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火-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2章 火

    幽幽深谷,簌簌寒风。幽深的无名山谷,此时弥漫了一层肃杀之意。

    一群衣着奇异的武士,或盘膝而坐,闭目养神。或持兵器,锤炼武学,或三两成群,低声交谈。

    诡静中,透着一股异氛。

    人群当中,一位有着火红长发,身穿大红衣袍的男子静静端坐。他身形颇为消瘦,却显得很是精干,凝视着手中似刀似剑的武器,不算清亮的双眼,神采奕奕。

    这是他的武器,重于性命的武器。浪刀宗近。

    蓦然,他双眉一动,双眼恋恋不舍地从浪刀中移开,眺望着谷口之外。

    一道飘逸道影,缓步走来。

    “来了,就是他。”

    一位中年快步走到红衣男子身旁,低声说道。他的身上还裹着白色的绷带,显然还负着伤。

    红衣男轻轻点头,恩了一声。

    “有轻虚之艳象,无实体之真形。贯元虚于太素,薄紫薇于竦戾。龙逸蛟起,鸾翔凤翥,飞仙凌虚。”

    天心君一步一吟唱,伴着清风,衬着祥云,走到了红衣男子身前。

    “宗上天峰,天心君。请指教。”

    “是你打伤了他们?”红衣男问道。

    “当时情态所迫,若在下不下重手,恐怕诸位难以安然撤离天毒峰。”天心君笑道。

    “打一架吧。”

    红衣男沉吟了半会,起身说道:“我能猜到你的心思,但前提是你有足够的实力。”

    “柳生剑影,请。”

    红衣男单手一番,浪刀宗近飒然出鞘,森冷寒锋倒映着一双坚韧的瞳孔。

    “不屈的剑意。”天心君双目微微眯起,显然为柳生剑影的气势而感到有些震撼,他轻轻伸出右手,一截剑尖缓缓冒出,几个呼吸之后,一柄纯白长剑,呈现眼前。

    周遭东瀛武士见两人即将动手,纷纷后退,眨眼之间,偌大的山谷便只剩下对峙的两人。

    倏然,一片绿叶被风卷着,摇曳而来,缓缓在两人眼前落下。在绿叶遮住两人眼睛的瞬间,剑动,战起。

    ………

    稀疏野林,凉风阵阵,一位青年匆忙行走期间。

    倏然,一阵腥风吹来,青年脚步顿止。

    “有血腥味。”

    男子翘首四望,便见东方处火焰蒸腾,浓烟袅袅。

    “有人纵火?是那个四处烧毁寺庙的人?”

    青年一番思量后,便往火焰蒸腾出而去。

    ………………

    一夕无情火,百年清凉寺。

    升腾的火焰,朦胧天地,炙热的气流,吹奏着最后的悲章。烟火之下,繁华不在,佛泣无声。唯有孤傲癫狂的人,临着火焰,癫狂而笑。

    “呵呵哈哈哈哈,感受火焰的魅力吧,这是祆火大神对你们的恩赐。”火火火高举着镰刀,面上纹章似乎在火焰的映衬下,越发狰狞。

    “亭亭菊一枝,高标矗晚节。云何殷红色,殉道应流血。”

    就在火火火得意之际,淡淡的念诗声,淡淡的步伐声,携着怒气,携着感慨,缓缓而来。

    呵……

    火火火发出了一声类似野兽低吼的声音,看向了来者。麻布青衣,背着竹篓,拿着长镊。

    “缺爱的人啊,你是来这里寻求慰藉的么?”火火火一举镰刀,说道。

    寻根并没有理会火火火,而是对着火焰中的寺庙,深深地鞠了三躬。

    “我不喜欢你,你不尊重伟大的祆火大神。”火火火镰刀摆了摆手,不悦的说道。

    寻根转身面向火火火,看着他面上的纹章,眉头皱了皱。

    “求道的路上,总有许多的迷茫与遗憾,望你好自珍重。”寻根说着,便要离去。

    “站住!”

    火火火镰刀一横,挡住了寻根前路。

    “我不准,我不准你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

    话音落下,火火火忽然鼓动一身真元,化作滔天焰火,汹涌扑向无根飘萍。

    寻根眉头一皱,长镊一转,真元裂空,将焰火一分为二。霎时间,周遭再次升腾起了凶凶火焰。

    “魇火流心斩!”

    一击不中,心中对来者根基已然心中有数。火火火镰刀一转,横身斩落。霎时间,凌冽寒芒携着滚滚魇火,劈空而来。

    刀芒过处,焰火蒸腾,竟是连虚空都隐约的扭曲了。

    “圆天立法。”

    寻根见火火火攻势凶猛,也不敢小觑。将长镊一收,双手分指天地,倏开半圆而后并流圆心,一股无形道韵蓦然而发,竟是形成一股阴阳八卦之图案。

    随后,寻根一声轻叱,图案倏然张开至极致,铺天卷地,如同饕餮巨口,一把将刀芒火焰包裹起来,甚至余势不减,反扑火火火。

    火火火见状,一声沉喝,死神镰刀刷刷数次挥砍,勉强将阴阳八卦图案破灭,随后身形展动,避开反扑而来的火焰。

    寻根趁机,抽出长镊,身形一动,便瞬间出现在火火火身前,手中长镊更是毫不留情地刺向了火火火胸口。

    噗!

    利器没入穿透**的声音传来,火火火身形一滞,呆呆地看着寻根。

    “嗯?不对!”

    取得胜利,寻根非但感觉不到欣喜,甚至心中竟涌现出一股莫名的惊惧。

    “你杀不死我。”

    火火火忽然露齿一笑,手中镰刀一转,狠狠斩向寻根颈脖。

    铛!

    关键一刻,寻根抽出长镊,挡下了这几乎必杀的一击。同时镰刀上传来的巨力,也让他不由自主地退了开去。

    “这是……”

    避开杀招,寻根眉头深皱地看着火火火,洁净湛蓝的眸子中,露出浓重的疑虑。他方才一击刺穿了火火火的胸口,按道来说,他即便不死也要重伤,然而此刻看来,他不仅没有受伤,从刚才一击的力道上看来,反而隐约有了精进。

    “有祆火大神的庇佑,我是不死的。呵呵呵哈哈哈哈”火火火癫狂一笑,双臂伸展,原本他尚要躲避的焰火竟如同受到指引一般,蜂拥而向其身。

    一瞬间,火火火便现身火海之中。然而他不仅没有受伤,反而一脸的享受,甚至其气息亦在缓缓上升。

    “一线天掣。”

    寻根抿了抿唇,再发极招。

    火火火见状,镰刀一劈,带着滚滚焰火,斩向寻根。

    铛!

    砰!

    轰鸣声响起,双方一击之下,两人所处地面顿时下陷数尺,火火火身形一阵颤抖,已然卸去侵身劲力。

    极招之后,便是快速绝伦,近乎本能的肢接。转眼之间,寻根已经在火火火身上留下了十数道掌痕。

    但是,这每一道都足以令人毙命的掌痕只是让火火火受了算不上重的伤。而寻根虽未曾受伤,然而一身真元,却已经耗费了数成。

    无功之下,寻根蓦发一掌,抽身后退。

    “不凡的人。”寻根忍不住夸了一声。

    就在此时,寻根心中蓦然一紧,随后便察觉身后有凌厉劲力袭来。匆忙闪身而去。

    而后,一道妖邪身影忽然出现在寻根身侧,抬手一掌,狠戾拍向寻根胸口。

    噗!

    闷哼声传来,寻根受掌,吐血倒飞。

    而偷袭之人却是讶异地看着自己的手掌,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是你。”

    寻根起身,擦了擦唇角溢出的鲜血,平静地看着妖邪青年。

    “你的身体……”

    妖邪青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忍住了,转而说道:“同路人,我叫碎黄泉。酆都三千里,无生之力碎黄泉。”

    “又是一个缺少温暖的可怜人。”

    火火火压抑而癫狂的声音忽然传来,两人看去,却见他身周焰火已经消逝,而原先寻根所造成的伤势,竟也恢复了大半。

    “你就是近来四处防火烧毁寺庙的人?”碎黄泉挑眉问道。

    “怎么,你要跟随我么?”

    火火火晃了晃镰刀,用刀尖点了点碎黄泉方向,道:“小伙子有前途,我答应了。”

    碎黄泉目光一闪,道:“你如此造杀,不怕被正道人士围杀么?”

    “呵呵呵哈哈哈哈。”

    火火火忽然大笑,道:“我这么善良,到处送温暖。他们怎么会杀我呢。”

    “哈,有意思。”碎黄泉哈哈一笑。

    寻根平复了一下体内翻滚的气息,看着碎黄泉两人,眉头缓缓皱起。

    碎黄泉眼角余光看见寻根皱眉,目光一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对火火火说:“我听闻佛乡一役出现了一位操纵火焰的高手,不知与阁下有何渊源?”

    “祆火大神的荣光,只会照耀在我身上。”火火火微微昂首,眯着眼,张臂环天。

    “哦?”

    碎黄泉心中一喜,道:“我欲与王权一见,不知阁下可否代为引见?”

    “可以。”

    火火火呵呵一笑,镰刀尖刃忽的指向寻根。

    “不过,要先将这个家伙送去见祆火大神。”

    “这个……”

    碎黄泉眉头微皱,对于寻根他并不想下杀手。毕竟自从妖域被封,这是他遇见的第一个同路人,虽然这个同路人似乎有些奇特,但他终究是不想要其死亡。

    “你似乎很不愿意呢。”火火火说道。

    碎黄泉回头看了看寻根,面色闪过一丝不忍,旋即他又想起依旧被镇压在佛乡之下的圣主众人以及自身肩负之任,面色的不忍瞬间便化作果敢。

    “好!”

    话音未落,碎黄泉身形倏然出现在寻根身前,一拳轰出,空气霎时如炮轰鸣阵阵。

    寻根早在碎黄泉面色变换之时便开始暗中提元纳气,无奈碎黄泉一拳之威,竟恐怖如斯,连空气都被震破了。以寻根未全的功体,又是负创之身,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瞬间便被这一拳轰的倒飞出去,鲜血狂呕,如若红雨。

    然而,毕竟已是提前有所因应,碎黄泉这原本的必杀一击,也仅仅让其重创而已。

    碎黄泉忽然一叹,拳上再现利芒,逼杀而来。

    寻根遭受重创,已无力闪避,只得定定地看着。美丽的湛蓝色眸子中,夺命的拳头,逐渐扩大。

    恰在此时,远处忽来一道大喝,伴随着凌厉气芒,瞬间而来。

    “八卦,阴阳流。”

    博娴足下生风,迅若奔雷。堪堪赶在碎黄泉即将击杀寻根之前来到。

    一招迫开碎黄泉之后,博娴丝毫不停留,带着寻根转身便去,眨眼之间,已消失无踪。

    “你留手了。”

    火火火眼神阴鸷。

    “那人并不简单,我没有必胜的把握。”碎黄泉淡淡地说道。

    “啧啧啧。祆火大神不喜欢你。”

    火火火用镰刀一撩额前刘海,转身离去。

    “来吧,带你去见我的王。”

    碎黄泉跟上,两人快速离去。

    五里之外一处密林,一道流光闪过,现出两道身形。正是博娴与寻根。

    甫一现身,博娴便一掌拍向寻根后背,许久之后,寻根头上蒸腾起缕缕白烟,口中更是吐出了一大口浊气。

    “多谢相救。”

    寻根平复了一下伤势后,朝着博娴躬身道谢。

    “不必,同为战友,理当相助。不过你这体质倒是颇为奇特。”博娴摆了摆手,说道。

    “嗯,我的脊椎已被人抽出,一身骨骼也莫名软化,恍若无骨。如今行走,全凭一口心息。”寻根说道。

    “果然奇特。”

    饶是博娴号称高材生,大博士,也被寻根这特殊体质整的发愣,许久才回过神来。

    “对了,我有一事,想拜托阁下,是关于三教之事,希望阁下带个口信给柳三变,详情听我说……”

    博娴将事情大略地说了一遍。

    “我尚有他事需往佛乡,此事劳烦了。”

    “定将此信送达,请。”寻根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博娴也不久留,化光消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