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一剑!-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01章 一剑!

    “你,你竟敢如此嚣张!”

    慕容恭气的脸红脖子粗,指着李裔文,急促地喘着粗气。

    病夫子为人一向颇有城府,然而断臂之辱,直接毁了他的道基,让他处事都变得十分偏激,更是显得冲动无比。

    此刻见得李裔文如此辱骂儒门,贬低自己,哪里又还能够忍受得住?

    当即便是单掌一扬,震荡着一身功元,豁命攻来。

    “李裔文,目无余子,竟敢辱骂儒门。今日慕容恭,持降杀令,一护儒门声誉!”

    “扶病乘心荡世尘!”

    “死来吧!”

    一声喝,一声狂,慕容恭凌空跃起,磅礴之力,浩荡袭来!

    “好友,不可杀人。”柳三变忙喊道。

    李裔文没有回应,似乎不曾听见柳三变的喊声,而是凝神沉气,手握飞凶。

    及至慕容恭将来之刻,乍见一剑光寒!

    唰!

    剑芒夺目,难以直视。飞凶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出鞘,剑气凝尖,竟是一举刺破了慕容恭极限一式,并且余威不绝,浩荡而前。

    几乎是眨眼光景,在任何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只闻一声哀嚎,伴随血花高溅。

    慕容恭左掌,竟是被飞凶直接——一剑洞穿!

    “啊啊啊!!!”

    极招被破,慕容恭本受反噬,大口咳血。更遭掌心洞穿,剧烈的疼痛,让他高声痛呼了起来。同时一身功元本能的爆发,竟是将李裔文推得后退了数丈。

    而他自己,也趁着这个机会,向后退去。

    柳三变见此情况,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可是十分害怕,李裔文心情一个不爽,直接将慕容恭留在了这里。

    虽然今日是慕容恭挑衅而来,但若是他能够活着离去,自己自有把握能够讨回今日的眉角。但是若慕容恭死在了这里,那事情恐怕就难了了。

    然而还不待柳三变放松,刚松出去的一口气,又猛然吸了回来,口中忙喊道:“好友,不可啊!”

    喊声落处,乍见李裔文在倒退之中,身躯一拧,止住了倒退之势,而后一挽飞凶,竟是再次爆冲向了慕容恭!

    转眼之间,两人再会。然而慕容恭本受反噬,仅存的左手也被洞穿,已无反击之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闪烁着森然寒芒的飞凶剑,逐渐地接近自己。

    “杀害手持降杀令的儒门之人,你们都将永生永世受到儒门的追杀!”

    死亡笼罩,慕容恭却没有丝毫的恐惧,反倒是平静了下来,冷冷地说完此话之后,便闭上了双眼,等待死亡的将来。

    而就在此刻,一道大喝之声,突然传来。

    “不可啊!”

    声音熟悉,慕容恭不禁张眼看去,却发现原来是告子的一名学生,似乎叫做薄乐山?

    你是来救我的?可是你来了又怎样,你有从李裔文的剑下救人的能为吗?

    再看清来人身份之后,慕容恭心中升起的一丝求生渴望也瞬间湮灭,再次闭上的双眼,是迎接死神的觉悟。

    而就在此时,又是两道大喝之声传来。

    “住手!”

    “一剑轻生,剑下留人!”

    话音落处,乍见两道凌厉剑芒激射而来,其威能之浩大,竟似在病夫子之上。

    李裔文见此情况,步伐一顿,停下了对慕容恭的逼杀,飞凶连舞,化出了两道剑芒,挡住了救援而来的剑芒。

    同时,薄乐山已经到了近前,他搀扶着身形摇摇欲坠的慕容恭,不可置信地看着李裔文与柳三变,显然还没有能从现场的情况回过神来。

    随后,又是两道身影赶到,却是天华君与虞千秋两人。

    “嗯?这是什么情况?”

    天华君打量了一眼现场,也有些不解的问道。

    先前他们只是见慕容恭即将丧生,情急之下也未及多想便出手阻止,现在武决终止,方才感到十分的奇怪。

    李裔文与慕容恭,是怎样发生矛盾,乃至于欲要杀死对方为之呢?

    李裔文目光横扫,将飞凶归鞘,轻声道:“交给你了。”

    说完之后,他便独自走向了石桌边上坐着,闭目不语。

    “唉,一切皆是误会。只不过误会何来,尚且需要询问病夫子了。”

    柳三变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烂摊子,还是需要自己收拾。

    这个时候,薄乐山却突然喊道:“病夫子昏阙过去了。”

    众人看去,果见慕容恭已经陷入了昏迷。

    “这,应该是病夫子旧伤未愈,方才一战又再次负伤,新伤旧创一起爆发,因此才会力竭昏迷。”

    柳三变走上前,先是替他处理了一下受伤的伤口,又喂食了一枚丹药之后,才说道:“幸好,他的情况并不算严重,不如留在读书堂,修养一段时间再说吧。”

    “这……不用了,薄乐山会将病夫子带回儒门安置。此外,折桂令有事相托,详细情况都写在上面了。”

    虽然薄乐山尚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李裔文险些将病夫子杀死却是事实。他知道自己非是在场任何一人的对手,因此并没有发作,而是选择隐忍。

    无论如何,保住病夫子的性命最重要。

    薄乐山将折桂令的手绢递给了柳无方,期间虽免不了心中又是一荡,却很快地便稳定了下来。

    “关于折桂令方面,也请红尘素衣替我转达,薄乐山需要先送病夫子前往儒门,恐怕暂时不能襄助她之行动了,请。”

    李裔文这个杀神还在那边坐着呢,虽然他闭着眼睛,但是薄乐山总感觉他正隔着眼皮地看着自己以及病夫子,似乎随时都要抽剑上前将自己两人捅死,因此匆匆交代之后,便背起了病夫子离开了。

    “嗯……奇怪。”

    天华君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想不通情况,便将目光看向了柳三变,准备等着他的解释。

    “此事多有牵扯,十分复杂,现在柳某也没有厘清。”

    柳三变苦笑,虽然慕容恭的话语之中透露出了不少的信息,但是却不完全。而现在人更是被薄乐山带走,看来想要了解真实的情况,只能够找一个时间,前往风月学堂一问了。

    “嗯,好吧,此事天华君便不过问了,不过若有需要,但说无妨。”

    天华君点了点头,柳三变身为事件中心之人都还云里雾里,自己也的确不好随意介入。

    “坐下谈话吧。”

    柳三变点了点头,将手一引,便邀请两人落座。

    却不料在此时,虞千秋身后所背负的冰块,却毫无预兆的打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