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我没想到!-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26章 我没想到!

    未名峰上,被人用无匹刀法将山体环切,形成了一个类似与‘凸’形之状。而自此之后,便有山道蜿蜒而上,直指真正的山颠。

    而李裔文率先突破刀网境界,来到此地。

    只不过他并未即刻去探索寻找天刀神隐的踪迹,而是回身看着山下,那刀网密布之处,艰难上升的倩影。

    这刀网只是一道考验,李裔文无法确定会否是天刀神隐的考核,因此不敢贸然相助。

    “嗯?尚有他人。”

    就在此时,李裔文察觉未名峰另外一侧,突然也有一道气息爆发,不由得诧异转身看去。而几乎实在同时,月飞花同样爆发了极限,成功突破刀网登临山颠。

    “多谢前辈。”

    月飞花面色有些苍白,呼吸急促,显然突破刀网颇为艰难。

    “不用谢,我并没有做什么。”

    李裔文摇了摇头,目光却仍是在眺望未名峰另一侧。

    虽无法直视,但是从气息上判断,对面那人似乎与月飞花不分先后的登临了。

    而此时,月飞花也察觉到了刀无心的气息,不由得面色微变,说道:“尚有他人?嗯……”

    惊讶过后,便是疑问,因为她突然发觉对方的气息似乎似曾相识,但是却一时想不出来。

    “无妨,我们走吧。”

    李裔文摆了摆手,既然他应承了月飞花,那么他便也会护着她,替他争取到天刀神隐的传承。当日,这一切仍需要看天刀神隐的意思,他不会强迫。

    大不了,他便请莫开收徒就是了。

    他相信以莫开的能为,绝不会亚于天刀神隐!

    李裔文说着,抬步便走,却突然面色一沉,竟感觉足下之地有刀气暗发,当即周身剑意骤发,将刀气抵消,同时口中警示着月飞花。

    “注意,地面暗藏刀气,恐也是一道考验。”

    刀气虽强,但是对李裔文却构不成威胁,他一身剑意弥漫周身,足可轻易抵消刀气。只不过以月飞花之能,想要抵挡便要困难许多。

    幸好刀气也并非十分密集,纵使两人心有警惕而放缓步伐,也很快便通过了被削出来的平地,来到了山道之上。

    而到了此处,李裔文心有感应,刀气试探已经消失了。当即两人步伐加快,快速登顶,不多时,便眼见了一间残破的草庐,以及山峰对面之人。

    “是你!”

    三道惊诧之声同时而出,旋即三人对视,却是没有想到,竟都是曾有所交集之人。

    “你……竟是恶魔道之人!”

    因为刀无心卸下了贴面,其上恶魔道奴隶的印记毫不掩饰,而月飞花出身恶魔道,自然清楚这个印记所代表的是什么含义!

    出于对恶魔道的痛恨,月飞花几乎是下意识地便握住了恨铁刀柄。

    “冷静。”

    李裔文将手一摆,稳住了月飞花的情绪。

    关于刀无心他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但是他只需要知道柳三变看好此人,那便足够了。

    “李前辈,还有你,你们是怎样知道未名峰的?”

    刀无心摇了摇头,并没有去回答月飞花的问题,而是转而问道。

    他能够知道此地,乃是因为莫伤春的指点。而李裔文两人,莫非也是从莫伤春处得到的消息?

    “李前辈乃是亲闯恶魔道,自祸苍生处得知的未名峰消息,你又是从何得知?以往见你围杀恶魔道,尚以为你是好人,但是今日一见,恐怕也是别有用心的**。”

    李裔文还未回答,月飞花便抢先开口了。

    对于刀无心面色印记,她始终无法释怀,控制不了地将刀无心归类到恶人同列。

    李裔文也是静静地看着刀无心,似乎在等待他的解释。

    刀无心抿了抿唇,微微沉默。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讲事情说清楚,恐怕今日的误会,便难以解释了。

    而且莫伤春也不曾说过需要替他隐瞒身份,因此刀无心便说道:“刀无心乃是受了未觉凄惶·莫伤春前辈指点,前来承接天刀神隐前辈的传承。”

    “哦?未觉凄惶·莫伤春?”

    李裔文好看的分叉眉微微一挑,脑中思索,却没有莫伤春此人的情报,但是却将这个名字暗记在了心里了。

    月飞花却是双眼一冷,说道:“从未听过的名号,刀无心,你可知道天刀神隐的传承代表了什么?”

    她出身恶魔道,十分清楚祸苍生身上的誓言限制。一旦天刀入世,祸苍生便可以自由离开恶魔道,届时以他喜怒无常的癫狂性格,必将造成可怕的灾难。

    “恶魔道,刀无心会亲手将之摧毁。”

    面对月飞花的质疑,刀无心仅是轻轻摩挲了一下面上的印记,坚定地开口。

    “住口。”

    李裔文见两人愈演愈烈,便出口喝止。

    天刀身影居所就在眼前,两人如此争吵,难免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既然来到,便是承了机缘,至于结果如何,端看你们各自造化了。”

    李裔文说完,当先走到草庐之前,朗声说道:“天刀神隐,李裔文请见。”

    声音落下,却是没有半丝回响。

    “不对。”

    李裔文面色微变,纵身入了草庐之中。

    下一刻,便有一个庞大的刀意与剑意蓦然迸发,恐怖之劲,直接将草庐震散,更是推得月飞花两人连连倒退,险些跌落山崖。

    “这……好可怕的境界!”

    月飞花两人心中震撼,稳住身形之后再看草庐方向,却见李裔文立足如山,岿然不动,然而却是爆发了一身的剑意,与一柄通体漆黑的细长之刀对抗。

    那道恐怖刀境,便是这细长之刀所发!

    “好美丽的刀。”

    月飞花看着此刀,低声呢喃。虽然此刀通体漆黑,并且刀柄刀身皆十分纤细,造型平平无奇,然而落在在场之人的眼中,却仿佛看见了一名绝代佳人,正翩翩起舞一般。

    而李裔文,在与长刀对抗之际,隐约之间,竟是进入了刀剑心境!

    周围情况霎然一变,刀山剑海,触目惊心。

    俄然,一道苍老的,看不清面容的身影却缓缓浮现在李裔文眼前,同时,荡荡之音蓦地传开。

    “想不到,触发美人刀禁制之人,竟会是一名剑者。”

    李裔文双眼一凝,问道:“阁下,莫非便是天刀神隐?”

    “哈,想不到老夫作古多年,竟还有人能够识得老夫身份。”

    天刀神隐哈哈大笑,顿时引得刀剑心境不断颤抖。

    “你竟死了?”

    李裔文岿然不动,只是眉头轻皱。若天刀神隐已亡,那么让月飞花拜入他之门下的想法,便要落空了。

    “哈哈,想不到吧。年轻人,有兴趣听一段故事么?”

    天刀神隐哈哈一笑,眼神之中露出了追忆的神色,似乎就要准备将出一段不为人知的秘辛。

    然而李裔文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没兴趣。”

    他是真没兴趣,若非柳三变坚持要寻找天刀神隐来制裁祸苍生,他根本就不会掺和此事。了不起,便与祸苍生拚上一场而已。

    李裔文自出道以来,拚过的命,也不少他祸苍生这一场。

    “额……”

    天刀神隐顿时无言,他感情都酝酿好了,就准备绘声绘色地讲出过往的故事,却不料眼前之人如此不按常理出牌。

    “既然你已经死了,那李裔文也不打扰你安息了,请。”

    天刀神隐已死,这个信息需要尽早通知柳三变。同时读书堂将面临重大难关,也需要及时的援助。因此李裔文道请之后,便准备散去剑意,离开刀剑心境。

    这下子,天刀神隐着急了。

    “别,别介啊。”

    天刀神隐忙喊了一声,同时感觉自己似乎冷汗都出来了。

    自己费尽心力,纳一丝灵识进入美人刀之内,为的不就是隔世收徒么?若是被李裔文就这么一搅和,自己的苦心孤诣就都白费了。

    “未名峰难以攀援,你既然能够来到此地,难道便不是为了天刀传承吗?”

    “哦?你尚有传承?”李裔文奇道。

    “自然。”

    天刀神隐傲然开口,说道:“老夫一生修双刀,一者天刀,无形无体;一者美人刀,所向披靡。说吧,你要修习哪一种?”

    “李裔文自有其道。”

    李裔文摇了摇头,拒绝了天刀神隐,但是却说道:“不过外界却有两人,皆愿意传承阁下之刀,而且两人皆以消灭恶魔道为己任,他们根骨天赋皆是不凡,若是不嫌弃,大可择他们二人为传承之人。”

    “哦?恶魔道……哈,此乃是老夫一生做过最愚蠢之事情,想必到了现在,恶魔道的势力已经不可遏止了吧。”

    “不可遏止?”

    李裔文偏着头,想了想自己闯入恶魔道之后所见,道了声:“还行。”

    天刀神隐:“……”

    “那祸苍生如今情况如何了?呵,当年中了老夫最强一刀,恐怕现在仍无法自由行动吧。”

    说到这里,天刀神隐有些自得,自己虽然在当初一战落下无可挽回的暗伤,最终不治身亡。但是祸苍生也不好受,受了自己最强一刀,刀气无法驱除,这一世都将饱受折磨,痛不欲生。

    李裔文:“生龙活虎。”

    天刀神隐:“……这天没法聊了,你走吧。”

    天刀神隐突然有些丧气,原来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外界一切的变化,早已经不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末了,天刀神隐又说道:“你离去之后,老夫会调整美人刀的刀意,你可让外界的两名小朋友在此参详,可得老夫传承。”

    “好,请。”

    李裔文点了点头,退出了刀剑心境之后,抽身后退,来到了月飞花与刀无心两人身侧。

    “前辈,你无恙否?”月飞花问道。

    “无事,天刀神隐的传承便隐藏在这一柄美人刀之上,你们两人可在此参悟刀意,可从中得到天刀神隐之传承。”

    李裔文摇了摇头,将内情略过,直接将结果告诉了两人。

    “美人刀。”月飞花看向了美人刀,双眼微亮。

    李裔文看了看两人,说道:“天刀神隐一生修有双刀,或许正好成为了你们各自的机缘,好生参悟吧。此外,若是你们功成之后,李裔文希望你们可以即刻走一趟深柳读书堂。”

    “深柳读书堂……好,月飞花会走一趟。”

    月飞花点了点头,刀无心也同时应承。

    随后李裔文匆忙离去,月飞花与刀无心对视一眼之后,不再言语,闭目端坐,开始参悟美人刀上散发之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