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刀天下与夸路媸不得不说的故事!-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30章 刀天下与夸路媸不得不说的故事!

    夸路媸的房中,柳无方诡辩的话语,却因为夸路媸直接道出了赤龙臂而生生地咽了回去,瞳孔微缩。

    关于赤龙臂,博娴等人似乎都讳莫如深,导致他也知之不多。也就是知道当初参与之人有博娴、刀天下。

    或许巧天工也是其中之一。

    而其中,赤龙臂为博娴所得,沉在了天清池底下洗涤煞气;刀天下沐浴了龙血精华,一身血液因此升华。

    再多的情报,便无法了解了。

    而且此事具体经过,似乎连柳三变都知之不详,至少读书堂的情报之内,便没有与之相关的记录。

    他得到赤龙臂已经有一段时间,其间也与不少强者照面,却无人能够认出赤龙臂来。眼前的老妇人却能一言道出,她会是与当初诛杀孽龙一事相关的人物么?

    柳无方无法确定,因此沉默不语了。

    夸路媸则是继续悠悠地开口,说道:“赤龙臂非是易于,但看你之情况,显然已经与之完美契合。以你的年纪推测,但凭你自身能为是绝对无法做到的。”

    夸路媸说着,定定地注视着柳无方,道:“孩子,能将事情的经过与祖奶奶说来么?”

    “这个……”

    柳无方眼珠子转动,急思搪塞的话语。

    夸路媸却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低笑了一声,说道:“你倒是小心。嗯,也罢,祖奶奶便多透露一些信息,你的师尊,应该是高丘笑蓬莱吧。”

    “咦,前辈竟也识得博士生?”柳无方奇道。

    “你称呼博娴为博士生?”

    夸路媸眼中诧异之色一闪而过,当初诛龙一役,赤龙臂为博娴所得。此刻见赤龙臂,她尚还以为柳无方会是博娴传人。

    如今看其称呼,却又并非如此。

    柳无方道:“博士生乃是家师好友。”

    “原来如此,不知令师是谁?”夸路媸心中微颤,急忙问道。

    柳无方:“红尘素衣·柳三变。”

    “柳三变……”

    夸路媸眼中闪过一阵茫然,显然对于这个名号十分陌生。

    不过这并非是她纠结的地方,于是便轻摇了摇头,略过此点,继续问道:“赤龙臂绝非随意融合之物,与你却能如此契合,想必曾借了不少的助力。若是祖奶奶没有猜错,恐怕你应曾服用了刀天下之精血,用以调衡赤龙臂吧。”

    “前辈慧眼,既已明了一切,晚辈也不许再多言了。”

    柳无方苦笑着说道,现在他越发确定这名老妇人,绝对是当初诛龙一役的知情者,甚至是参与者之一了。

    不过他却没有看到,柳无方承认之后,夸路媸眼中一闪而过的喜色。

    夸路媸抿了抿皱巴巴的嘴唇,带着一丝复杂的情绪问道:“刀天下……他现在还好吧。”

    有内幕!

    柳无方眼中一亮,夸路媸的语气,让他瞬间察觉了异常。

    恐怕,这名老妇人与刀天下之间,曾有过一段故事。

    柳无方眼珠子一转,心中燃起了熊熊的好奇之心。

    一向豪迈不羁的刀天下,竟也曾有儿女情长的时候吗。

    “这个……刀天下前辈他很好。”

    柳无方吞吞吐吐地说道,想要套出这个故事,还需要循序渐进,急不得。

    夸路媸似乎对这个答案没有任何的意外,只是有些失神地说道:“这就好,这就好……”

    这可不行啊,你不多说一些,我怎么打听刀胜前辈的风流往事?

    柳无方暗暗皱眉,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

    夸路媸忙紧张地问道。

    柳无方暗喜,继续道:“不过晚辈有时也会见刀胜前辈一个人远眺天空,那背影十分孤单与悲伤。”

    “啊……”

    夸路媸张了张嘴,眼泪突然便涌了出来。

    ‘刀天下,你仍是在怨我当初的不辞而别吗?’

    柳无方问道:“前辈,晚辈斗胆问一句,你与刀胜前辈是什么关系?”

    “多问。”

    夸路媸深吸了一口气,却又发现有些不对。刀天下何许人也,乃是独行的一代高人,又怎么会跟这个小鬼头有太多接触?

    “你与刀天下又是何关系,怎会知道他这么多的事情?”夸路媸微眯了眼睛,声音却很平淡地问道。

    柳无方咧嘴一笑,也不管夸路媸能不能看到,然后说道:“实不相瞒,若论辈分的话,晚辈还应喊刀胜前辈一声叔叔呢。他与晚辈师尊,可是真正的生死之交。”

    “哦?”

    夸路媸微微诧异,不过想到这人能够取来刀天下精血,又能让博娴替他接上赤龙臂,想来此话应不是诳人。想到这里,夸路媸看向柳无方的眼神,不自觉地便多了几分和蔼。

    “原来如此,你师尊必然也是一名不凡之人。”

    柳无方暗喜,夸路媸这话他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先前的语气很明显不认识自己师尊,现在一听与刀胜前辈乃是生死之交,便又瞬间变成了不凡之人了。

    这种爱屋及乌的感情,说两人之间没有什么关系,柳无方打死都不会相信。

    然而还不等柳无方继续探听,夸路媸却说自己累了,叫来夸路芸将他又拖了出去。

    ‘刀天下,你的心中仍有我的存在吗?’

    ‘至于这名小娃儿,便看在刀天下的份上,让他好过一些吧。’

    夸路媸抚了抚自己苍老的脸庞,眼中逐渐散发神光。

    而在房外,夸路芸满身大汗地又将柳无方拖回了原先躺着的地方。

    “姑娘,我与你祖奶奶还有话要说呢,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啊。”

    柳无方气到脸红,柳三变待刀天下如兄弟,而他虽然平常都以前辈称呼,但是不论是刀天下或是李裔文,在他心中那便是他的叔叔。

    好不容易碰到了自家叔叔的老情人,不了解一下都对不住自己的良心啊。

    夸路芸道:“祖奶奶的话不可忤逆,你好好休息吧,等修养好了,再逼出心头血来。以我估计,再来几次祖奶奶便能够痊愈了。”

    柳无方无语,心中还在纠结着夸路媸与刀天下的事情。

    这时,夸路媸的喊声又传来出来,夸路芸忙小跑进去,不一会儿后,又走出来,充满好奇地看着柳无方。

    “喂,汉人,你对祖奶奶说了什么?她居然让我好好照顾你。”

    “呵呵。”

    柳无方神秘一笑,心道说不准你我将来还得兄妹相称呢。

    夸路芸努了努嘴,说道:“不说就算了,你好好躺着吧。”

    夸路芸拍了拍手,转身离去。夜已深,伺候了夸路媸睡去之后,自己也该歇息了。

    ………………………………………………

    月华铺洒,群星璀璨,映照得无妄沼泽景致清晰。

    骤然,飓风陡起,卷起无边水浪,盘旋入天。

    通天水路,赫然再现!

    而同时,一道等待许久的身影,迈着俊逸步伐,快速而动。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赫见南宫飞飞飘逸而至,身躯一纵,跃入了通天水路之中。

    人世主再现织梦人形象,这一次前往中阴界,他能否解开天真君真假之谜,又能否如愿得见一易知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