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造化!-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08章 造化!

    剑庐之中,剑千秋独坐。

    在他身前,则是摆放着一个较成年男子拳头略大一些的球体,表体看似镂空,实则内中似有无形的力量,自称了一方空间。

    在球体之内,更是有着明黄色,土黄色与淡紫色三道不同的气息纠缠流转,生生不息。

    而且似乎在它的四周,都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逸散,充满了生机,竟让它周围本已枯死的小草,重新焕发出生机!

    “三教本源之力——造化球!”

    以剑千秋的见识,自然不会认不得眼前此物。

    而且,此物也意外的,让他陷入了纠结。

    造化球不同于其他宝物,其实用性远远小于象征性——这是当初三教和谈,由佛道儒三方圣司合力而成的而成,三教共持一个,乃是三角和平共处的象征。

    道门丢失此物,必定会全力追查。

    然而根据剑千秋的观察,这本源之力经过这么久远的时间不断地合并、融汇、衍化,早已经超脱了原本三教圣司之力,进而达到了更高的境界,也拥有了更加神秘莫测的能力。

    也许,这造化球之中的本源之力,对于评技者而言,会有莫大的帮助。

    评技者的道路,太过孤独。即便是刀天下这种肉身超凡之人,也非是他之同路人。他所走的路,注定前无古人,充满了荆棘。

    但是一旦功成,必将替整个武林都翻出新一页的篇章!

    作为朋友,剑千秋会全力支持评技者。

    “若造化球真有效果,恐怕佛儒手上持有的造化球,也需要设法得到了。”

    剑千秋一挥手,将造化球收了起来,心中已经做下了决定。

    造化球,是不准备归还道门了。而且若是自己猜测成真,甚至还准备将剩余的两个造化球都取来,一助评技者之路。

    既然已经做下了决定,那么便也做好了对抗道门的准备了。

    剑千秋踌躇数日,才会在此刻做下决定,自然有他的原因。然而就在此时——

    “曾向书中问道,亦从世里寻踪,方知无计入南宫,唯有青山荒冢。不尽花间明月,恁多松下清风,皆输吾枕上惺忪,悟了红尘一梦。”

    俊逸的辞号骤然响彻剑庐,旋即流光闪过,翩然脱俗的道者,负手天降。

    “浮生一梦·天华君,剑主,久仰了。”

    天华君翩然落在了剑千秋身前,气宇轩昂,飘飘出尘的气质,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道门七天,嗯……你是来讨回造化球的么?”

    剑千秋对于天华君的出现并不奇怪,剑庐虽无阵法守护,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地盘,远远地便感应到了有人接近了。

    而对于天华君的来意,剑千秋同样一目了然。而且依照时间的推算,恐怕他早已经找过刀天下了。

    “嗯?竟是造化球?”

    天华君听闻剑千秋之言,却是双眼瞳孔骤然一缩,显然对于此物,绝不陌生。

    “既识造化球,剑主想必也清楚此物对于道门的意义,请你将他交还,天华君感激不尽!”

    不过想起了柳三变的嘱咐,以言谈为主,因此天华君只好压着自己急切的内心,诚恳地说道。

    “抱歉,造化球于剑千秋而言,同样有用。”

    剑千秋摇了摇头,伸手一招,古剑自出,已是摆出了一副武决的姿态。

    “想要取回造化球,便先将剑千秋击败吧!”

    “这……唉,无奈。”

    商谈还未开始便直接宣告破裂,天华君无奈地一叹,剑指一引,湛蓝神封,无由而现。

    于此同时,又是一道脚步声,伴随着冰冷的辞号,缓缓踏入战场。

    “谁能抚我顶,谁可授长生?谁得不老药,谁登白玉京!”

    虞千秋脚步轻盈,很快便来到了天华君身侧,武林十大奇迹之一的黄金剑指,在此刻绽放着夺目的金色光芒,似比天日更加闪耀!

    “嗯……”

    剑千秋目光转动,然而同时面对道门双天,却是没有丝毫的惊慌。仍是一手按剑,一手后负,宗师姿态,尽展无疑。

    “剑主,得罪了!”

    造化球道门必须讨回,因此即便有柳三变嘱咐在前,面对态度强硬的剑千秋,天华君也不得不采取武力了。在道了一声‘小心’之后,神封骤然划破空气,开启了争战之局。

    “天风不落尘!”

    身形动,剑影起,名招出。天华君以气行剑,极限武学瞬间脱手而出。

    虞千秋见状,同样奋起功元,剑指点出,一助天华君剑招之威。

    面临道门双天之威,剑主·剑千秋能否挺过此关,替好友评技者护存造化球呢?

    而在此时,剑庐之上的峭壁之中,一道艳红的身影突然来到,冷眸觑视着剑庐之中的争斗,怀中的朱剑欲出不出。

    烟朱意外到来,又将为此战添上何等变数。他会出手帮助剑千秋吗?

    而在极北之地,当刀天下手握玲珑骨踏入玲珑雪峰范围的时候,强大的吸力骤然而生。纵使刀天下紧紧握住了玲珑骨,不至于让它脱手飞出,却也被吸力所拉扯,每向前一步,都十分沉重,踩破了积雪,轰然而落,震得整座雪峰都簌簌跌落积雪。

    足足用了半刻间,刀天下才来到了明清越所在之地。而在这个地方,吸力之大,已经让他不得不运气部分真元镇压了。

    “是你回来了,刀天下。”

    明清越依旧是神情懵懂,但是此刻看向刀天下的眼神之中,却也带着一丝的疑惑。

    “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

    明清越歪了歪头,不解地看着刀天下。他身具大部分的玲珑骨,因此竟是不似在佛乡一般,两根玲珑骨互相吸引,反而是一者吸引,一者欲归,刀天下所感受到的强烈吸力,明清越竟丝毫都没有。

    同时,两道流光闪过,却是察觉到这边动静的意长年与裁决者过来了。

    “哈,是你回来了,我还以为又是什么不长眼的家伙。”

    裁决者哈哈一笑,归剑入鞘,并没有再说些什么。不过从他短短的一句话也不难听出,的确曾有人在这段时间来过此地,企图摘取玲珑花。

    刀天下扬了扬手中的布袋,说道:“刀天下手中布袋所装之物,乃是一截玲珑骨。明清越,你可有办法将之接受?”

    玲珑骨毕竟只是一根骨头,虽然神异,但是想要将它置入体内,恐怕也非易事。

    明清越依旧懵懵懂懂,但是却隐约有一丝天然的感觉。他说道:“让我一试。”

    刀天下点了点头,松开了对玲珑骨的掌控,顿时玲珑骨便破开了布袋,直接飞向明清越,贴近了他胸膛之处,而后绿芒大作,竟是逐渐融入了明清越的身体之中。

    “这……当真奇特。”

    刀天下三人看得咋舌不已。而随着玲珑骨归位,明清越气势骤然一涨,显然是缺失的根基得到修复,实力更强了。

    然而这根玲珑骨之上携带着莫大的因果,随着它的归位,因果也被明清越承接,导致他原本出尘的气质,竟带上了红尘的污浊。

    ‘玲珑骨入体之后,明清越虽然实力更强,但是给人的威胁却反而小了不少。’意长年察觉到明清越的变化,眼眸微眯,心中暗自琢磨。

    明清越闭上双眼,待熟悉了体内变化之后,才缓缓睁开双眼,说道:“多谢你了,刀天下。”

    说完,亲手将玲珑花摘下,递给了刀天下。

    刀天下接过玲珑花,转手便交给了意长年两人。两人各自取了半株玲珑花之后,也明白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与自己无关,纷纷告辞离去。

    刀天下这才说道:“明清越,你之后可有去向?”

    “无。”

    明清越摇了摇头,看向了原先玲珑花生长的地方,说道:“或许,我会守在此地,再等待玲珑花的盛开。”

    “你特殊的体质,能够自动吸引其余的玲珑骨,这一点你应该深有体会了。难道你便不想见到一个完整的自己吗?”刀天下问道。

    “有何意义呢?”明清越摇了摇头,却又突然眉头一皱,露出了与原本截然不同的神情。

    “时间不到,时间不到。”

    说完之后,明清越神情又是一变,再次恢复了原先纯真茫然的模样。

    刀天下将他的变化看在眼里,心下猜测应该是玲珑骨之上因果回归的原因,却并没有说破,而是道:“也好,刀天下行走武林,也会替你注意其余玲珑骨的下落。期间你若是想往武林一行,可以前往鸣翠山寻找一名叫柳三变之人,他乃是刀天下至交好友。”

    “好。”明清越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你好自为之,请。”

    刀天下躬身道别,转身化光离去。

    玲珑雪峰,突然又落起了纷纷大雪,似乎想要将那一丝尚未来得及远去便已经停留在这里的红尘埋葬。

    而在山下,并未远去的刀天下遥望了一眼明清越的方向,低声一叹。佛识之事他并未说出,但是并不代表此事不重要。关于佛识体内玲珑骨的事情,也须得想一个妥善的办法。

    不过这种动脑筋的事情,便让给喜欢动脑子的人去做吧。

    刀天下拍了拍腰间的人怒,自语道:“也是时候将剑归还了,只是这一次你会现身一见吗?我想也不会吧,哈。”

    刀天下自嘲一笑之后,化光消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