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师徒论道(下)!-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05章 师徒论道(下)!

    “师尊……”

    再见了久违的身影,饶是博娴饱经风霜,已是心性沉稳之人,此刻也忍不住双眼含泪,及至他目光落在了令师空荡荡的左手袖子之上,眼中又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当初他豁命阻挡令师,结果反被令师重创垂死。若非是婉惜相救,恐怕自己也早已经死在了令师手下。

    而当日一战,若无烟朱出手,豁命斩下了令师手臂,三人恐怕都将同落黄泉。

    恩师断臂之仇,与间接的救命之恩,如此复杂的关系,让博娴都不清楚是否该寻烟朱一报此仇了。

    而同时,火焰镜子之中,令师的平稳的声音也开始传了过来。

    “是你啊,博娴。”

    令师仙障深陷,然而此刻却又十分的清醒,恍若换了一个人一般,却又偏偏有着令师的一切。

    只是,道心已改。

    “见过师尊。”

    博娴朝着令师躬了躬身,令师也是轻轻颔首,一切似乎如常。然而交谈的话语,无不在彰示着激烈的锋芒。

    “博娴,随为师吧。”

    谁都无法否认博娴的能为,身为博娴的师尊,令师自然也十分清楚。因此他十分地希望,自己这一名有着足够才干的弟子,能够追随自己,去探索真正的大道。

    博娴问道:“师尊欲往何方?”

    令师:“无上道,真正的道。”

    博娴:“何为无上。”

    令师:“真理并存,长生不死。”

    博娴:“武以养生,在世延年。然人份数生灵,命格终归有数,如何得不死?逆命而为,不过虚话。”

    令师:“世人皆误矣,流传道义,亦与真理相悖千里。君不见天无终,地亦无终。人既为万物之长,指天运地,何以特有终数?”

    博娴:“慧极必伤,人钟天地之灵,指天运地,故而命有终数,以遏其衡。若是逾此平衡,天必谴之,地必葬之。”

    令师:“既凌越于天地之上,又何须惧怕天谴地葬?博娴,你心有所住,为漏识所蒙蔽矣!”

    博娴:“徒儿只问一句,师尊初心仍在否?”

    令师:“本心不移,便属超越。”

    “嗯……”

    博娴看着火焰镜子当中的令师,面现沉吟,却是不再说话了。

    玄机见状,朝着天衢君摆了摆手,示意天衢君将火焰镜子撤回之后,才说道:“令师的情况似乎更加严重了。”

    玄机能够感觉得到,相较于上一次的见面,这一回的令师无疑思路更加的清晰了,就好似他正在探索的这一条道路,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可以预见的是,令师越是通彻目前所坚持的‘道’,想要将他唤醒的困难,便越发的艰辛。

    “玄机,为我安排一件静室吧。”

    博娴低声说道,师尊的情况十分严重,他本就是一名道基深厚的修道人,现在等于是站在了他原本的高度,去对一切进行扭曲,如此一切说法都看似有理有据,若是让他脱逃,难保不会有人受其蛊惑。

    届时,以令师过往在道门的影响力,足以凭借他一人之力,拉拢其一个不可小觑的势力!

    这件事情,他必须要沉下心来,好好地去思考琢磨。

    玄机了然地点了点头,若说还有谁能够处理好令师之事,他同样与众妙之门的五名尊老一样的看法,此事舍博娴,便再无人能够胜任。

    “天衢君,劳烦你了。我们会尽快找到解决的办法,请。”

    玄机朝着天衢君点了点头之后,便领着博娴离去了。

    …………………………

    万章山,风月学堂之内。

    告子如洪范一般,将身子窝在了训诂堂中的主座之上。

    原本他是不喜欢这种姿势的,没做必正襟危坐。但是自从设计将洪范除去之后,他却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姿势。

    虽是窝在小小的座椅之中,但是却有一股天下大事尽在掌握的豪情。

    ‘这边是洪范心中的想法吗?哈,权利,真是一个好东西啊。’

    风月学堂管理权的失而复得,让告子更加地享受起这种掌控权利的感觉。这段时间他虽假托疗伤,待在风月学堂之中,足不出户。但是却早已经暗中对风月学堂上下进行了一次清洗。

    现在的风月学堂,从上到下,几乎都是他的亲信!

    除了日前突然归来的杨无木。

    原本杨无木,赤心真诚,自己想要利用他,简直不费吹灰之力。然而这一次江湖历练,的确是让他成长了许多。隐约之间,告子心中已经有了此子即将脱离掌控的担忧。

    ‘杨无木,希望你不要做出令我失望的事情,否则告子不介意让你步上你父亲的后尘!’

    想到了杨无木现在的情况,告子眼中不由得闪过了一丝冷然的杀意。

    随后,他的念头又落到了慕容恭的身上。

    病夫子的实力不差,也素有谋略,唯一的缺点,便是太过信任自己人了。

    自己传播假消息,误导他认为裳不归与刀天下乃是杀害儒师的凶手。如此一来,以病夫子的性情,必然会直接与这两人对上。

    而不论是裳不归还是刀天下,届时一时的强者,以慕容恭的能为,对上他们任何一人都只会饮败。而这两人也必然不会对病夫子下死手。

    届时自己在从中做手,暗中杀害慕容恭,那么‘降杀令’将会暂时落在自己的身上,而且还能够将这两人推往儒门的敌对面。

    如此一石二鸟的计划,让告子想起都有些得意地颔首。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裳不归啊裳不归,原本你与儒门素来没有恩怨,但是谁让你与柳三变此人走得这么近呢?身为一名杀手,你难道不知道很容易成为被集火的对象的吗?’

    刀天下的强让告子忌惮,然而作为杀手出身的裳不归,更是告子心中欲要除掉的对象。如今一计便可将两人打尽,可谓是大快人心了。

    就在此时,一阵脚步声突然传来,告子忙收敛起情绪,正襟危坐了起来。

    在外人面前,他还没有办法大大方方地如洪范一般,吊着死鱼眼,窝在座椅之上办理公事。

    不多时,杨无木领着寻根两人,踏入了训诂堂之中。

    “嗯?你!妖族余孽,竟敢前来儒门之地,真是自寻死路!”

    两人方一出现,告子便察觉到了寻根身上的妖气,当即豁然起身,鼓动了一身功元,似欲动手。

    玉飞倾一步踏前,挡在了两人之间。

    “要动手,筵亭秋水不会坐视。”

    两人目光接触,战意燃烧。

    这一场拜访,会以武决落幕吗?

    关于航道千书下落,知晓其底细的告子,又是否会告知寻根两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