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肇始-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4章 肇始

    第三十四章

    无名幽谷,暖风轻吟。

    无情的剑,杀生的刀。冷然的面孔,并立的刀剑,谱写着新一幕的刀剑篇章。

    “杀。”

    当一片残叶被风卷送着遮蔽了两人双目的瞬间,柳生剑影身形闪动,浪刀宗近划着诡谲轨迹,仿佛没入虚空之内,不着痕迹而又无处不在的利芒,席卷天心君。

    “不差。”

    天心君双目一亮,却不与之硬接,身形轻快地向后飘飞,恍若九天之云,有形无迹,似缓实快,眨眼间已退出柳生剑影攻击范围。

    柳生剑影见状,身形莫名一滞,旋即竟恍若跨越了空间一般,瞬间出现在了天心君身侧,一刀直取咽喉。

    “诡异的步伐。”

    天心君心中暗凛,侧身背剑,堪堪挡下柳生剑影一刀,然而其刀上宏力却是一时无法卸尽,身形略显跄踉地向前走了数步。

    柳生剑影抓紧时机,连赞数手快刀。

    天心君身形尚未立稳,便感应到身后传来道道凌厉锋芒,身体一转,竟若云烟散去,于柳生剑影远处凝形。

    “暗影杀刀。”

    柳生剑影低声一喝,掌中浪刀猛然对着地面刺入。

    天心君面色蓦然一变,足下步伐匆匆变转,却见其原先所立足之处,道道土剑破土而出。

    “剑,无痕。”

    柳生剑影连番的攻击让天心君吃了不小的暗亏,此刻觑得时机,天心君长剑翻转,似若颠倒阴阳,一剑挥出,气行无痕。

    柳生剑影神情不变,掌中浪刀忽画大圆,尽护周身。

    旋即,便是连绵不绝的刀剑铿锵。

    “剑,无形。”

    天心君一声大喝,极招再出。一剑击出,身剑无形。

    不远处,柳生剑影身形忽然一滞,停下了动作。

    在他的胸前半寸之处,一道尖锐锋芒,吞吐不已。

    “你败了。”

    天心君微微轻笑,收剑而立。

    柳生剑影点了点头,并未答话。

    “这段时间你们便先在此地暂居,我会在一个适当的时机,引你们出世。”

    天心君说完,一挥手,收起了白剑,扬长而去。

    柳生剑影看着天心君的背影,目光深沉。

    “首领,你为何相让?”

    其余东瀛武士这时靠近了过来,当中一位中年沉声问道。

    “我们能看出来他不是你的敌手,你不败的战绩不应该在他手下终结。”

    柳生剑影看了看中年人,收起了浪刀,道:“谁能不败?端看最后巅峰是谁而已。”

    另一位面容清秀的青年道:“那人看似磊落,实则心机深沉,与之交道,须要时刻警惕。”

    “方才比斗,他亦有所藏拙,可见其人非是光明之辈。但是目前,我们也只能通过他来立足中原武林。”柳生剑影说道。

    “散去吧,这段时间便在此地暂居。”

    柳生剑影说完,回到方才之地盘膝静坐。余人亦皆散去。

    幽谷之外,天心君看似潇洒的步伐之上,却是深皱的双眉。

    “想不到东瀛之地竟也有如斯高手。若真生死相搏,恐怕我也需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能将之斩杀。嗯……这些人倒是不错的暗棋,只要看好时机,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宗上天峰暂时不宜回去,先往武林静观一段时日。”

    ……………………

    雨,淅淅沥沥地洒落,伴着风的呜咽,如同悲泣的妇人,茫然无助。

    宗上天峰,通天路上,蹒跚而行的人,步伐越见低沉颠簸,仿佛一个不经意间,便会就此倒下,再无起身之机。

    万剑之剐,千钧之重。冰与火构筑的道路,让行在其中的人,忘记了一切。眼中,只有那深藏在记忆深处,不敢企及的熟悉场景。

    近了,近了。

    残破的断崖,荒凉的碑冢。仿佛在无声之中,怒斥着曾经的过往。

    悲怆愧疚的情绪,在越发清晰的碑文之前,令行者步伐,越发无力。

    “天剑君,守住本心!”

    通天路外,天华君背着冰棺,亦步亦趋地跟着虞千秋。寻常淡然的心境早已消失不见,一双星眸死死地注视着虞千秋的状况。只要虞千秋有丝毫倒下的迹象,他将会不顾一切地冲进通天路内,将其带出。

    “通天路虽然困难万分,但若你成功走过,功体必将提升到极点,一身元功亦可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无坚不摧的黄金剑指,这是师父最希望看见的,你一定要坚持住。”

    通天路外,任凭担忧的人声嘶力竭的激励,都丝毫无法影响通天路内的人。虞千秋面无表情,只是这样走着,走着。

    “快,快到了。只要十步!不,九步。再走九步,你就成功通过了!”

    天华君双拳紧握,心境更是数十年来前所未有的剧烈起伏。

    一步,两步……七步,八步。

    在距离通天路终点的最后一步之处,虞千秋身形蓦然停驻。

    “不好!”

    天华君面色一变,饱提一身元功,直冲虞千秋。

    倏然,一股凌厉剑气猛然自虞千秋体内爆发,天华君一时不察,被这股剑气直面击中,顿时衣衫多处破损,狼狈而退。

    “这是……”

    落地之后,天华君面色冷峻的看着虞千秋。却见其双手食中二指金芒大涨,光芒交合处,竟恍若骄阳一般,目不可视。

    “天剑君功体大成,黄金剑指竟会有如此威能。”

    饶是以天华君一身不世出的能为,功转双目之下也无法直视其双指,只好转身避开。

    “道宗!”

    通天路中,虞千秋蓦然一声长啸,身形跌撞之下,迈出了通天路最后一步。

    唰!

    一足落地,却不料地面突然迸射出一道凌厉气剑,夺命而来。

    虞千秋跋涉通天路,早已经精疲力竭,无规避之力,无硬接之功,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气剑逼身而来。

    “你敢!”

    这时,天华君蓦然一声怒吼,霎时间,天现明月,耳闻松风阵阵。几乎在气剑出现的同时,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中已经出现在虞千秋身前,一把握住气剑,而后掌中发力,将其狠狠地捏碎。

    虞千秋抬起头看了看天华君。

    天华君兀自面色阴沉,紧握着的拳头仍不肯松下。

    虞千秋目光移动,落在天华君身后不远处的坟墓,咬了咬牙,跄踉地继续前行,最后在其中一座坟墓之前,重重地倒下,双手抱住了石碑。

    “天剑君,你刚走过通天路,需要立刻疗伤。”天华君走了过来说道。

    虞千秋没有理他,满布污渍的脸庞之上,流淌着不知道是血,是汗,亦或是泪水的液体。他用颤抖着的,沾满了血迹的手指,轻抚着碑上文字。

    “唉。”

    天华君一声长叹,退至一旁。

    就在此时,山下突传洪亮辞号,叩山而来。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道印玄机,全道之锋拜会!”

    ……………………

    佛乡之内。

    玉佛与佛相并肩而立,站在佛乡高处,俯瞰着这一片圣地。

    “你是说,有人在我身上,做了手脚?”

    佛相面色阴沉不定地说道。

    早在之前,佛相便察觉到自身功体有碍,初时只当重创的缘故,然而这么长时间以来,这点创伤却始终无法痊愈,甚至隐约有扩展的迹象,让他心下生疑了。

    “不错。”

    妙莲华点了点头,道:“原先我也无法察觉你身上的异状,只不过那日因那两道金光致使你功体暴涨,我才发现了不妥。”

    说道这里,妙莲华话音顿了顿,眸子微微眯起,凝视着远方,道:“那是一丝隐藏在你体内的纯正道门元力。”

    “道门?”

    佛相面色一变,旋即沉思近来所接触的道门之人,缓缓地摇了摇头,道:“垢无尘不可能害我。”

    “这一代的全道之锋么。”

    妙莲华自语了一声,道:“这段时间你要小心,尽可能少动用功体。”

    佛相皱了皱眉头,道:“难道佛乡便一直这样以休养生息的名头苟存?”

    “等吧,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妙莲华摇了摇头,并未多说。

    佛相正想说些什么,却忽然发现有人进入佛乡,定睛一看,却是在深柳读书堂休养许久的佛怒。

    “是佛怒师弟。”

    佛相说道,正要下去迎接,却被妙莲华拦住。

    “玉佛,这是何意?”

    玉佛不答,指了指更远处,道:“结果来了。”

    佛相循着玉佛所指之处望去,却见藏虚正快速而来。

    “道长他怎会来此。”

    “下去吧,战争,要开始了。”

    ………………

    太华山外,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的高大身形,悄然围着山体而行,一双左黑右白的诡异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飘漾着的法阵气韵。随着步伐地前行,诡异的双眸亦如深海漩涡一般旋转着,深邃地令人迷失。

    良久,黑衣人步伐一定。双眸开阖数次,双眼恢复了常态。旋即干涩的声音从黑袍地下传来。

    “三教合流之阵!”

    蓦然,一阵破风声传来,黑袍人神色一动,身形一晃,消失不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