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过河拆桥!-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16章 过河拆桥!

    某处山峰之上,一条道影凛然而立,赫然便是浮生一梦·天华君。

    他此刻正看着万章山的方向,皱眉沉思,显然也因为儒门一发召集令而凝重了起来。

    ‘儒门在此刻发出召集令,到底是因为什么?’

    远眺着儒门方向,天华君面色凝重,皱眉沉思。

    类似这种信号,道门也有,只不过在三教和谈之后,早已经置之高阁,从不曾使用过了。也正是因为了解这种信号所代表的战略意义,天华君才会如此慎重。

    ‘会与病夫子被伤有关系吗?不行,我必须往深柳读书堂一行。’

    此事事关重大,天华君担心若真是因病夫子一事,恐怕深柳读书堂将遭到儒门的倾轧。

    天华君念头落定,身形起跃,来到了山隘的隐蔽之处。

    这里,虞千秋正在闭目疗伤。

    与剑千秋一战,两人消耗严重,但并无太严重的伤势。也只有虞千秋,最后被人偷袭,才会重伤如此。

    虞千秋似乎察觉到了天华君紧张的情绪,当先便开口说道:“你若有事,便先离去吧,我已无大碍,自己稍加调息便可。”

    “嗯,我担心读书堂有变,需要前往查看情况,你一切小心。”

    天华君点了点头,此地地处隐蔽,因不易被人发现。而虞千秋此刻也已经恢复了不少,即便是遇上特发情况,应也有逃命之力。

    “替我看好香梅。”虞千秋补道。

    天华君没有回答,而是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两人自幼相交,默契在心。一个眼神,便胜过了万千语言的交流。

    “你去吧。”

    虞千秋说道。

    天华君不再多言,转身便化光往着读书堂方向而去了。

    虞千秋目送着天华君离去,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愧疚的神色。若非是他,天华君也不会如此难为。

    “天华君,多谢了——嗯?是谁!”

    虞千秋眼中的愧之色瞬间转为凌厉,一声低喝,同时盘坐着的身躯也快速站了起来,提起功体,警惕身周。

    随后,便见得一条黑衣覆面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阁下果然谨慎,在下不过是稍微露出了一丝的气息,便被你察觉了。”

    拓跋如梦轻拍着双掌,在赞许声中,缓缓来到了虞千秋身前三丈外停住。

    他在救走剑千秋之后,便循着天华君两人离去的踪迹追了上去。实际上他发现两人已经许久了,只不过天华君太过谨慎,即便是他也不敢随意靠近,担心暴露了行踪,因此只能一直等待,直到天华君离去之后方才现身。

    “是你,你来做什么?”

    虞千秋双眼微眯,认出了眼前的黑衣人,正是交易给他藏灵珠之人。

    “在下前来,乃是有事相询。”

    “你……想问中阴界之事?你曾进入了?”虞千秋警惕地说道,同时心中警觉,此人在得知中阴界的存在之后便迫不及待地进入,果然有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拓跋如梦笑道:“玄奇之地,总是容易引发人的好奇心,不是么?”

    虞千秋沉默了少许,然后才问道:“关于那个地方,虞千秋所知的已经尽数告知,你还想要打听什么?”

    两人公平交易,虞千秋也的确没有什么隐瞒。那么眼前此人前来确认之事,莫非是中阴界之内又发生了什么变化?

    关于这个地方,虞千秋也不过是前往了一次而已,若真是有其他变化产生,那也是自己的认知之外。想要求证,便只能让眼前之人自己想办法了。

    拓跋如梦说道:“我想了解天真君此人。”

    “无可奉告!”

    听对方提及天真君之命,虞千秋眼神骤然冰冷。

    天真君自襁褓之时便由虞千秋所照料,两人感情也是道门七天之中最为深厚的。当年他因故叛出道门,与天真君在宗上天峰大战,更是失手将他错杀,这早已经成为了他心中永远无法磨灭的痛楚。

    拓跋如梦旧事重提,无疑将现场气氛逼向极端了。

    拓跋如梦察觉到虞千秋的情绪变化,忙举起了双手,示意自己并非是有心触碰他的过往。

    “阁下不需动怒,在下提及他,正是因在中阴界所见。具体情况,听我道来。”

    拓跋如梦将在中阴界所见,详尽地说了出来。

    虽然他在离开中阴界之后,也曾翻阅有关天真君的记载,但毕竟此人早已逝去,因此情报不多。而这个世上若是要找一个最为了解天真君之人,则非虞千秋莫属了。

    “哦?你遭遇他了。”

    虞千秋眉头微微一皱,心中却明白了他应该是遇见了当初自己遇见的那名剑侍了。

    然而当时他没有察觉异常,或者说心中的某种情感,让他选择性地忽略了本能的怀疑——若那人真是天真君身边的剑侍,却又因何要扮作天真君的模样?

    此刻听拓跋如梦再说起,一丝疑惑,开始在虞千秋心中扎根了。

    而拓跋如梦见虞千秋神色变幻,便知晓了此事他应心有结论,于是追问道:“如何,可有头绪。”

    “那人非是天真君。”

    虞千秋摇了摇头,说道:“当初我进入中阴界时,也曾遭遇了天真君,只不过最后识破了他之身份,乃是当初天真君身侧的剑侍而已。”

    “哦?仅是剑侍么?”

    拓跋如梦应了一句,心中却在思量起虞千秋此言的真实性。

    以自己的感觉来说,那人似乎的确是天真君无疑。而以虞千秋对天真君的了解,能够识破也并不奇怪。现在的问题是——虞千秋所言,到底是否真实?

    拓跋如梦注视了一眼虞千秋的眼神,却只能看到一双捉摸不透的眸子。

    虞千秋说道:“以我之所见,情况便是如此。然而此地虞千秋也不过是曾进入一次,若是有诸多变化,也难以明说。阁下若是有心探索此地,恐怕需要自己费心了。”

    “嗯……好,多谢你的情报,关于此事,在下会设法推进,请。”

    既然虞千秋这里得不到答案,拓跋如梦也不强求,点了点头之后,便告辞离去。

    “嗯……此地已不安全,另寻静处疗伤。”

    拓跋如梦离开之后,虞千秋也不再停留,而是选择了离开。

    而在远处,拓跋如梦却并没有远去,然而他看着虞千秋离去,却也没有继续追下。

    只有四处逃窜的猎物,才能更加引起猎人的兴趣,不是吗?

    ‘虞千秋,当年攻破烟都的梁子,很快拓跋如梦便会结算清楚。嗯……往公开亭张贴藏灵珠在虞千秋身上的信息。’

    毒计早成,拓跋如梦一声冷笑之后,化光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