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青蛟蛇!-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11章 青蛟蛇!

    剑庐远处,流光落下,现出了剑千秋以及一名黑衣人的身影。

    “呃……噗!”

    本受重创,又逢颠簸,剑千秋难压体内气血,大口喷涌而出。

    黑衣人见状,掌按其背,缓缓度过元功提起舒缓体内伤势。

    足有一刻钟之中,剑千秋情况好转,黑衣人才收功而立。

    “多谢,虽不知你之身份,但是你的目的,想必也是造化球吧。”

    剑千秋深呼吸了数次,才有些虚弱地说道。

    对方救下自己,除了造化球之外,恐怕不做他想了。

    然而,黑衣人却是摇了摇头,道:“造化球虽颇具异能,然而并非适用所有人。于我而言,十个造化球,都当不得剑主一个人情啊。”

    “嗯?你?”

    剑千秋闻言,眉头深蹙,转首看向了黑衣人,却只见着了一双有些熟悉的,充满了算计的眼神。

    “你之身份……”

    “哎,此非重点。”

    黑衣人摆了摆手,说道:“剑主伤势严重,还是先寻一处地方疗养为上吧。至于欠我的人情,若有需要,自会讨要。”

    剑千秋凝视着黑衣人,似乎是想要透过面罩看清楚他的身份,许久之后才说道:“此回剑千秋欠你一个人情,请吧。”

    “哈,有剑主此话,在下此行便不算虚妄了。”

    黑衣人哈哈一笑,化光离去。

    黑衣人走后,剑千秋眼神猛然一沉。

    “黑衣人,你会是我所猜测之人吗?若真是你,当真是世人都被你愚弄了啊。而此回更是先以烟朱将我重创,再出手救我,真是打得一副好算盘。嗯……剑庐已毁,若是裁决者与评技者见状,恐会担心,我需要设法通知他们此事。”

    剑千秋边走边想,逐渐远离了。

    而在远处,原本应该离去的黑衣人,却是再度现出了身形。

    “天问破碎,百代昆吾为我所有,当初三剑之约算是结束了。不过接下来,你准备好承受这一个人情的代价了吗?”

    拓跋如梦轻声笑了笑,虽然烟朱出手,再由他救援,设计的十分明显。但是只要剑千秋无法确认他的真实身份,即便再多怀疑,也是徒劳。

    “先前机会,本可趁机将虞千秋击杀,然而他尚有用处,所以才留他一命。嗯,他身受重伤,必将会寻找安静之所疗养,先暗中跟随,待天华君离去之后,问清楚中阴界之事,再散布出藏灵珠在其身上的信息。”

    拓跋如梦心中一番计较之后,驾驭起遁光离去了。

    ………………

    而在西南之地,苗蛊之乡,借着晨辉,一道身影独自穿行在深山老林之中。

    正是受命前来调查白苗族当初圣泉一事的柳无方。

    苗蛊之地,潮湿而多烟瘴,加上黑苗族人性情暴躁,不信外人,因此其居住之面积虽广,却少有人至。

    柳无方即便是多方打听,也没有确切的路线信息,只能够自己捉摸着前行了。

    “咻!”

    “这鬼地方,真不是人住的。”

    柳无方弹指射出了一道剑气,将一条色彩斑斓,正准备朝着自己脑袋咬过来的毒蛇打死,低声嘟囔着,却冷不防一阵寒风吹来,席卷着淡淡的白色雾气。

    “又是这瘴气,烦人。”

    柳无方眉头皱起,不慌不忙地屏住了呼吸,并散出真元护体——一路行来,他早已经在这似乎无处不在的瘴气之下吃过亏了,幸好当初出门之前,柳三变曾给了他一**解毒丹,如此方才应付了过去。

    “苗族的根据地到底在哪里,他们藏得这么深,真的没有特别的原因吗?”

    踩踏在散发这腐朽气息的泥土之中,柳无方胡乱地猜想着。

    要知道苗蛊之地,并非是苗族独居,更偏离中原的地方,尚还有着许多不同部落的存在,这些族众,皆颇为神秘而精通毒术。

    相传,西疆毒脉的祖源,便也在这苗蛊之地当中。

    而有没有可能,这些族众之间也如中原武林的各个势力一般,互相倾逐碾压,被吞并消亡了。

    “嗯?有人!”

    也不知道又前进了多少的距离,柳无方突然面容一肃,察觉到前方有脚步声传来,当下精神一振,身躯拔地而起,悄然无声地落在一棵古树之上。

    嘶!

    刚刚隐藏好身形,却不料正好退到了一头青绿色的小蛇旁边。小蛇受惊,当即吞吐着舌吻扑了上来。

    “好家伙!”

    柳无方眼疾手快,在小蛇临身之前便一把捏住了它的嘴巴。同时察觉到了脚步声越来越接近,担心杀死小蛇,会有血腥气味暴露自己,便就这样捏着小蛇,蹲在树枝上,借助这枝叶的遮挡,看向了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不多时,便见得一男一女两名身穿着异族服饰的青年边交谈着地走了过来。

    在那名男子身上,还带着一个竹篓子,两人似乎是出来抓什么东西的。

    随着两人越来越接近,柳无方也逐渐地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了?

    “阿汉哥,你说族里人的消息是真的吗?这里附近,真的有青蛟蛇?”

    苗族女子面容姣好,五官较之中原女子显得深邃了一些。只可惜憔悴,眉宇之间都充斥着忧愁,似乎遇到了什么不解的困难。

    反观那名男子,虽肤色略微暗沉,却也是一名十足的美男子。而且眉宇之间都洋溢着自信,显然是一名颇为自负自傲之人。

    夸路凌汉听到女子的话语,轻笑着说道:“芸芸,放心吧,青蛟蛇乃是族人们亲眼所见曾出现在附近的,只要我们将他捉到,你祖奶奶的病便能够治好了。”

    “嗯,一切劳烦阿汉哥了。”

    夸路芸连连点头,只是紧紧抓着衣角的小手,依然显示着她的担忧与紧张。

    夸路凌汉踏前了一步,挡在了夸路芸的身前,说道:“小心了,青蛟蛇在受到刺激的狮虎能够从头顶分泌出毒液,这种毒液必须要元阳未失的男子方能将之吸收,从而转换出能够治疗祖奶奶的血液。若是落在了女子或是元阳已失的男子身上,则是最致命的毒雾,能够让人瞬间毙命。”

    “嗯,多谢阿汉哥。”

    夸路芸看着自己身前伟岸的身躯,不觉面色微微红了红。

    而在古树之上,柳无方微微点了点头。

    ‘这两人武学根基平平无奇,有身穿奇异的服饰,恐怕便是我此行所要寻找的苗族之人了,只是不知道是白苗族还是黑苗族。听他们的对话,似乎……咦?我怎么有些头晕了?’

    两人逐渐走远,柳无方正准备推测情报的时候,突然感觉一股天旋地转,心下大惊的同时,下意识地看向了被他捏在手中的小蛇。

    赫然所见,却是小蛇头顶处,竟是不知何事鼓起了两个小小的肉瘤,看起来真如蛟一般。

    而此刻,肉瘤正不断地溢出无色如水的液体,尽数渗透入了自己的皮肤之中。

    联合到先前所听,柳无方瞬间便猜到了手中小蛇的来历。

    “青蛟蛇,坑我啊!”

    柳无方一声怒喝,旋即便是如浪涛一般的眩晕感传来,让他站立不住,直接从树上倒了下去。

    只不过,在昏厥之前,他仍是鼓起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发出剑气,将已经脱身,准备逃离的青蛟蛇斩成了两半。

    砰!

    柳无方跌落,沉重的声响,在这片阒静的深林之中显得十分突兀。尚为远离的夸路凌汉两人听闻声响,诧异地对视了一眼之后,快速朝着柳无方跌落的地方跑去。

    “是汉人。”

    夸路凌汉看清柳无方的同时,便冷笑着呸了一声,说道:“这些汉人简直不知死活,我苗族都已经隐世许久了,却还觊觎着苗族宝物,真是死有余辜。”

    夸路芸仔细地看了看柳无方,说道:“他似乎还有气息。”

    “那便让我将他送去见天神!”

    夸路凌汉冷笑了一声,抽出腰间弯刀便准备将柳无方的脑袋割下来,却不料又被夸路芸的一声惊叫所打断。

    “芸儿,你怎么大惊小怪的?”

    夸路凌汉不悦地看向了夸路芸。

    却见夸路芸长大了嘴巴,瞪大着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指着柳无方不远处,结结巴巴地说道:“阿,阿汉哥,你看,那,那是不是青蛟蛇?”

    “嗯?什么?”

    夸路凌汉闻言面色一变,循着夸路芸所指的地方看去,却正好看见了被斩成两端的青蛟蛇。

    “该死,怎么会如此!”

    夸路凌汉心中暗骂,他们苦苦寻找的青蛟蛇,竟然被这个可恶的汉人杀死了!

    怒上心头,夸路凌汉弯刀高举,便准备将柳无方杀了泄愤。

    “阿汉哥,不可啊。”

    夸路芸忙将他拦下,指着柳无方说道:“你看他的情况,是不是吸收了青蛟蛇的毒素?”

    夸路凌汉闻言,深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地打量着柳无方,半响之后,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柳无方现在的表现,正是中了青蛟蛇头顶之毒的情况。而且,若非是柳无方不是他们苗族之人,没有从小就受到毒物滋养,他也不会就此昏阙过去。

    而夸路芸听见夸路凌汉的确认,忙充满期待地说道:“阿汉哥,青蛟蛇难得一遇,而祖奶奶已经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了,我们便留下这个人好不好?”

    “不行,我们黑苗族从来没有招待汉人的先例。”

    夸路凌汉想不想地拒绝了夸路芸。

    “阿汉哥,可是如果不留下他,那祖奶奶她,她就要……”

    夸路芸吸了吸鼻子,一脸委屈地说道。

    “你,唉,好吧。我们先将他带回族地,再设法将他带进去吧。”

    夸路凌汉不忍夸路芸太过伤心,只能无奈地答应了下来,将弯刀收好,扛起了柳无方便往黑苗族族地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