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弦琴雅意!-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27章 弦琴雅意!

    洗砚台上,各怀心思之人,却将探测之心,推向高雅的琴瑟剑舞之中。

    玉飞倾双手按弦,似在平心静气。许久之后,玉飞倾左手按弦,右指轻挑。

    “铮~”

    畅和风双眼豁然一睁,身形瞬动,俊逸飞扬,正心怀曲洒落道道金色剑芒,蔚为壮观。

    旋即弦音转促,峨峨兮若泰山,洋洋兮若江河,高山仰止,飞湍流瀑。

    畅和风剑舞亦随之变换,如剑书字,似足画痕,衣动风生。一身剑韵,竟也随着玉飞倾最后一段弦音所带撼然之感而同见悲凉。

    赫然便是——《走剑兰亭惜不复》!

    锵!

    乍然琴韵收,剑舞止。玉飞倾按弦,畅和风负剑,相对无言。许久之后,竟同出了一声惋惜之叹。

    “以往尚还不觉,今日一会却让畅和风猛然醒悟,无法与十三弦同台,将成毕生遗憾。”

    畅和风将剑收起,扼腕长叹。今日就玉飞倾之音而舞,酣畅淋漓,实乃平生一大快意之事。然则念及其余十二弦,未免又有了美中不足之遗憾。

    “今日之快意,玉飞倾亦多年未尝有之矣。”

    玉飞倾收起哀筝,看向畅和风的眼神之中,颇有惺惺相惜的意思。

    可惜,如果畅和风没有嫌疑,如果畅和风方才所舞之式,非是《走剑兰亭惜不复》,那该有多好?

    经此一试,不着痕迹,但是玉飞倾却足可确认,方才之《兰亭序》,十有**,便是畅和风已经发现了自己与寻根而故意放下的。

    只不过一切是否如此,尚需要进一步的确认。

    “早就听闻航道千书于书法一道上有独特造诣,更是寓剑法于书道之中,自称一系。却想不到玉飞倾一来,便有机会见识。”

    玉飞倾取出了《灵飞经》的残卷,笑着递给了畅和风,同时口中说道:“更让玉飞倾意外的是,此书法之上所蕴含之剑意,竟与方才航道千书所使,似有不同。

    “哦?”

    畅和风微微诧异地接过绢纸,目光一扫便知不论玉飞倾两人有没有按照自己的推测见着那一封《兰亭序》,至少自己掌握多种剑意之事,是瞒不住了。

    不过,稍微泄露一些,也并无关系。

    畅和风笑道:“说来惭愧,畅和风钟情千书,只觉古人之意,浩荡若海,非是一意所能尽全,故而对于他人剑境,也有一定的触及。此《灵飞经》上之剑意,其实便是来源于儒门的一名剑者。”

    “原来如此。”

    玉飞倾面现恍然,说道:“先前有幸,曾见追贤溪上虽漂下的《兰亭序》,本以为那便是航道千书之极致,然则再看此灵飞经,却更觉航道千书之深不可测了。”

    《灵飞经》之上的剑意,丝毫不逊色与《兰亭序》所展露的,由此可见畅和风在纳多种剑意与一身的道路之上,已经有了很强的造诣。

    “说来不怕筵亭秋水见笑,除去畅和风本身所修之剑意,便只有这最初接触并源自同门之剑意,能仿得数分神髓,其余虽尚掌握了将近十种剑意,皆是难登大雅之堂。而且多般剑意相互纠缠,更是导致了畅和风武境的止步不前。”

    畅和风摇头苦笑,说出了自身的情况。

    玉飞倾面露担心地问道:“可会对身体有碍?”

    “无妨,反正畅和风不喜动武,能归隐在此,闲暇时舞剑行书,此生便算快意了。”

    畅和风哈哈一笑,似乎对自己的情况毫不担心。

    玉飞倾点了点头,说道:“即使如此,那便安好。时间也不早了,玉飞倾尚有他事,便先告辞。此外,玉飞倾尚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航道千书是否能够答应?”

    畅和风摆了摆手,爽快地道:“你我今日一见如故,有何事情,但说无妨。”

    玉飞倾道:“先前见航道千书之《兰亭序》,心下实在欢喜,但又怕碍于阁下初心,便仍是任它随水漂流。只不过心中依旧牵挂,不知航道千书可否再赐笔墨?”

    “哈哈,我道是何事,原来如此。畅和风作品能得筵亭秋水赏析,更得佳名矣。你且稍等,畅和风日前曾临摹了一副《肚痛帖》,只不过因故而未曾投入追贤溪,如今看来,却正好是待着筵亭秋水啊。”

    畅和风哈哈大笑,转身便入了小院之中。

    寻根见状,正要开口说话,却被玉飞倾用眼神阻止。

    而畅和风,在进入了小院之后,面色便倏然地阴沉了下来。

    “好一个筵亭秋水,不着痕迹之间,竟探出了我如此多的事情。嗯……不对,他身边那人虽然看似熟悉,但是观玉飞倾的神色,却似乎并非试探而来,而这讨要作品之举,更是证实了他的确是为了弦剑交流而来。”

    畅和风来到书房,将《肚痛帖》取下,心中疑惑虽仍是不解,但是杀机却已然强盛。

    听雨楼余孽,一个都不能留!

    想到这里,畅和风面上又换上了爽朗的笑容,走到孤亭边上。

    玉飞倾喜悦之情毫不掩饰,接过了《肚痛帖》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将之展开鉴赏。

    畅和风见状,微微一笑,道:“此贴又是另一种剑意所书,虽不甚纯熟,但书之以狂草却正是合适。希望这《肚痛帖》能入筵亭秋水之双眼。”

    “哈哈,若是连航道千书之作品都无法入眼,筵亭秋水这一双眼珠子,足可弃之矣。”

    玉飞倾喜滋滋地将帖子卷起收好,说道:“多谢航道千书不吝馈赠,玉飞倾改日便将它裱装妥当,好好保存。此外,便也不再叨扰了,请。”

    “请。”

    众人别过,玉飞倾两人联袂离去。

    畅和风眼中疑惑之色略微闪过,却是并没有即刻动身或者动手针对玉飞倾。

    而玉飞倾两人,在离开洗砚台之后,面色也沉重了起来。

    “他有嫌疑。”玉飞倾沉声说道,这个结果与他初来之时所抱的,天差地别。

    “当日净天沙原的黑衣人,很可能是他。”

    寻根同样说道,在见到畅和风的第一眼起,他便隐约有所察觉了。

    玉飞倾说道:“关于秋杀之势,不便发问,因此具体情况还需要深入调查。但我有感觉,我们此行已经打草惊邪了。”

    他讨要书法的理由,并非是真的多么喜爱,只不过是以此来掩护两人最初的目的,只是不知道能够起到预想这种的几成作用。

    “正等他动作。”

    寻根毫不畏惧,若畅和风有做动作,正好方便将他揪出!

    玉飞倾点了点头,对于两人的能为,他也有着足够的自信,因此问道:“那么接下来,该如何作为?”

    畅和风既有嫌疑,那下一步应该是需要设法引他露出马脚,或是还他清白。

    而就在此事,一只信鸽突然飞来,落在了寻根的肩上。

    “嗯?是何人传信?”

    寻根心中疑惑,取下信鸽的书信一阅之后,不由得面色微变。

    “关于此人,你比较了解,具体计划便由你制定。寻根尚有要事需要处理,之后会再前往春山眉黛寻你,请。“

    说完之后,寻根便急切地化光离去了。

    玉飞倾看着寻根身影,若有所思。

    方才寻根拆阅书信的时候,他目光扫过,隐约看见了‘正名’之类的字眼。

    “嗯,先不管此事,要针对畅和风,还需要好好谋划,先往剑庐一行。”

    玉飞倾念头打定,身形一转,化光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