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固执!-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23章 固执!

    未名峰下,气氛因月飞花突来之举而显得有些怪异。

    李裔文眉头深皱,注视着月飞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月飞花得不到李裔文的回答,则是将身子躬得更低了。

    许久之后,李裔文才问道:“为何?”

    加上这一次,两人不过是匆匆见了两面。甚至直到现在,两人对彼此直接,恐怕也没有太多的熟悉与了解。月飞花贸然拜师,实在令人疑惑。

    “我听闻了你在恶魔道之内的事情了。”

    月飞花直接说道,当日李裔文能够强闯恶魔道而毫发无损地退了出来,原先月飞花只是以为李裔文并没有深入太远便匆忙退出,旨在创出一个名头。

    但是之后他了解到,李裔文竟是直接闯到了村子之内,甚至不曾动手,仅用剑意便绞杀了众多恶魔道之人,甚至逼得曲伏与祸苍生双双现身,而且还因为忌惮而不敢动手。

    凡此种种,无不彰示着李裔文的能耐,远超越自己的想象。虽然李裔文尚剑,自己习刀。然而刀剑殊途同归,若是能得李裔文之教导,自己武境必也能快速精进。

    如此一来,自己才能有更强的力量,去完成自己的夙愿!

    “仅是如此吗?”

    李裔文紧皱着的眉头微微松开,摇头说道:“若是如此,你大可不必拜我为师。以你目前武境,应有自己的道路。而且李裔文之剑道,非他人所能承接,于你并不适合。”

    月飞花的实力并不差,至少能与现在的柳无方不相上下。而且看得出来,她在刀之一道上颇有造诣,若是再承了自己剑道,反会显得斑驳糅杂,失了原本的通透。

    “前辈!”

    月飞花霍然抬头,面上竟首次露了哀求的神色。

    月飞花自幼好强,然而武道天赋并非绝佳。能有今日的武境,也是经历了许多外人无法明了的艰辛苦痛。她如今武境虽然不算太差,但绝非巅峰,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她已经多年未得精进了!

    她足下的道路,已经到达了尽头!

    想要突破,必须要借用他力。

    而李裔文此人,她也有去调查过,不论是武学、心性,都是自己心中良师的最好选择。

    “你因何执着。”

    李裔文轻问道,从月飞花的眼神之中,他能够感觉得到,这是一个与他一样,背负着过往沉重的包袱生存的可怜人。

    “月飞花此生唯有一愿望——铲平恶魔道!”

    “嗯?”

    李裔文听闻此言,也不由得略微肃穆。虽然他曾强闯恶魔道,但是能够感觉出来其内卧虎藏龙,尤其是祸苍生,虽看似疯疯癫癫,然而一身的能为,足可称得上当世巅峰!

    月飞花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对恶魔道抱有这么强烈的仇恨呢?

    月飞花没有隐瞒,简略地阐述了自己的过往。

    原来,月飞花本是恶魔道祸苍生的养女,从小便在恶魔道之内长大。但是对于恶魔道之内的氛围,却是自记事开始,便十分的厌恶。最后,更是险些被在某一次宴会喝醉了的祸苍生等人玷污。

    注意,是等人!

    当时她极力反抗,从右肩蜿蜒至酥胸之上的疤痕便是在那时留下的。虽然最后在曲伏的帮助下逃离了恶魔道,但是对于这个地方,自小的厌恶再加上痛苦的过去,彻彻底底地成为了她的梦魇。

    若不将他除去,必会让自己终生都活在这一片阴影之中!

    “原来还有如此内情。”

    李裔文点了点头,并没有月飞花的悲伤过去而再有所动容。毕竟自己所经历的,远超过了对方无数。

    不过月飞花此人虽以恶魔道为仇雠,但心中却也有着一定的正义感,否则不会再恶魔道之外等待自己了。

    想到这里,李裔文说道:“我之剑道并不适合你,而且你又是习刀之人,若是你愿意,我可以替你引荐一名刀道强者。”

    以月飞花的情况,据李裔文所知,应该也只有刀天下一人能够教导了。

    突然,李裔文念头一转,又想到了另外一人。

    “又或者,尚有一人,是你最好的选择。”

    “前辈……”月飞花低喊,在她心中,始终还是更愿意拜入李裔文门下。

    李裔文没有在搭理她,而是转身看向了未名峰,口中说道:“天刀神隐,当初力挫祸苍生,逼迫他隐退恶魔道,永世不出的刀道强者。若是你能得他指点,对于你心中的仇恨,或许会有更大的帮助。”

    “天刀神隐……”

    月飞花抿了抿唇,没再说话。

    她自小便在恶魔道长大,对于此人自然不可能从不听闻。在最开始的时候,天刀神隐的确是她心中拜师的首选。毕竟他既然能够打败祸苍生,自己继承他之传承,必也能够再次打败祸苍生。

    只可惜,她离开恶魔道这么多年,却从来都没有听闻过天刀神隐的任何消息。

    或许此人,早已经作古多时了。

    李裔文似乎是感觉到月飞花的失望,说道:“我前往恶魔道,目的便是为了询问祸苍生关于天刀神隐的下落,而他给出的答案,则是未名峰,既是眼前的高峰。”

    李裔文指了指眼前高峰,说道:“你若是有意,便随我一起登上此峰吧。”

    “天刀神隐就隐居在此?”

    月飞花震撼开口,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曾苦苦寻觅而不得的人物,居然如此轻易的便要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尚无法确定,不过此峰云气之上,刀网密布,能否过去,便要看你自己的能为了。”

    刀网的存在,自然不是没有意义。如果连通过刀网都需要李裔文的协助,那么即便是见到了天刀神隐,恐怕他也不会答应手下月飞花,因此在过程中,李裔文不会出手协助。

    月飞花也有同感,轻轻点了点头之后,便站了起来。

    然而就在两人准备动身之际,一只信鸽突然飞来,落在了李裔文的右肩之上。

    ‘是读书堂信鸽。’

    李裔文眉头一皱,心中突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及至他查阅了信鸽上的书信,不由得冷笑了数声。

    “好胆。”

    李裔文驱飞了信鸽,将书信震碎之后,冷声开口。

    信中所写,正是告子一系列的动作以及柳三变告诫他不可回转读书堂的事情。

    然而,既然李裔文知道了此事,他又怎又可能坐视不理?

    柳三变为了他可以不惜自己性命,李裔文也同样!

    “前辈,发生何事了,可有月飞花襄助之地?”

    月飞花见李裔文神情骤然冷峻,一身剑意更是蠢蠢欲动,不由得担心地问道。

    “无妨,我们先登上山峰。”

    此事月飞花帮不上什么忙,李裔文摇了摇头,纵身一跃,凌驾一身的剑意,扶摇直上,所过之处,纵使刀意之网如雷霆般狂暴而密集,也纷纷退避。

    月飞花见状,纳元提起,奋起一身能为,同样飞跃而起。

    而在未名峰的另一侧,刀无心同样开始登临山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