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玲珑有灵!-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299章 玲珑有灵!

    “是刀天下前辈,快快请进。”

    佛识两人听闻乃是刀天下前来,当即停下了交谈,将他请入。

    不多时,刀天下龙行虎步,到达了伽明殿之中。

    “嗯?前辈……”

    然而见着刀天下,佛识却是面色微变。

    因为随着刀天下的出现,他体内玲珑骨的震动,竟是愈发强烈了,甚至逐渐开始有一种撕裂的痛楚传来,令他冷汗连连。

    “佛识,你怎样了?”

    佛怒不明就里,见佛识似乎十分痛苦的模样,不由得大急。

    刀天下同样是瞳孔猛然一缩,同时也感应到了自己身上玲珑骨的异样,想起了寻根曾言,将他之前所得的玲珑骨置入了佛识前胸,因此瞬间便断定了佛识的痛苦乃是因为两根玲珑骨互相吸引造成的。

    而且从玲珑骨越来越激烈的震动来看,若是再继续下去,恐怕佛识会因此而重创,玲珑骨甚至也会破体而出了。

    因此,刀天下慌忙后退,说道:“刀天下在佛乡之外暂等,劳烦你们,请三座出来一谈。”

    说完之后,刀天下速度加快,很快便离开了佛乡。

    而直到刀天下远去,佛识体内玲珑骨的闹动,方才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呼,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为什么刀胜前辈的到来,会令我体内玲珑骨产生如此的变化?’

    玲珑骨十分不凡,不仅曾救他一命,更是在潜移默化地强化着他其余的骨骼。时至今日,因受玲珑骨的影响,他体内骨骼的强度,至少要比没有玲珑骨时,强化了一倍有余。

    不过疑惑虽在,他却没忘记了刀天下的话语,忙对着佛怒说道:“佛怒,刀胜前辈来佛乡恐有要事,你快去请戒座出面,与他一谈。”

    “不用了。”

    一道沉稳的声音突然传来,旋即便见得定座禅罗阐提施施然地走了进来。

    “见过定座。”

    佛识两人赶忙行礼。

    定座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多礼,方才吾察觉伽明殿中出现了一股强大的怨念,心下好奇便前来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佛识两人对视了一言,都有些无言。因为方才发生的事情,他们知道现在都还云里雾里了。

    最后,还是佛识说道:“具体情况,佛识也不清楚。只知道刀胜前辈前来拜访,似乎有事商谈,但是不知为何,他的出现竟引动了佛识体内玲珑骨的异变。而刀胜前辈也似乎有所察觉,因此便快速离去了,只是要请三座三位佛乡外一会。”

    “哦?玲珑骨。”

    听到玲珑骨,定座似乎也有些惊奇,双眼之中金芒闪过,慧目开启,果见佛识胸前处,有一截晶莹剔透,与众不同的肋骨。

    “嗯,奇特的骨骼。刀胜,便由吾与之一会吧。”

    定座点了点头,转过身去,数步跨出,便已经消失不见。

    佛识低头沉吟少许,随后说道:“佛怒,去布置人手警戒吧。”

    佛怒领命而去,佛识则是按住胸口玲珑骨的位置,沉默不语。

    或许刀天下的到来,将会带出当初寻根所说的,有关于玲珑骨的因果了。

    而在佛乡之外,刀天下直退出佛乡地界,方才感觉到身上的玲珑骨不再有所异动。

    “想不到玲珑骨相遇,竟还会引发如此奇特的感应。”

    佛识体内的玲珑骨,与他体内的玲珑骨,在相遇之后,竟如有灵一般,自主颤动,似乎想要脱离各自的掌控,合并在一起一般,十分玄奇。

    如此看来,等自己身上的玲珑骨上,怨气被净化之后,再接近明清越的同时,必也将受到更加强大的吸引。

    “倒也是一个好消息,到时候只要让明清越到武林上转一圈,凭借着玲珑骨这种相互吸引的特性,应该很快便能够找到剩余的最后一根骨骼了。”

    就思考之间,突然佛芒闪耀,绝代的僧人,在辞号起伏之间,翩然而至。

    “见我身者发菩提心,闻我名者断恶修善,闻我法者得大智能,知我心者即身成佛。”

    定座身形飘逸,看似缓步而来,但是一句辞号落,便是一步越空间。辞号尽处,人已经立身刀天下之前了。

    “大师好精妙的身法,不知是三座哪位当面?”

    “禅罗阐提,见过刀胜施主了。”

    定座右手放在腰间,左手长年持着合十状,朝着刀天下微微躬身,算是见过了。

    “原来是定座当面。”

    刀天下也忙拱手行礼。

    佛乡三座声名远播,刀天下虽不曾见过,却也有所听闻,自然知道定座的名号,便是禅罗阐提。

    定座不喜客套,惯于直来直往,因此便单刀直入地说道:“刀胜,吾观你虽一身正气,但是却隐约有一股强大的怨念缠身,可是身上带了不祥之物?”

    禅罗阐提本在静修,正是因为被玲珑骨之上的怨念所惊扰才会出来一探究竟。但是现在正面相对,却更发觉了在这个怨念之下,竟还缠着一股恐怖的因果。

    因果之说,乃是佛门之重。

    连聆音等人都能看的清楚,禅罗阐提更能感受其之恐怖了。

    刀天下点了点头,说道:“的确如此,刀天下身上,有另外一根玲珑骨。”

    说完之后,刀天下将布袋取出,随即便将这根玲珑骨的渊源都道了一遍。

    禅罗阐提恍然,说道:“吾方才不曾明言其上因果之力,便是不愿你了解太多,反而误了自身。现在看来,原来你们早就已经清楚了。”

    刀天下道:“因果之说,太过玄虚。不过明清越本为玲珑骨之主人,承担下这份因果,也是该然之事。”

    “嗯,种因得果,玲珑骨既然是明清越之物,其上因果,应也是为其所种,如此做法,甚好,甚好。”

    定座连连点头,显然也十分认可刀天下等人的做法。

    刀天下则是继续说道:“至于刀天下此来佛乡,乃是想请三座帮忙,将其上怨念除去,以免明清越受其影响,反落入恶途。”

    玲珑骨上的怨念同样十分强大,若不清楚,贸然便将他置入体内,恐怕以明清越的纯良,也会受其影响而性情大变。

    “嗯,的确如此,便让禅罗阐提也出一分心力吧。”

    定座十分豪爽,没有任何拒绝便答应了下来。

    刀天下心中一喜,忙道:“可有需要刀天下协助的地方?”

    “不用,小事情而已。”

    定座摇了摇头,接过玲珑骨之后,便将颈脖上的五色念珠取了下来,缠绕在了玲珑骨之上。

    这五色念珠并非凡物,乃是玉佛所打造,与慧座之白光明慈,戒座之灭度之行同列,名为五浊定禅。其上每一色,便代表了一浊之力。

    “如来亲传·万法无法,喝!”

    五浊定禅缠绕住玲珑骨之后,定座便奋起了一身浩荡佛元,霎时之间,金芒大涨,同时一股强劲的排斥力竟尔传出。

    刀天下担心硬抗这股威能会给定座带来影响,慌忙后退,直退了数里之遥,方觉排斥稍减。

    “佛乡三座,名不虚传。”感应着定座之能,刀天下心中赞叹不已。

    半柱香之后,金芒稍减,排斥之力也快速退去,刀天下心知已经功成,便展开身法,再次来到了定座身前。

    再定睛一看,玲珑骨之上缠绕的怨气果已消失,就连骨骼本身,似乎都更加的剔透了。

    “玲珑骨已经净化,但是你仍要小心。少了怨念的阻隔,稍有不慎,恐怕便遭其上因果噬身。”

    定座将玲珑骨收回布袋之后,给回了刀天下。

    “我会注意,多谢定座出手相助。”刀天下认真点头,玲珑骨其上的因果,能让定座、聆音这样的人物都谈之色变,显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无妨,既然此间事了,禅罗阐提也告辞了,请。”

    定座点了点头,便兀自离去了。

    “嗯,往玲珑雪峰。”

    刀天下紧了紧布袋,身形一转,化光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