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追贤溪!-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25章 追贤溪!

    青山无尽,明月遥遥。孤亭独立,带一溪青碧,满身闲暇。

    洗砚台下,两条身影逐渐接近。

    却是远寻而来的寻根以及玉飞倾两人。

    “前方便是洗砚台了。”

    玉飞倾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这丝毫不逊色于春山眉黛的优雅之地,微微颔首。听雨十三弦皆是高雅之人,因此对于此地格调,显然十分满意。

    同时,玉飞倾指了指前方的小溪,说道:“想必这一条小溪,便是传说中的追贤溪了。据闻航道千书钟爱书法一道,其之书法水平,在整个儒门之中都首屈一指。偏生此人唯一喜好,便是欲与古人一较高低,因此自称航道千书,每有满意作品,便会抛掷在追贤溪之上,希冀该作品能随着溪水,流向过往。”

    “掷物追思,好一个雅致之人。”

    寻根有些诧异地看了看眼前青碧小溪,心中也确实不曾想到畅和风竟还有如此雅致。

    玉飞倾笑道:“玉飞倾虽与航道千书不曾有过交集,但也算是神交许久。而且听雨楼尚存之时,航道千书也常是楼主的座上嘉宾。因此对于他的许多风雅之事,玉飞倾皆有耳闻。嗯……你看,追贤溪的上游处,是否有一物正在飘荡而下?”

    玉飞倾说着,突然一指追贤溪的上游处说道。

    寻根极目望去,果见似有一张绢纸正随着溪流而下。

    玉飞倾笑道:“想不到你我初来,便能得见航道千书大作。”

    追贤溪虽看似很平静,但实际上水流颇为急促,那绢纸很快便飘到了两人身前。玉飞倾蹲下身子,小心地捏住了绢纸一角,轻轻地将它提出水面。

    “嗯,是《兰亭序》,听闻航道千书之武学,尽皆脱胎于其书法,一式《走剑兰亭惜不复》可谓是惊艳绝伦。”

    玉飞倾本是高雅之士,此时见得神交许久之人的大作,不由得细细品鉴起来。一边看,一遍颔首。

    寻根也凑上前细看了看,不可否认畅和风的文字的确令人惊艳,一笔一划,连顿断接皆似鬼斧神工,宛如天成。更难得的是,他以书法入剑,又以剑意行书。此刻端看他之书法,便如观其舞剑一般,赏心悦目的同时,又颇具压迫之感。

    “书法之上剑意炽盛,然而却非是秋杀之象,看来我们这一回是要白走一趟了。”

    玉飞倾欣赏了一番之后,也并没有将之据为己有的想法,便将绢纸再次投放在追贤溪之上,然后开口说道:“不过既然都来到此地了,也不妨上山拜会一番。”

    “嗯……好吧。”

    寻根眉头微皱,轻轻点了点头,只是心中的疑惑却愈发严重。

    根据放沧海所言,畅和风既对秋杀剑意有所深研,那为何在这行书之上,却丝毫都没有展露呢?

    难道,真的是放沧海在欺瞒自己吗?

    疑惑不清,寻根漫随着玉飞倾的步伐准备上手,冷不丁眼中却突然看见一物,忙道:“且慢!”

    “嗯?如何了?”

    玉飞倾停下步伐,奇怪地看着寻根。

    寻根不答,快走了数步再来到追贤溪之上,拨弄了一会溪边小草后,竟捏起了一片巴掌大小,看上去沉溪有一段时日的绢纸。

    绢纸虽小,其上字迹却依旧清晰可见,畅和风落笔之力,由此可见一斑!

    “和交起,徘徊上清,琼宫之里,回……”

    绢纸虽小,然而其上小楷却足有十数字之多,然而却是短少了上下文。玉飞倾轻声念了出来后,道:看此内容,应是《灵飞经》无疑,这绢纸破损严重,看来沉溪已有一段时日了。”

    “此非是重点。”

    寻根眉头紧皱,看着绢纸说道:“这一副字上所展现的剑意,与先前《兰亭序》上之剑意,截然不同!”

    “你的意思……”

    玉飞倾眉头一挑,虽然疑问,但是却已经明白了寻根所指。

    “畅和风……或许掌握了不止一种剑意。”

    一般来说,一人一意,很难会有意外。但是现在看来,畅和风却似乎正是这一个意外!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两人此行,很有可能会因畅和风的特殊之处而被误导。

    “嗯……无妨,既然如此,此会便由我主导吧。”

    寻根所虑的确有理,不过玉飞倾念头一转,便有了应对的方式。

    正好两人神交许久,也可借着这一点来展开谈话。

    “不过,这一张残破的绢纸,或许会有妙用,先交给我吧。”

    稍后一会,这一张绢纸或许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因此玉飞倾将它从寻根手中接过,小心地用内元将之烘干,折叠好收了起来。

    寻根说道:“嗯,既然此人你比较熟悉,那么此役寻根便做一名看客了。”

    两人商量妥当,便再次举步登山。不多时,便行经了山腰的洗砚池,来到了孤亭之外。

    而亭中,一名身着便衣的男子,正独坐望远,似乎已神游天地,恍惚而不知有人接近。

    此人,赫然便是航道千书·畅和风!

    只是看他如今一身气息平和无漏,而且相比过往更显深沉,显然在与洪范一战之中所受之伤已经痊愈,甚至因洪范九畴最后一式启发,自身武境又有了不小的进步了。

    玉飞倾见此情况,朗声开口,唤回了畅和风的心绪。

    “筵亭秋水·玉飞倾,前来拜见。不知阁下可是航道千书当面?”

    “嗯?筵亭秋水?”

    畅和风身躯一颤,缓缓转身,目光扫过两人面孔,最后停留在了玉飞倾身上,眉头轻皱,奇道:“洗砚台地处偏远,甚少人知,二位是如何得知此地的?”

    说完之后,目光却又转向了寻根。以他之眼力,一眼便足以看出寻根与众不同之处。

    实际上,在两人接近洗砚台的时候,他便已经有所察觉。以他的城府,脑中所想十分复杂,第一时间便是怀疑两人的来意。

    方才的《兰亭序》,其实也是他故意放下的。

    玉飞倾并不如实回答,而是笑道:“玉飞倾仰慕航道千书已久,只是一直缘悭一面,此回听闻了阁下隐居之地,便特来一会。”

    畅和风面现恍然,随后也是失笑摇头,说道:“说来奇特,听雨十三弦中,剩余十二人与我皆有数面之缘,唯独弦首玉飞倾,竟直到今日,才有一面之缘。”

    玉飞倾面露撼然之色,说道:“早听诸位贤弟说起阁下,并盛赞阁下剑舞无双,只是遗憾,十三弦同台已经成了不可能之事了。”

    “是啊。”

    畅和风同样满怀感慨地叹气,旋即问道:“当初听雨楼覆灭,畅和风同感不可思议,也曾积极调查,却没有丝毫线索。此回筵亭秋水再出,不知是否有怀疑之目标?畅和风与楼主乃是至交好友,若需要出力之处,筵亭秋水但说无妨。”

    “哈,玉飞倾此来,非是为了此事,而是希望一员十三弦其余手足未全之遗憾。”

    玉飞倾摇了摇头,却不提此事,而是一招手,哀筝浮现,落在了身前。

    “当初诸位贤弟皆希望玉飞倾能与阁下同台登场,虽然如今斯人已逝,但却不知航道千书可愿与玉飞倾一同完成这一个夙愿?”

    “当然可以。”

    畅和风没有丝毫迟疑,爽快地点头答应,随后便起身出亭,来到了宽阔之处,单手一抓,正心怀曲赫然在手。

    玉飞倾双手按弦,凝视着畅和风。

    这一场相会,玉飞倾会采取怎样的方式试探畅和风,他又能否如愿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另一边,寻根在见着畅和风的时候,便一直锁紧了眉头,目光不时隐晦地落在畅和风身上。

    他又到底发现了什么?

    “请!”

    畅和风轻道开始,微闭双眼,静待玉飞倾音符奏响。面对两人试探,畅和风真实面目,是否就此露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