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心思!-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03章 心思!

    “让我来吧。”

    泣红颜突然跑了出来,先是满含深情地看了李裔文一眼,旋即又朝着柳三变挤眉弄眼,似乎想要表达什么。

    柳三变似有所悟,露出了一副‘柳某懂了’的表情,朝着凌香梅说道:“此乃天下无二·泣红颜,是毒脉圣女,目前正在读书堂做客。”

    说完,又转向泣红颜道:“你们同为女儿家,相互照拂起来也更为方便,香梅的居所,便劳烦圣女安排了。”

    “放心,包在我身上。”

    泣红颜拍了拍高耸的胸脯,旋即快步上前,一把挽住了凌香梅的手臂,连拖带拽的模样,似乎显得十分迫不及待。

    凌香梅看着眼前这个长相绝美,性格却风风火火小姑娘,心中也有些欢喜。

    两人很快便进入了院子当中了。

    柳三变重新落座,问道:“你突然来到读书堂,莫非是已有了天刀神隐的踪迹。”

    “嗯,听说他隐居在未名峰。”李裔文点了点头,直接将自己的调查结果说了出来。

    “哦?未名峰?”

    柳三变挑了挑眉头,忽地注视着李裔文,问道:“你是如何得到消息的?”

    两人自出妖域之后便分别,各办各事,如今算来不过数日的光景,一向不关注外事,堪称武林常识小白的李裔文竟能够在这么短短查出连他柳三变都觉得棘手的消息。

    眼前之人,真是自己的好友吗?

    “消息来源,你暂时不用管。”

    李裔文摇了摇头,他强闯恶魔道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告诉柳三变,否则他又要絮絮叨叨个不停了。

    柳三变稍微沉吟,旋即说道:“你此回前来,应该是想让我确认一下这个消息的真假是吧。”

    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两声,道:“你既来求证,说明你对于透出信息给你之人也不尽信。同样,你若是不告知我消息的出处,我又能如何判断呢?”

    “这……”

    李裔文皱了皱眉头,陷入了迟疑。若是告诉他消息乃是祸苍生透露,以柳三变的智慧,恐怕瞬间便会知道自己曾闯过恶魔道了。

    如此看来,想要隐瞒此事,只能够自己走一趟未名峰了。

    “罢了,我自己走一趟未名峰吧。”

    李裔文摇了摇头,最终还是选择了隐瞒,说着便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柳三变突然捧住心口,委屈地说道:“难受,我的好友居然有事情瞒着我了。”

    李裔文步伐一顿。

    “多来的。”

    冷哼了一声,李裔文没有搭理柳三变,径直离去了。

    李裔文离去之后,柳三变也收起了打闹的心思,取出了薄乐山带来的手绢,拆阅了起来。

    半响之后,柳三变摇头苦笑。

    “折桂令啊折桂令,当真是令人头疼的人物,幸好慕容恭突然前来,也省去了柳某欺骗他人的恶行。”

    手绢上所写的,并非是薄乐山所说的求援,而是请柳三变找一个借口忽悠薄乐山,让他暂时无暇打扰折桂令行事。

    苦笑声后,柳三变本来准备将手绢震碎,但是转念一想,却只是抹去了其上的字迹,将之留存了下来。

    折桂令此人十分不简单,这一次更是堂而皇之地联合外人要坑自己同门。留下这一方手绢,说不定未来的某日,能够用它做一番文章。

    将手绢收好之后,柳三变的心绪,则是再次落到了慕容恭之上。

    他虽然来势汹汹,但是也曾言明了来意。话中的意思,竟是裳不归也参与了伏杀儒师之事。

    但是柳三变心中明白,当初儒师死亡的时候,裳不归应该还在调查胡笳十八拍之事,绝对不在南武林范围,因此绝对是误会。

    然而这个误会的症结点——慕容恭是如何得到这样的情报——到底是什么呢?

    柳三变念头一转,却忽然落在了告子身上。

    慕容恭虽然手持降杀令,然而其隐世已久,对当前武林之事缺乏掌握。因此他所能依赖的情报系统,便只有儒门风月学堂!

    ‘若真是如此,急欲嫁祸他人。告子,在儒师死亡一事之中,你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

    柳三变目光闪烁,越是推测,越是深入。然而目前为止,虽然天华君有针对告子的意思,却还未来得及着手准备。现在又出了道门密藏一事,恐怕更是分身乏术。

    ‘嗯……妖域一事,暂时需要等待小方的结果,恶魔道虽虎视眈眈,但是根据记载,天刀神隐不出之前,应可不必太过耗费心力。既然如此,天华君未成之局,便由柳三变接手吧。’

    目前情况,各方面都有人负责,柳三变反倒是空闲了起来。反倒是正道内部,先前是有他事缠身,因此才放任这些毒瘤继续存在,如今得闲,也是时候将之拔除了。

    否则,慕容恭一事,仅仅是开始而已!

    就在柳三变沉思之际,一道脚步声却是从读书堂之中传来。柳三变看去,竟是裳不归苏醒了过来,正面色苍白地行来。

    “你醒了,怎不好好休息。”

    柳三变忙迎了上去,将他搀扶到石桌边坐好。

    “啧,刚才慕容恭那家伙吵闹的这么大声,想不清醒都难。”

    裳不归撇了撇嘴,他受伤重在内腑,这需要时日调养。至于被祸苍生所创之伤,在泣红颜的治疗之下,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了。

    他继续说道:“方才是李裔文也来了吗?我听见声响了,似乎若非你们阻止,李裔文就要将那个病恹恹的酸儒打死?”

    “他总是太过冲动。”柳三变苦笑着摇头。

    裳不归却不以为然,摇了摇头说道:“那人的确讨打,我作为一名杀手,足够冷静,但是还是险些要了他的性命,更别说李裔文了。”

    裳不归可没说假,当时若非是他最后关头心中惊醒,慕容恭早就凉了。

    说到这里,柳三变问道:“你们之间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天晓得。”

    裳不归也很无辜,慕容恭一出来,什么都不问,直接就要他服罪,搞得他想解释都不知道解释些什么。

    柳三变道:“他说儒师之死,有你一份。”

    裳不归翻了翻双眼,没有答话,显然是不屑于回答。

    柳三变笑道:“好了,不打趣你了。说吧,在恶魔道之内经历了什么,竟让你受了如此沉重的伤势。”

    说起恶魔道的事情,裳不归面色刷地就沉了下来,本是苍白的面色,也因为愤怒而泛起了一丝嫣红。

    “奇命绝神·祸苍生,那就是一个神经病!”

    裳不归咬牙切齿地将当夜的事情说了一遍,惹得柳三变发笑连连。

    “我要休息了,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伤脑筋吧。”

    裳不归大怒,当下气呼呼地便回房歇息了。

    柳三变摇了摇头,收敛了笑意。

    “嗯,恶魔道之内的详情已有了,不过天刀神隐尚且下落不明,不需要如此着急。先好好思考,该如何设局让告子陷身其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