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一字:滚!-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00章 一字:滚!

    鸣翠山,深柳读书堂之中。

    老柳树下,柳三变与自西武林归来的柳无方正对坐品茗。

    而柳无方,也同时禀报着自己此行所见所闻。

    “嗯,不错。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身为计谋擘画之人,永远都是敌人第一个要除掉的目标,因此必须要学会藏招,永远不可露出自己的底线。”

    作为一名智者,脑中的智慧才应该是自己震慑敌人的根本。至于武力,也同样重要,绝对不能轻易暴露底线,否则很容易便会遭到必死的针对。

    不过总的来说,柳无方这一次的行动,算得上十分不错了。在经历了诸多事情之后,已经逐渐有了独当一面的能为。

    如此,也能替自己分担更多的压力了。

    “是,谨遵师尊教诲。”

    柳无方点了点头,柳三变的理念他其实清楚,只是此役实在是缺乏强者压阵了,二来也是自己有意检测自己的实力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因此才会贸然挡关。

    “不过,最后出现的那人不简单。师尊,恐怕我们需要好好研究该如何针对恶魔道了。”

    曲伏此人给柳无方的感觉,虽与其余恶魔道之人不一般,但是他那一句‘江湖问路不问心’毫无疑问地,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这种良善之人,一旦将事情做绝,恐怕会更甚于恶者。

    尤其是,他与那名女子似乎有不浅的纠缠。

    柳无方有直觉,曲伏最终会因为那名女子,而主动入世!

    “嗯,关于恶魔道,为师同样看重。你裳不归前辈,便是因此而负创的。”

    “什么?裳不归前辈他……难道?”

    柳无方面色微变,一瞬间便想了很多。恐怕,裳不归是受了自己师尊所托,前往恶魔道调查。

    如此一来,想到自己曾心生硬闯恶魔道的想法,不觉得头皮有些发麻。他虽自信自己实力今非昔比,但是比之裳不归这种级别的,尚还有不少的差距。连裳不归都重创归来,若是换做自己,恐怕真的就要永远留在恶魔道之内了。

    柳三变说道:“裳不归如此重伤,恐怕另有缘由,需要等他醒来才能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在恶魔道之内,便已经负伤了。”

    柳三变了解裳不归,知道他身法的恐怖。若非早已经负创,他想要走,这个世上能够留下他的,恐怕只有夜流光一人而已。

    “原来如此。”

    柳无方点了点头,也没有深究。此事有师尊处理,足矣。

    柳三变继续说道:“小方,你近来可有要事在身?”

    妖域之事,需要抓紧处理,而前往白苗族寻找当年夸叶名存修复圣泉一事,也需要有一个自己能够放心的人操办。

    现在的柳无方,无论是智慧或是武学,皆已满足条件。让他前往,足可胜任。

    “最近并无要事。”柳无方摇了摇头,自柳三变入世以来,他的确闲得可以,大多数情况下,都只是跑跑腿而已。

    “既然如此,为师这里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前往白苗族操办,具体情况,已经在此信之上写明,你路上查看便可。”

    关于此事,虽当时人选未定,但是柳三变早已经准备好了,因此当即便取出了一封书信,递给了柳无方。

    “连书信都准备好了,看来这件事十分紧急啊。”

    柳三变一向都是深谋远虑之人,若非事情紧急,他不会随身将这种书信戴在身上。

    而且,恐怕他一开始,也没有确认好进行此事的人选。这么说来的话,是自己的能为,得到了师尊的认可了。

    柳无方想到这里,心下暗喜,旋即接过了书信,说道:“既然如此,徒儿这便动身。”

    “嗯,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此外,白苗族与黑苗族毗邻。黑苗族之人向来仇外,你将这**解毒丹带上吧。”

    苗蛊之地,非是易于,虽不在毒界,却有着不逊色与毒界的体系,绝对不可等闲轻视。

    “徒儿会注意的,请。”

    柳无方也不矫情,接过了丹药之后,便快速离去。

    “嗯,此解毒带乃是请圣女出手炼制,应该能够解决大部分的麻烦,只是具体能否成功,也是对你的一种考验啊。”

    柳无方走后,柳三变微微摇头。苗族避世,情况不明,柳无方想要成功获得情报,恐怕还需要经历一番凶险。

    就在此时,鸣翠山下,突然传来了一声无法压抑愤怒的咆哮声。

    “红尘素衣,儒门慕容恭,请见!”

    一声愤怒咆哮,声波滚滚,震荡着整个鸣翠山,由此可见慕容恭此刻心情,必然是火上眉头了。

    “嗯?是病夫子,他因何如此愤怒叫门?”

    察觉到慕容恭的愤怒,柳三变微微皱眉,虽然对于他如此做法心中不悦,但是却并没有正面反应,而是打开了法阵。

    不多时,便听闻怦然作响的沉重脚步声传来。

    柳三变眉头微挑,说道:“哎呀,病夫子,你这如斯沉重的步伐,莫非是要将柳某的鸣翠山都踩踏成平地吗?”

    “若有必要,慕容恭不会排除这种极端的手段!”

    慕容恭冷峻的声音传来过来。

    柳三变眼中寒芒一闪而过,但是随着慕容恭到达读书堂,这一阵寒芒便又转化成为了错愕。

    “病夫子,你的手……”

    柳三变霍地站起了身子,错愕地看着慕容恭。

    赫然入目的,是他那空荡荡的,正随风飘荡的右手手臂。

    素来以全身为道的病夫子,竟然被人断去了一臂!

    联想到他如此气盛而来,柳三变瞳孔更是猛然一缩,一个不好的念头逐渐浮现。

    莫非……裳不归,便是病夫子所伤?

    柳三变咬牙眯眼,极力思考,却始终想不出来为何两人会对上。

    而且,还是一个重伤垂死,一个断臂毁道这样近乎死敌地对上!

    “呵,柳三变,你还有庇护他们吗?”

    慕容恭冷笑连连,眼中杀意不断流转,没有丝毫的掩饰。

    “病夫子,请注意你的言辞。”

    柳三变两眉一竖,同样不甘示弱。虽然慕容恭来势汹汹,但是他柳三变自问俯仰无愧天地,就算眼前之人能够代表三教之一,也不见得他柳三变便会怕了。

    “呵,柳三变,你敢否认,现在裳不归不在你读书堂之内?”

    慕容恭冷笑连连。

    “这……柳某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不错,裳不归现在的确在读书堂,不过……”

    “不用不过,他在这里,便足够了!”

    慕容恭一声断喝,打断了柳三变的话语,同时左手高举着一面镌刻着‘杀’字的青铜令牌。

    “儒门降杀令在此,裳不归谋害儒师洪范在前,断鄙人道基在后,今日慕容恭定要将之擒回儒门发落。若是谁敢阻拦,将成儒门公敌!”

    “儒门降杀令,慕容恭,你敢?”

    柳三变眼神一冷,他原本好声好气地交谈,尚还认为两人之间必有误会,希望争取转圜的余地。但是慕容恭如此咄咄逼人,更是直接祭出了降杀令,这等决绝,似乎不像是误会这么简单了。

    “我为何不敢?就凭你深柳读书堂吗?”

    “就凭你红尘素衣吗?”

    “你信不信,若是你敢阻我,我便连你也一同斩了!”

    慕容恭双目一瞪,气势凛然地向前重重一踏步,顿时,整座鸣翠山都陷入了颤抖之中。

    “儒门,算什么东西。”

    就在此时,一道更加冷冽的声音突然传来,旋即便是剑气激射。

    慕容恭心中一惊,忙抽身后提。

    “是谁,竟敢辱骂儒门,与整个儒门作对!”慕容恭怒喝一声。

    迎来的,却是冷冷的辞号。

    “茫茫江浸血,黯黯欲何之。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剑冷,人更冷!

    李裔文面无表情而来,直走到了柳三变身前,才豁然转身,正面对着慕容恭,轻吐了一字。

    “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