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灵识化形!-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28章 灵识化形!

    黑苗族之内,柳无方仍是全身无力地瘫倒在地。

    夸路凌汉与那前来禀报之人聊了一通之后便没有再回来了,而夸路芸前往调配药物,也是至今没有出现。

    天色已经逐渐开始阴沉,彰示着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我不能如此坐等,平白浪费时间。’

    虽然对于苗族情况尚不了解,但是从先前禀报之人的话中可以听出,黑白两苗目前似乎正发生矛盾。这种时机,本是了解情况的最好时机,只可惜因为自己一时不慎,落得了如此下场。

    不过即便如此,柳无方也不可能坐以待毙,真的等到他们口中的病人康复再进行自己的行动。

    肉身虽不能动,但是一身内元却没有被限制,而这便给了柳无方操作的空间。

    柳三变多通奇术,曾经为取得咒灵胎盘,甚至能融洽所学,创出咒灵封印。柳无方虽然在奇术方面天赋不强,却也习有数种奇术傍身。

    灵识化形便是其中一种。

    灵识化形,顾名思义便是凝聚自身灵识,化出灵识之体。不过这是练至巅峰境界才有的体现,以柳无方目前境界,至多不过是散开灵识,感受四周情况而已。

    柳无方闭上双眼,运气奇术,霎时之间,如铺撒出了一张无形的大网,逐渐向四周蔓延。渐渐地,夸路芸的房屋结构,屋外巡守的苗族护卫,以及来来往往的族民,俱都神奇地一一浮现在了柳无方脑海之中。

    骤然,柳无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正是那夸路凌汉正匆匆而行。

    柳无方念头一动,聚拢了灵识,跟随在了夸路凌汉的身后。

    很快,便见夸路凌汉进入了一间看上去颇为宏巍的建筑之中,与一名与他有些相像的中年男子谈些什么。

    只可惜柳无方天赋不强,以往对于奇术一道也无甚喜好,勉强散开灵识已是极限,对方谈些什么,却只能够依靠唇形去判别了。

    就在此时,一声大喝突然传来出来。

    “何人窥视!”

    喝声落下,柳无方灵识似遭受一柄无形的大锤攻击一般,骤然消散,快速回归本体。

    “不妙,被人发现了!”

    柳无方面色大变,本身因灵识散开,消耗严重而苍白的面孔变得更加苍白,双眼睁开,也是一片浑浊无光。但是此时他也清楚对方同样有精通此道的强者在场,若不加以隐藏,自己很快便会被对方找出。

    因此柳无方顾不得那如同灵魂撕裂般的痛楚,强行运转了玄武定心法,陷入了假死状态。

    而几乎是在同时,一股比之柳无方灵识要强大近十倍的灵识大网铺开,瞬间将整个黑苗族领地都笼罩了。

    这股灵识来回扫动,丝毫不在意是否会惊动他人。只可惜玄武定心法十分奇妙,让柳无方气息全无,无迹可寻。灵识寻找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便收拢了回去了。

    而此时,夸路芸也端着一碗散发着刺鼻药草气味的药汤走出了药房,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这个烦人的大祭师又在监视我们,真是可恶,也不知道族长叔叔为什么这么听他的话。”

    柳无方听闻此话,忙退出了假死状态,看似不经意地搭话道:“哦?看来姑娘对刚才窥视之人有很大意见啊。”

    “当然啦,自从他来了之后,害的我们就连洗澡就担惊受怕的。到现在已经有好多姐妹因为此时去抗议了,但是也不知道族长是怎样想的,仍是这么信任他。”

    夸路芸随声应了一句之后才猛然惊醒,说道:“你不要套我的话,我不会告诉你任何我们村子的情况的。”

    说完,夸路芸一脸警惕地看向柳无方,却看到他面色苍白无比,好像随时要死去一般,不由得又有些奇怪与担心。

    “你面色好差,是怎样了?刚才也没有这么严重啊。”

    因为我刚刚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呀。

    柳无方自然不可能说实话,双眼一转便有了计较,压着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地虚弱。

    “或许是失去心头血的缘故吧,说好了要给我补品,但是你们得到心头血之后却一个个没了影踪。唉,你若是再晚一些出来,恐怕看见的便是一具凉凉的尸体了。”

    “啊。”

    夸路芸俏脸微红,她沉迷炼药,一时之间的确是将此事给忘记了。

    “你先稍等片刻。”

    夸路芸说完,匆匆返回药房,而后取来一粒丹丸喂柳无方服下。

    “只是我们一枚特制的丹药,对于恢复元气最是有奇效,你先好好吸收药力吧。”

    丹药入口即化作了一股暖流,融入了柳无方的四肢百骸。暖洋洋的感觉,竟让他险些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夸路芸喂了柳无方丹药之后,便没再理会他,而是继续端着药汤走向偏房之中。

    柳无方看着她的背影,准备再作死一回。

    灵识化形运起,不过这一次却不敢像先前那般肆无忌惮了——这些黑苗族之人在方才发现自己那人的磨练之下,恐怕对于他人窥视都会十分的敏感。

    柳无方划出一丝灵识,悄悄地随在了夸路芸的身后。

    很快,夸路芸便来到了偏房之中。

    一开门,夸路芸便有些不适应地皱起了眉头。

    为了维持夸路媸的生机,她耗费了大量的药材替她续命。如此也导致了夸路媸的房间充斥着十分浓重的药材气味。

    而且药材气味相生相克,为了避免衍生其余的毒素,夸路芸还需要时常前来检查,并且放置一些中和的药材来调衡。

    “祖奶奶。”

    夸路芸轻喊了一声,快步走到了床边。

    床上,一个鹤发鸡皮,孱弱的仅剩下皮包骨头的老妇人正一动不动地躺着,若非是因夸路芸的一声喊而微微睁开的浑浊双眼,恐怕任谁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已死之人。

    “祖奶奶,我们成功找到青蛟蛇了。”

    夸路芸眉眼挂上了一抹笑意,轻轻将夸路媸搀扶了起来。

    “虽然青蛟蛇之毒落在了一个汉人的身上,不过我们却意外的发现,这名汉人十分特殊,心头精血蕴含着强大的力量。有他相助,祖奶奶身上的锥心蛊一定能够早日解除。”

    夸路芸说着,轻轻晃了晃碗里的药汤,然后喂夸路媸服下。

    很快,一碗药汤便见底了,而同时,药效发作,夸路媸身体突然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嗬~嗬……”

    夸路媸如似乎十分痛苦,身躯大幅度地摆动,同时体内真元激荡,竟令暗中窥视的柳无方都为之震撼。

    “祖奶奶,你怎样了?”

    夸路芸大急,伸手便要去按住夸路媸,却不妨夸路媸手臂一甩,直接被砸退了数步,手掌通红。

    然而剧烈的痛楚,丝毫替代不料心中的着急。夸路芸看着祖奶奶痛苦的模样,急的眼泪直流。

    “呃,呕……”

    夸路媸翻滚了有一阵子之后,猛然俯身呕吐,竟是吐出了五六条漆黑的小虫。

    “是锥心蛊!”

    夸路芸大惊之际,夸路媸已经有所动作,直接拔下数根苍白发丝,真元灌入之后,直接将锥心蛊刺死。随后才倒在床上,大口喘气。

    “祖奶奶,你是不是好了。”

    夸路芸面色一喜,忙上前查看夸路媸的情况。

    既然锥心蛊已经被逼出来,那夸路媸的情况便能够逐渐的得到改善,死亡的危机,也就此消散了。

    夸路媸却是摇了摇头,方才的药汤的确作用十足,让她的情况大大改善。然而锥心蛊在她体内早已经潜伏了数十年,又岂是那么容易逼出?

    方才几条锥心蛊,只不过是锥心蛊母虫所繁衍的后代而已。

    夸路芸此刻也检查出来夸路媸的情况了,但是不管如何,如今的确已经证实了用柳无方的心头血入药,的确能够消灭锥心蛊。

    大不了,多为祖奶奶配几回药汁便是了。

    “是谁!”

    就在此时,夸路媸突然一声大喝。

    柳无方心中一惊,不敢继续窥视,忙收回灵识入体。

    “嗯?有人窥视?”

    夸路芸目光同样微变,夸路媸的事情,目前只有她与夸路凌汉两人知道。若果真是被那大祭师看去,恐怕会就此散发出去,引起族内的混乱了。

    毕竟夸路媸作为目前黑苗族辈分最高之人,又是黑苗族最强的医师,曾救治无数族人,虽无实权,但是在族人心中的地位,绝对不会亚于族长!

    “嗯,无事。”

    夸路媸却是摇了摇头,尚还浑浊的双眼之下,闪过了睿智的神色。

    顿了顿,她问道:“小芸儿,你方才所说,献出心头血之人,乃是汉人?”

    “是啊,祖奶奶你都不知道,他好笨的,连青蛟蛇都不知道,还中了青蛟蛇双角之毒。”

    夸路芸吃吃一笑,苗族之人,哪个会不认得青蛟蛇呢?也只有这些孤陋寡闻的汉人才会不知道吧。

    “这样啊……”

    夸路媸沉默了少许之后,突然说道:“小芸儿,让我一见此人吧。”

    “啊?”

    夸路芸楞了一下,显然没有理会归来。

    夸路媸和蔼地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乖,祖奶奶总得看一看是谁救了自己吧。”

    “才不是他救得祖奶奶。”

    夸路芸嘴巴嘟起,将柳无方与他们的交易说了一次。

    殊不料如此以来,夸路媸面色又浮现了疑惑之色。

    “不论如何,之后也尚还需要他奉献心力,便让我见一见他,顺便看看他的状况吧。”

    “好吧。”

    夸路芸拗不过,只好点了点头,有些不情愿的走了出去。

    而夸路媸,面神则是缓缓沉稳了下来。

    “青蛟蛇之毒虽然能稍微克制锥心蛊,但是绝对没有这种立竿见影的效果。如此一来,便只可能是因为那被用来入药的心头精血。而世上,唯独曾有那般奇遇的他的鲜血,方才会有这种神奇的效果。会是他知道了我的情况,特意前来吗?”

    夸路媸喃喃自语,旋即又否认了自己的猜测。

    “不像,若真是他,又哪里需要如此与夸路凌汉等人虚与委蛇,怕是直接就打上门来了吧。”

    “再说了,若真是他那又如何?以他之能为,自可容颜不老。而我受锥心蛊折磨多年,早已身形枯朽,恐怕即便是两人对面,他也认不得我吧。”

    夸路媸颤抖着伸出了满是皱褶的双手,捧住了自己同样苍老的面容,虽然口中说的总是失落的话,却仍是难抑心中那一丝跃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