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告子毒计!-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07章 告子毒计!

    “嗯?这个声音,是薄乐山?”

    杨无木眉头一挑,从声音之中认出了来人身份。同时眼光快速扫向了告子——关于薄乐山回转儒门一事,告子可是没有对他明说啊。

    同时,他也听出了薄乐山语气之中的急迫,知道现在不是纠结告子隐瞒此事的时候,忙走出训诂堂,一探情况。

    告子则是眼中闪过了一丝隐晦的喜色以及不解。

    喜,是因为病夫子果真如自己所想的被重伤了。而且,甚至比自己所设想的还要快速!

    不解,则是在疑惑,因何薄乐山与病夫子会碰在一起。若无意外,薄乐山此刻应该与折桂令一同行动才对呀。

    惊疑之间,杨无木与薄乐山的声音已经匆匆进来了。

    在薄乐山的背后,尚还背着昏迷的慕容恭。

    “啊,病夫子,这到底发生了何事?”

    告子面色大变,忙走了下来,检查起慕容恭的情况,见他伤势已经被处理过了,不由得眉头暗皱,诘问道:“薄乐山,病夫子因何如此?还有,你此刻不是正与折桂令一同行动吗?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禀报老师,病夫子乃是在读书堂中被李裔文所伤,具体情况尚不清楚,学生担心继续停留读书堂会更加不利。至于学生因何会在读书堂,详情如此。”

    薄乐山将折桂令的委托简单地说了一遍。

    “什么?这,这真是……”

    真是太妙了啊!

    慕容恭,你果然不负告子的重视啊!

    此刻,在听闻了慕容恭乃是在深柳读书堂,在柳三变的地盘被李裔文重伤的消息,告子心中只觉得自己中了人生的一个大奖!

    他原本只是想要借着病夫子的‘降杀令’,将刀天下与裳不归拉下深渊,尚不敢对柳三变动歪心思。但是却没有想到慕容恭会这么给力,直接帮他将路都铺好了。

    有了慕容恭在读书堂被李裔文重伤的事情,只要慕容恭因此重伤不治而死去,告子便绝对有胆量,窃据‘降杀令’,纠集儒门之人,直接攻上鸣翠山!

    想到这里,告子看向慕容恭的眼神之中,更多了一丝急迫。

    薄乐山悲怆地说道:“李裔文此子目中无人,辱我儒门至斯,此仇必报啊。”

    李裔文敢毫不顾忌地要对在儒门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的病夫子直接下杀手,更是无视了他人的喝阻。这种态度,足以让薄乐山为之愠怒。

    儒门为了这个苍生,尽心尽力,他李裔文何德何能,凭什么敢如此猖狂?

    “薄乐山,此言未免偏激。李裔文前辈行事一向光明磊落,会采取如此偏激的手段,或许也是有其原因的。”

    杨无木皱着眉头反驳,同时目光在薄乐山与告子两人之间流转。虽然薄乐山在儒门风评不差,但是不知为何,与告子牵扯上关系之后,在杨无木心中的印象却是每况愈下了。

    杨无木心知这是自己对于告子猜疑所致,然而却是没有办法阻止这个趋势。

    薄乐山冷笑数声,诘问道:“李裔文性格乖僻,行事偏激,武林之中谁人不知?杨执事你如此替他人说话,心中可还有儒门的存在?”

    “薄乐山,此言过了。”杨无木眼神一沉,低喝道。

    告子见此情况,摆了摆衣袖,说道:“够了,休要多言。此事或存疑点,薄乐山你先去安排病夫子修养之所,一切情况,带病夫子醒转之后自然得知。”

    告子发言,此事便算是落了句号。薄乐山点了点头之后,不着痕迹地朝着杨无木冷哼了一声,便背着病夫子前往安排修养了。

    杨无木则是说道:“院长,此事恐有蹊跷。”

    以他的了解,病夫子绝非莽撞之人,若无要事,绝对不会前往读书堂挑衅。而深柳读书堂,则是现今武林的正道代表,更加不可能无故伤人,因此病夫子负创一事,必有内情。

    “嗯,不错,关于此事,告子也相信乃是别有原因。杨执事,便劳烦你走一趟深柳读书堂,一问详情吧。”

    告子点了点头,心中所想,却是杨无木逐渐脱离自己的掌控。他若是一直待在万章山内,自己倒真的不方便对他出手。目前来看,不如先暂时将他调离学堂。

    “这……好吧。”

    杨无木眉头微皱,直觉告诉他此刻应留在万章山。但是他心中也的确有些关注此事,若是能够早日厘清,也能避免误会的加深。

    “我即刻动身,请。”

    杨无木躬身告退之后,却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找了一名自己比较亲近的学生,嘱咐他好好照看病夫子之后,方才往着深柳读书堂进发。

    ‘杨无木,脱离我之掌控,便注定了你结果。嗯……云天心之前有信息传来,似乎受了极度严重的内伤,也罢,便让你再活一段时间。此外,病夫子此人已无存在的价值,死去方能发挥他最后的余热,必须要在他苏醒之前将他铲除!’

    告子目送着杨无木离去,又看了看外边的晴朗天穹,转身回到了座椅上,将自己窝了进去。

    想要有所动作,尚需等待夜深人静之时。

    而另一边,安顿好病夫子之后,薄乐山便又匆匆返回了训诂堂之中。

    “老师,病夫子一事,我们绝对不能就此罢休!”

    儒门之威,不容轻易亵渎。李裔文当着他的面还如此狠毒出手,分明是不将儒门放在眼中。这种行为,对于薄乐山这种极度重视儒门威望之人来说,是最为严重的挑衅!

    若非是当时病夫子已经重伤,情势比人强,他绝对会与李裔文拼上一拼!

    告子斜睨了薄乐山一眼,淡淡地说道:“乐山,你不要着急,此事公道,告子必然会替病夫子讨回。只不过柳三变毕竟不是等闲之辈,还是先等病夫子醒来之后,方才决定吧。”

    “可是……”

    薄乐山眉头微皱,病夫子情况虽得救治,但新创旧伤在身,想要醒转过来恐怕还需要一段时日。难道这段时间,便任由凶手如此逍遥法外?

    告子说道:“此事杨无木已经往读书堂了解情况了,暂且按下愤怒的心,静待结果吧。”

    “唉,好吧。”

    薄乐山无力地一叹。

    告子问道:“你贸然回返读书堂,折桂令方面如何了?”

    “以折桂令所言,她已经确认了目标,但是因为对方太过狡猾,让折桂令始终无法定位到详细的地点。此事已经商请柳三变出手协助了。”

    薄乐山说着,自己便皱起了眉头。在经过了病夫子此事过后,柳三变此人,是否还值得信任?

    他不敢确定,于是便说道:“老师,学生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既然病夫子已经送回儒门,学生便回去协助折桂令了。”

    “嗯,不急。”

    告子似乎看出了薄乐山的担忧,说道:“对于此事,想必红尘素衣也不会轻视,有他襄助,折桂令方面暂时不用担心。你长途奔波,已经十分疲累,先歇息一夜吧。”

    “也好,那学生先退下了。”

    薄乐山点了点头,对于告子的话他从不忤逆,而且自己也的确感到十分疲累了,便退下去休息了。

    告子则是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

    薄乐山此人十分清正,虽然因此得罪了不少人,但是却是公认的立身清正。留他在此,足以成为向读书堂发起冲锋的最尖锐的一柄利器!

    ‘现在,便等入夜了。’

    告子心中暗道,窝在了座椅之上,微微闭目养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