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一羽弦歌,四面围杀!-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32章 一羽弦歌,四面围杀!

    清晨时分,旭日初升,天地一净,令人隐有心旷神怡之感。

    然而鸣翠山周遭,气氛却是越发显得沉重起来。

    原本四散的,尚还有些顾忌而隐藏着行踪的儒门之人不再躲藏,纷纷聚集起来。纵使有柳三变托人制止,但是到来的儒门之人仍有数千之众!

    整座鸣翠山,竟是直接被围了起来,没有丝毫的空隙!

    同在此时,天外突现雷霆一振,再闻正气辞号,自南而来,于焉响彻!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告子一身束带矜庄,面容不怒自威,头上悬着儒门降杀令,含怒气势天来!

    薄乐山与杨无木两人紧随其后。

    而折桂令则是沉默不言,缓缓跟在他们的身后,手中却把玩着柳三变传回来的手绢,不知在想些什么。

    “柳三变,为病夫子之死,做出交代!”

    告子率众包围鸣翠山,来到法阵之外,一声沉喝,响彻天地!

    读书堂外,在老柳树下枯站了一夜的柳三变骤然睁开了双眼。

    “如此迫不及待,倒是比我心中预想,要来的更早一些。”

    在柳三变原本设想,虽也是在这两日便会爆发,但是却不曾想在预想时间最早的时候就开始了。

    而在这时,泣红颜与凌香梅听到了声响,都走了出来。

    “怎样,要不要我出手?大不了我下手轻一些,只让他们昏迷好了。”

    泣红颜看着柳三变问道,以她的能为,可说是团战绝对的利器。即便不用剧毒,但是要对付那些根基一般的儒门之人,也十分的轻松。

    但是柳三变却不能让她出手。毕竟同时迷晕儒门数千学子,纵使今日读书堂之危能解,泣红颜必也将成为整个儒门所敌视的对象。

    现如今泣红颜乃是他所看重的,能够改变李裔文的重要人物,绝不能如此坑她。

    凌香梅也说道:“红尘素衣,若是有需要我们的地方,但说无妨。”

    “你们女人,就乖乖等在这里吧。”

    裳不归的声音突然传来,却见他虽面色尚还有些苍白,却仍是毫不在意地昂首走来。

    “这一关,让我们男人来抗吧。”

    裳不归说着,朝着柳三变扬了扬下巴,说道:“下去与他们一会吧。”

    柳三变定定地看着裳不归,沉默少许之后,说道:“圣女,虞夫人不宜露面,便劳烦你看顾她了。”

    凌香梅顿时翻了个白眼,说道:“红尘素衣,我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啊。”

    柳三变笑了笑,没再答话,而是对着裳不归说道:“你要与我一同出去可以,但是要先答应我,如果发生冲突,不可出‘问死’与‘道生’。”

    问死与道生是裳不归的大杀器,一旦出鞘必会染血,柳三变尚不准备彻底与儒门对上。

    “哈,金石留行会记录下今日的一切。”

    裳不归哈哈一笑。

    柳三变点了点头,正要下去,却不料天外突然一柄巨大枪影,直刺鸣翠山法阵而来,撼动的鸣翠山法阵动荡不已。

    旋即,便又是熟悉的辞号,傲然传来。

    “强弱虽殊等,平生窃上风。云泥势已绝,何欲问玄穹。”

    枪影之外,人影步空而行,蓝衣白发,背负红缨,眉宇间充斥意气,行走带满带强风。

    正是东武林三大传奇之一,纵天之冠·玉修齐!

    “玉某人今日为护儒门声威而来,红尘素衣,念你过往贡献,速速解开法阵,俯首认罪!”

    玉修齐单人独枪,傲立东面。

    “纵天之冠,久闻东武林三大传奇皆与儒门交好,就是不知此回,来了几人?”

    柳三变眼中一沉,玉修齐非是弱者,又颇负声名。他的出现,令情况更加危急了。

    而东武林三大传奇之中,玉修齐还只是能为较低之人,其余两人,单论实力,皆要远远超过玉修齐。若是都来了,那今日恐怕要更加棘手了。

    而似乎实在验证着柳三变的猜测,鸣翠山西面之地,突来胡弦飘扬,哀怨低沉。

    柳三变豁然转身,瞳孔凝缩,死死地看向了鸣翠山西面之处。

    那里,一人独坐山间,身着青沿白衣,一头黑发飘扬,纵使不见面容,却也只觉一股压抑的情绪扑面而来。

    “一羽弦歌·慕同风!”

    柳三变心情沉重,同时目光扫过,看向了北面之处。

    东、南、西三面皆有强者出现,北面之人又会是谁,会是那一名传说中的女剑神吗?

    “这一场,很硬啊。”

    裳不归咧了咧嘴,告子这一次当真是下定了决心铲除深柳读书堂了,不仅动员了所有儒门之人,更是不惜欠下人情,邀请了这许多强者前来助阵。

    “先下山与告子一谈吧。”

    柳三变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再次扫向了慕同风处,旋即转身下山。

    而在山下,杨无木见着如斯阵容,也是眉头深皱。

    “院长,纵使讨伐,有必要发动这么多无辜的学生前来吗?若真是爆发战事,恐怕只是徒增伤害而已。”

    薄乐山闻言顿时不乐意了,诘问道:“杨执事你是在替柳三变说话吗?要知道维护儒门声威,乃是每一个身为儒门之人最重要的事情。为了此事,纵使身死也甘之如饴。若是杨执事怕了,便请离去罢了,有薄乐山在,即便今日在此捐躯,也毫无怨言!”

    “不错,辱我儒门者,必诛之!”

    “辱我儒门者,必诛之!”

    薄乐山一番义愤填膺的话,顿时受到了许多不知内情的学生支持,喝声一浪高过一浪。

    杨无木大急,正要解释什么,却被折桂令用眼神阻止了。

    她看的十分清楚,如今告子大势已成,他们总是有心,也无力挽回局面。

    一切,便要看这个在武林之中享有盛名的红尘素衣,会如何化解了。

    折桂令把玩着手绢,眼神微亮,同时数次不着痕迹地扫过了告子。

    柳三变传回来的手绢之上,不仅写了许多告子的事情,更是隐约提及已经有了细致的计划,可以引出潜伏在儒门高层的叛徒了。

    而告子,则是一脸阴沉地负手而立,不言不语,目光直视通往读书堂的小道之上。

    那里,两条身影正快步而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