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我反对!-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18章 我反对!

    万章山,风月学堂。

    训诂堂之中,告子神色悲恸地端坐在首位之上,手臂之上虽缠有黑布,却并没有为病夫子发丧。

    他早已经通告下去,将病夫子尸体暂时冰封,等到为其复仇的时候,以凶手的头颅为祭品,再替他办理后事!

    此时,薄乐山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

    “禀报老师,召集令烟火已经燃起,而通知儒门各地分支以及与儒门交好之人的书信,也已经送出了。”

    薄乐山报告完毕,眉宇之间也洋溢着快意恩仇的色彩。

    告子这一次的动作十分巨大,不仅强行召回折桂令等人,是邀请了与儒门交好的强者助拳,更是发动了武林之中儒门各分支之人。

    要知道,虽然儒门分支之人实力或许参差不齐,但是却人数众多。一旦聚集起来,绝对不逊色与当初慧座造杀而引起的动乱!

    这一回,深柳读书堂,必定会因为李裔文的狂妄而付出代价!

    只是……

    薄乐山面上闪过了疑惑之色,有些不解地问道:“只是老师,因何不请佛道两家出面相助?”

    告子点名要邀请之人当中,毫无例外,皆没有佛道之人。这一点让他不明,毕竟现在三教乃是和平时期,一方有难,本应是多方支援。

    如今儒门有需要,佛道两教自然也该贡献一些力量才对。

    告子冷哼了数声,说道:“柳三变乃是沽名钓誉之徒,往昔多以善事伪装,佛乡与宗上天峰与他皆有不浅的牵连。如果通知他们,恐怕等来的,会是他们那替柳三变开脱的借口。”

    “什么,竟如此可恶?”

    薄乐山面色微变,当即气愤填膺,怒道:“佛道真敢如此不顾三教和平,守望相助的约定了?”

    告子斜睨了他一眼,说道:“儒门的动作,瞒不住佛道。到底是否如我所言,很快你将亲眼所见。”

    “那如此一来,我们还需要分出部分力量去抗衡佛道,是否还能够拿得下深柳读书堂?”薄乐山有些担忧地开口。

    “哼,这一点你大可安心,一旦战事打响,他们虽然不会相助儒门,但是也绝对不敢站到柳三变的阵营来对抗儒门。而仅仅是深柳读书堂的力量,绝对无法与儒门抗衡!”

    告子冷笑连连,他早已经将一切都计算到位。

    或许柳三变人脉恐怖,手段通天,能够召集众多强者为己所用。但是面对他发动的儒门分支之人,他即便请再多的强者来都没用!

    因为告子笃定,这一场,柳三变一方绝对不敢造杀!

    而儒门敢!

    双方情势的优劣,如此便一目了然了。

    “哟,告子院长,好自信的口气啊。”

    就在此时,一声娇嗔突然传来,旋即便闻阵阵香风,吹动着一条美艳的倩影缓缓到来。

    “别样幽芬,更无浓艳催开处。凌波欲去,且为东风住。忒煞萧疏,争奈秋如许。还留取,冷香半缕,第一湘江雨。”

    折桂令步伐娉婷,摇曳生姿,来到了训诂堂之中,慵懒的目光,斜睨着端坐首位之上的告子,一双黛眉,却不由自主地微微皱起。

    实际上,这一次还是折桂令入世后初次前来风月学堂,也是第一次与告子见面。

    虽然从玄机与柳三变的话语之中,都在在地怀疑告子内心有鬼,但是她因不曾得见,因此一直都没有选择相信。

    然而今日一见,告子眉宇虽仍是正气凛然,当时相较于往昔,给她的感觉却是大大不同了。

    一时之间,折桂令也无法确定这种变化是因两人阔别许久,因各自外在环境改变而产生的错觉,或者是如柳三变等人所猜测的那般。

    此外还有薄乐山,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她请柳三变忽悠此人离开一段时间,难道竟将薄乐山给忽悠回儒门来了?

    折桂令心中的怀疑转瞬便被她掩盖了下去,都是老油条了,自然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反正日后还有大把的机会验证。

    “说吧,贸然燃起召集令,你知道若无要事,纪瓷是要告上儒门的。”

    折桂令黛眉舒展,而后美目微翻,没好气地说道。她正研究那名青年研究得起劲儿的,却被告子无端扰乱。

    即便是此间之事早早完结,想要再找到那名青年,恐怕也需要费一番力气了。

    “薄乐山,详细情况,便由你向折桂令说明吧。”告子双眼微闭,有些无力地说道。

    薄乐山闻言,微微一叹之后说道:“唉,折桂令,事关病夫子之死……”

    “什么,慕容恭死了?”

    折桂令面色微变,失声开口打断了薄乐山的话语。

    告子在此时冷哼了一声。

    薄乐山面色愤怒之色稍显,说道:“不错,此事乃李裔文与深柳读书堂所为,详情如此。”

    薄乐山将他到达读书堂之后所见,以及病夫子在儒门遭人杀害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哦?你是说病夫子只是被李裔文重伤,真正死亡乃是在儒门之内?”

    折桂令双眼微眯,立刻便察觉到了关键的所在。

    现今的情势,虽无明确的邪恶压迫,但任谁都能感受得到暗中的风雨飘摇。病夫子既然实在儒门身亡,那不一定便是读书堂之人所为。

    想到这里,折桂令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告子。

    告子闷声道:“是我检查出来的,这一点不会有错,必然是柳三变担心病夫子醒来之后说出真相,会对他不利,因此才会采取极端。”

    薄乐山也补充道:“不错,病夫子非是莽撞之人,若非是调查到什么了,又怎么会无故找上读书堂?定然是柳三变担心事发,便让李裔文出手杀害病夫子。”

    “如果真是如此,那他何必冒这个险前来儒门,当初在读书堂将病夫子杀死便是了。而且儒门防守森严,天下间又有谁能够在儒门杀人之后,全身而退,过程之中甚至不惊动任何一人?”

    说到这里,折桂令心中却又暗暗地补上了一句:除非,此人便是儒门之人!

    告子却是连连冷笑,说道:“根据薄乐山所言,当时在场之人,尚还有道门天华君等,以柳三变沽名钓誉,欺瞒世人的伪君子作态,自然不可能真的会下死手。至于潜入儒门之人,或许天下间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到,但是恰恰的,这样的人物,目前读书堂便有一人。”

    “哦,是谁?”

    告子:“北域曾经的王牌杀手,道生问死·裳不归!”

    “嗯?竟是此人。”

    折桂令微微凝眸,显然对于此人,也有一定的认知。若是他的话,的确有可能在不被外人察觉的情况之下潜入儒门。

    折桂令想了想,问道:“那你燃起召集令,是准备如何处理此事?”

    告子冷然说道:“踏平深柳读书堂!”

    而在此时,训诂堂之外,却是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喝。

    “我反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