暂时保管,等新任衔令者选出之后,再交出来。”

    苍老男声幽幽一叹,感慨万千。

    玄机点了点头,宝物交出,后续的事情他也没有兴趣管的太多,便说道:“至于第二件事,乃是关于令师之事。”

    那苍老男声再次响起。“哦?是虚渊,他怎样了?莫非是已经成功勘破了仙障了?”

    虚渊乃是道门令师,十足的前辈。因此他陷入仙障之事,早已经有人前往众妙之门寻找解决的办法,只可惜最后仍是没有最完美的办法,只能指出了迷神花或许有用,旋即博娴借用迷神花的特效,将之封禁在问仙台。

    这件事情,众妙之门的五名尊老,皆不陌生。

    “恰恰相反,令师不知何故突破了问仙台的封禁,目前暂时被镇压在宗上天峰,详情如此。”

    玄机摇了摇头,将道门令师之事以及目前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想不到事情竟有如此变化,依你所言,地心炎之力终将会消耗,届时虚渊又将破封而出,想要再次将他制服,将更耗气力,这的确是一件棘手的事情。”

    苍老男声说完之后,众妙之门中又陷入了一片沉默,似乎在讨论此事该如何作为。

    玄机也耐心等待。

    足有半个时辰之后,苍老的男声才再次传来。

    “此事,虚渊的那名弟子,也没有办法了吗?”

    博娴的能为,足以得到任何人的认可。当初令师初入仙障,就连众妙之门都只能猜测或许迷神花能有作用,博娴却能够将之与法阵配合,成功将令师封禁。

    若是这一回连他都没有办法,恐怕真的只能采取最极端的手段了。

    玄机答道:“尚且不知,武林纷乱,博士生分身乏术。即便有心于此,也时常被他事左右心绪,恐怕即便有办法,也会难以进展。”

    “嗯,原来如此。”

    苍老的男声恍然开口,同时也明白了玄机此来的真实目的。应是令师一事事关重大,仅凭宗上天峰一脉的实力,有些捉襟见肘了。

    众妙之门又是一阵沉默,旋即苍老的男声说道:“首先关于此事,我们十分抱歉,无法提供最确切有效的办法。或许最终此事能否完美解决,还需要看博娴。我们五人商议之后,决定调遣乐梦从心入世协助,以他特殊能为,想必能够提供最大的帮助。”

    “乐梦从心·句无章吗?”

    玄机听闻是此人,却是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此人的确是目前最适合,也是最能提供帮助之人,但是偏生又是这一个时间点,要知道他的一名冤家,可也是刚入世没有多久啊。

    这两人若是再碰到一起,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嗯?如何,是存有疑议么?”

    似乎是发现了玄机的沉吟,苍老的男声再次传来。

    “无,目前来看,句无章的确是最适合进行此事之人了。”玄机摇了摇头,句无章与她的事情,自己没有办法插手,只能够顺其自然了。

    苍老的男声再道:“那便好,我们会传达下去,让乐梦从心往宗上天峰一行。”

    “多谢尊老,门中尚有诸事待办,玄机便先告辞了,请。”

    目的达成,玄机不再停留,转身化光而去,

    众妙之门也缓缓关闭,隐约之间,似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玄月……唉。”

    …………………………

    无妄沼泽的边缘,南宫飞飞独自盘坐,膝上放着已经打开了的木匣,手指轻轻地在百代昆吾之上摩挲。

    “想不到,碰运气式的交换,竟能有如此巨大的收获。”

    盛放道门密藏的木匣,皆有禁制,不仅难以毁去,同时也让宝物的气息不露丝毫,因此光看木匣,绝对无法猜出其内到底是何种宝物。

    他只不过是碰运气式的,将对于自己无用的水蓝之心交换出去,以无用所换,至多不过是无用之物,与己并无损失。

    但是却万万没想到,刀天下所得的,竟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名剑——百代昆吾。

    他屈指轻轻一弹剑身,顿时百代昆吾发出了一阵短促的剑鸣之声。

    “哈,有七分抗拒,剩余的三人认可,是在敬我一身能为吗?”

    南宫飞飞哈哈一笑,伸手握住了百代昆吾,将它取出木匣。

    顿时,剑身不断地颤抖,似乎想要挣脱他的掌控。然而南宫飞飞何许人也,一身根基深不可测,又怎会让它成功?

    半柱香之后,百代昆吾似乎知道了无法脱离掌控,颤抖也开始逐渐地平和了下来。

    “百代昆吾,传世之剑,正是良剑之配。”

    百代昆吾通体成幽深之黑,一如道门飘飘茫茫之意,然则落入了他的眼中,却又成了别样的含义。

    局上位者,不仅剑要黑,心也要黑!

    就在此时,无妄沼泽之上,突然旋即龙卷波涛,似连接天地一般浩大无穷。

    ‘嗯,是虞千秋所言的通天水路,进入一会一易知天。’

    南宫飞飞将百代昆吾收起,长身而立,缓缓走向了通天水路。口中所吟唱的辞号,竟是——

    “帘外几多争战,帘中握尽苍穹,谁悟得机心如梦。念悄然处、狮行虎顾,更掀起、烟雨云风!”

    震惊震惊震惊,南宫飞飞的真实身份,竟是本该身亡的烟都之主拓跋如梦!

    他是如何死而复生的,与一易知天一会,又将会诞生怎样的阴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