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天真之疑!-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97章 天真之疑!

    渺渺通冥路,幽幽一邃然。

    “世人盛传,经由通天之路进入,便可抵达幽魂转生所必经的中阴界。此地,当真是中阴界吗?”

    幽冥之中,拓跋如梦的身形逐渐浮现,看着四处旷荡玄徼,心中却禁不住地升起了一丝怀疑。

    转生之说,是何等神秘,又岂是随意便能抵达。虽然通天之路中,也颇具危险,但是根基稍强者,皆可安然而度。

    如此寻常的办法,反倒是令人生疑了。

    “根据虞千秋所言,想要见到一易知天,还需要经过……来了。”

    拓跋如梦正沉吟之际,便觉得有人靠近,心中已有猜测,应该便是虞千秋所言的守门之人。

    然而人影未现,却是惊闻辞号再起。

    “世间花叶不相伦,花落金盆叶作尘。只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

    清静恬淡的辞号悠悠传来,旋即便闻阵阵荷花香气扑鼻,一名身穿青格白衣,头顶莲冠的白发俊逸男子,翩然而出,站到了拓跋如梦的身前。

    “嗯?你是道门天真君,不对!”

    拓跋如梦眉头一挑,发觉了异常。

    作为烟都之主,道门七天的信息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因而瞬间便认出了天真君的身份。然而虞千秋所言,却只是一名老者而已。

    情报错误,是虞千秋有心隐瞒,或者是这个地方,自己轻视了?

    “哦?能认出天真君,嗯……你是何人?”

    天真君听到了拓跋如梦的低语,眉头一挑,深深地打量了他一眼之后,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此人,不由得问道。

    ‘早在烟都入世之前,道门七天便已经决裂,虞千秋与天真君在宗上天峰一决生死,最后结果是天真君战死,虞千秋叛出宗上天峰……’

    拓跋如梦没有即刻回答,而是在脑海之中回忆着与天真君有关的情报。只是烟都也没有对他有过深入的调查,只能大概得知他的信息。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天真君的确已经死亡,这一点道门也没有遮掩,天真君的坟墓,似乎就立在宗上天峰之上。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眼前的天真君……到底是谁?

    情况难定,拓跋如梦一时也不敢妄动,而是说道:“在下拓跋如梦,乃是江湖散人,因偶见通天水路,想起了盛传之说,故而好奇之下,便跳入了水路之中,却不曾想,竟真是能来到这种境界之地。”

    拓跋如梦没有隐瞒自己的身份,因为如果眼前之人是真正的天真君,他便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他能够认出来,便能够确认他只是他人假扮。因此说完之后,拓跋如梦便紧紧地注视着天真君,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神色变化。

    然而结果,却仅是天真君恍然的一点头,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一般。

    拓跋如梦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头,又转身放眼四周,惊讶地说道:“这里真的是传说之中,通往幽冥的中转站——中阴界吗?真是神奇。”

    天真君看着拓跋如梦,似乎实在确认他所说的到底有几分真实,随后才说道:“你既然是误入此地,趁早离去了便是。”

    不论此人是因什么原因而来,他一身深不可测的根基都是不可忽视的。而且此人虽言语诚恳真挚,但是却让他有一股违和的感觉,总觉得此人并非表面所见这样简单。

    “这……唉,敢问阁下,该如何离开此地?”

    拓跋如梦眼珠一转,并不直接回应,而是开始打听起了离去之法。若是自己能够掌握自由出入的办法,对于自己来说无疑是更加方便的。

    然而天真君的答案,却是直接断了他的念头。

    只见天真君微微摇头,说道:“外来之人无法自主离开,只能借助我们的力量。”

    “原来如此。”

    拓跋如梦点了点头,旋即又问道:“此地,当真是传说之中的中阴界?”

    “你问得太多了。”

    天真君微微一笑,拒绝回答了这个问题。

    “这,倒是令在下迟疑了。”

    拓跋如梦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在下这个人,就是好奇心太过了,还请阁下莫要隐瞒。至多拓跋如梦对天发誓,绝对不会将今日所见所闻传出去便是了。”

    拓跋如梦一边说着,一边却是暗中打量着天真君,心中则是在思考:若是自己出其不意地偷袭,能否取得自己想象之中的战果?

    但是左思右想之下,拓跋如梦仍是没有行动。虽然天真君此刻看上去破绽百出,但是万一他真是魂体,恐怕自己的攻击将会落在虚处。

    虽然如此一来,也能够应证自己的疑惑,但是势必会影响到将来的交涉。

    “哈,你大可尽展能为,一尝强闯之果。”

    天真君哈哈一笑,负手而立,依旧是那随意的姿态,任全身破绽百出,而丝毫不加掩饰。

    “嗯……天真君说笑了。”

    拓跋如梦瞳孔微微一缩,心下瞬间升起了动手的念头,但是下一刻便又被他那绝对理智的心性所压了下去。

    他接着说道:“拓跋如梦不喜动武,虽然无法释疑确实遗憾,但是武力永远都非是拓跋如梦的首选。”

    说完,拓跋如梦又看了看四周,入眼却只是灰蒙蒙的一片,便说道:“那便劳烦天真君出手,将我送出吧。”

    “注意来。”

    天真君点了点头,双手舞动间,竟凝阴力在手,托承起了拓跋如梦的身躯,快速上升,转眼便消失不见了。

    “嗯,拓跋如梦,你身上所附带的一丝道门气息,足以证明你并非是武林闲散之人。”

    拓跋如梦离开之后,天真君喃喃低语,但是却没有当着他的面指出。

    毕竟现在的他,早已算不上是武林之人,又谈什么干涉武林呢?

    “哈,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不堪看啊。”

    天真君笑着,身形再次隐没在黑暗之中,一如从不曾存在一般。

    而在无妄沼泽之上,虚空骤然扭曲,现出了拓跋如梦的身形。

    “嗯,方才作用在我身上的,与常人真元,性质似乎大相庭径。”

    天真君所凝聚之力颇为玄妙,似乃是自然之力,让他惊奇。

    “此回前往,虽没有如愿得见一易知天,但是对于这个地方也有了部分了解。关于天真君一事,恐怕还需要调查一番。”

    想要如愿得见一易知天,根据虞千秋所言,除了要过了这天真君这一关之外,还会有一个幻境的考验。但是他因为心中的顾忌,连第一关都不曾去闯。

    “嗯。不论如何,先一寻虞千秋询问此事。”

    拓跋如梦思考了许久,身形一转,化光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