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挂剑!-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13章 挂剑!

    东南武林,某处市集当中,折桂令端坐在一间茶肆之中,美目的余光,却是不时看向了不远处那名正在卖着豆腐的白衣青年。

    她就有些想不明白了,这好好的一个大好青年,不说勤学武艺闯荡江湖,好歹也找一个合适一些的活计儿吧。卖豆腐……是要做豆腐潘安吗?

    折桂令目光又落在了自己桌上的一块豆腐,这时她先前故意试探这白衣青年是否对她还留有印象而上前去买的,看上去这豆腐的成色似乎还不错?

    啊呸。

    折桂令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给自己,自从修了这半吊子万物有灵之境后,虽然让她五识敏锐了许多,但是这种发散性的思维,却也总是让自己都控制不住。

    先前自己去购买豆腐,青年似乎并没有认出自己。也就是说当他化身那名神秘道者的时候所遭遇的,并不会成为这名豆腐青年所拥有的记忆。

    也就是说,他们就好像是两个不同的人格,虽共用一个身体,但是却有着两个不同的思想。

    ‘眼前的豆腐青年,可以研究的价值不大,该要如何才能够让另一个人出现呢?’

    折桂令晃着茶杯,却丝毫没有饮用的想法。目光又落在了阿长的身上,脑中所想,却是当日老君庙的事情。

    ‘莫非,是需要遭受到危险,激发出他求生的**,如此才能让另外一个人格出现?’

    折桂令美目骤然发光,似乎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而与此同时,两名膀大腰粗,一看就是社会人的魁梧大汉正一摇一摆地走了过来。

    折桂令美目一转,纤指捏下了一下块豆腐,趁着大汉走到阿长的豆腐摊子旁边的时候,屈指一弹。霎时,软糯易碎的豆腐便如一枚坚硬的小石子一般,重重地砸在了其中一名大汉的脸上,直砸得他面上胀痛不已。

    “哎哟,卧槽,疼死老子了。”

    大汉骤然遭遇袭击,感觉面上就好像被人甩了几百巴掌一般,疼得厉害,当即捂住面庞,哇哇怪叫地原地蹦跶。

    “大哥,是豆腐。”

    另一面大汉眼神尖儿,一下子便瞄到了砸到他大哥的竟是一块豆腐儿。

    “可恶,老二,咱们弄他去!”

    老大闻言,拿下了手掌,果见得其上有一块碎豆腐渣,顿时怒上眉梢,眼光一扫便看见了阿长的豆腐摊子,当即怒气冲冲地奔了过去。

    老二也随即狞笑一声,掰得指骨节儿劈啪作响,似乎就要大战一场。

    而阿长尚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依旧叫卖着自己的豆腐。

    “来了喂,又鲜又嫩的白豆腐耶。”

    砰砰砰!

    “臭小子,是你用豆腐扔老子吗?”

    老大走到阿长的摊子上,用力地拍打着豆腐摊子,一脸愤怒地说道。

    “嗯?你认错人了吧?”

    阿长狐疑地看着老大,奇怪的说道。

    自己豆腐卖的好好的,怎么可能用它去扔人,那不是浪费吗?

    “你还狡辩!”

    老二骤然暴怒,单手一抬,竟是直接将豆腐摊子都掀飞了。

    “找死!”

    老大见动上手了,面上同样狠色一闪,举起沙包大的拳头直接捶了过来。

    “你们闹事的?”

    阿长面色微变,但毕竟有一些武学根基在身,足下后退了数步,便避开了两人的攻击。

    反倒是那名老大,因为用力过猛,反而有些站立不稳,险些向前跌倒。

    “真虚。”

    折桂令在一旁看着,不由得不屑地撇了撇嘴,同时也发现了虽然豆腐青年实力底下,但毕竟也只是相对于她而言。以他的实力,应付这两名混混恐怕真的不是难事。

    为了达成目的,折桂令又捏下了一小块豆腐,屈指一叹,直中阿长丹田处,将他那薄弱的真元封锁。

    “谁!”

    骤然遭袭,阿长纵使武学低微也不可能察觉不到。然而下一刻,他便发现了自己内力无法运转,呆愣之下,直接被老二一脚踹飞了。

    “打死这个王八蛋。”

    老大怒吼一声,两人扑了上去,好一顿拳打脚踢,打的阿长只能躺在地上,蜷缩着身子,抱住脑袋,以避开要害。

    这一幕,让折桂令看得蹙眉不已。

    ‘莫非,这种刺激还不够?’

    正猜测之间,突然在儒门方向,燃起了一道赤色的烟火,让折桂令心中大惊。

    “这是儒门紧急召集令,不妙!”

    折桂令大惊,也顾不上继续关注豆腐青年的事情了,身形一转,驾驭起遁光快速往万章山方向而去。

    紧急召集令一出,所有入世的儒门之人,必须放下手头的一切赶回!

    而折桂令身负万物有灵之境,在看见召集令烟火的一瞬间,便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折桂令去得匆忙,并没有发现到在她离去的同时,阿长眉心处,阴阳太极图再度浮现,旋即庞大的气劲无由而发,直接将两名壮汉震飞。

    旋即,黑白两分的道袍再次虚化而出,白衣青年眼神再次转向沉寂,横扫了一眼现场之后,化光离去。

    而在另一侧,为了了解病夫子被重创的真正原因,杨无木急急往着读书堂方向而去。来到中途,却不料儒门方向,竟是燃起了召集令之烟火。

    杨无木面色当即为之一变。

    “院长竟燃起了儒门召集令,难道……哎呀,大事不妙!”

    杨无木面色再次剧变,已经意识到恐怕自己的担忧已经成真,病夫子此刻,恐怕已经身亡了。当即自责非常,同时变易了方向,匆忙赶回风月学堂。

    而在赤色烟火燃起之时,数只信鸽,也从风月学堂飞了出去。

    …………………………

    人杳杳,声悄悄,风潇潇。

    沉寂的荒山之上,怪石林立,枯木稀疏。残雪堆积在一棵早已经枯死的枯木之上,不时又扑簌着跌落,显得寂静而荒芜。

    挂剑雪峰,挂剑雪峰,武林之中罕有人知的挂剑雪峰,今日,却是迎来了一条熟悉的身影。

    “生一刀,死一刀,天下谁人堪一刀?刀胜·刀天下!”

    刀天下肩扛着一战而胜,龙行虎步,昂然到来。

    同时,他腰身一摆,悬在腰间的人怒名剑顿时呼哨而出,直直立在了枯木之前。随后,刀天下一拄长刀,在铮然之中,气劲横扫,卷飞了漫天残雪。

    “刀天下前来还剑,出来一见吧!”

    刀天下话音落下,骤来剑风阵阵,人怒如受牵引,竟是铮然一声,拔地而起,旋即横亘在了枯木的分枝之上。

    “哈,挂剑。”

    刀天下哈然一笑,似乎知道了此地主人的选择,扛起了一战而胜,转身便走。

    而在刀天下离去之后,在枯木之下,一条朦胧的身影乍然浮现。

    “修道八十年,归凡一夜天。挂了剑,便弃了红尘,舍了因缘。此身,此心,此剑,明劫不成全。”

    轻轻的呢喃,淡淡的传开,随后又是光景一瞬,人与剑,皆消失不见。

    又是雪花轻轻飘落,积压在枯木枝头,覆着红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