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有心至九泉,无泪落人间!-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33章 有心至九泉,无泪落人间!

    今日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儒门四方而动,将当今武林正道标杆的深柳读书堂重重包围。

    许多闻讯而来之人都在远处观望,但是却不敢轻易插手进去。

    一者是武林巨擘儒门,一者是如日中天的新秀读书堂,两方的倾轧,一不下心便会让他们万劫不复。

    而在远处,碎黄泉眉头紧皱地注视着读书堂处的情况,但是对于是否要介入此事,心中却还没有一个抉择。

    妖域的正名少不得柳三变的协助,但是若因此与儒门交恶,接下来妖域的行动必也会多受掣肘。

    或许即便是柳三变,也不会希望他们无端介入。

    而在碎黄泉的远处,一道被笼罩在了黑袍底下的身影,同样关注着现场的情况,却正是天魔·乾元!

    “柳三变,眼前难关,便看你如何渡过了。”

    而在鸣翠山下,柳三变与裳不归联袂而来,最后站在了法阵的边缘,与告子众人隔着法阵,各自对峙。

    薄乐山当先按捺不住,喝道:“柳三变,还不快快打开阵法,束手就擒。同时交出杀人凶手李裔文?念在你过往对武林所做的贡献,薄乐山必会替你向院长求情。”

    “薄先生,前日在读书堂,你可不是这般态度啊。”

    柳三变目光横扫,见众人多是义愤填膺,不由得眉头微皱。

    这些人的情绪已经被调动了起来,一旦再有任何的推动,便会瞬间爆发出最可怕的一面。

    “你!”

    薄乐山面色微红,旋即便又是愈发的愤怒。

    “之前是薄乐山不曾带眼识人,竟看不出你是如此狼心狗肺之人,白白导致病夫子身亡!”

    “既然你如此自责,何不随了慕容恭而去?”

    裳不归冷笑数声,他虽尚未痊愈,面色苍白,然而言谈之间,却不弱了任何气势。

    告子眉头微皱,薄乐山治学严谨,却非是巧辩之人,遇上柳三变,说多注定会错多。

    “薄乐山,住口。”

    告子轻喝一声,止住了薄乐山的势头,而后朗声说道:“君子可欺之以方,红尘素衣应知薄乐山向来不善辩论,故意争论,转移焦点,可是心中不安否?”

    “哎,薄先生气燥,好友不过是替他消消火而已。”

    柳三变摇了摇头,同样止住了裳不归的话语,说道:“倒是儒门今日的举动,似乎该给柳某,乃至于天下人一个交代啊。”

    “李裔文重创病夫子再现,在回到儒门之后,更是遣人暗中将之杀害。此仇此恨,儒门必将以血偿还!”

    告子双眼微眯,丝毫不为柳三变话语所动。

    而随着告子话音落下,周近的儒门之人听得,也纷纷嘶吼了起来。而后情绪蔓延,瞬息之际,整个鸣翠山都被‘血债血偿’的呼喊之声所淹没。

    柳三变见状,眉头深皱,长喝道:“诸位冷静!”

    然而,他的喊声就好像落入大海的一粒沙子,荡不起丝毫的涟漪。

    杨无木见状,忍不住又要再劝阻告子,不可再行极端,却被折桂令提早发觉,狠狠一脚踢在了他小腿之上。

    “小子,莫要多话,此事柳三变自有应付之法。”

    折桂令凑近杨无木,兰香轻吐,让杨无木都忍不住心中一荡。

    柳三变也察觉了群情汹涌,或许只有持着‘降杀令’的告子方能够压制,于是便说道:“告子院长,此事尚有许多疑惑,柳某斗胆,自愿调查此事,以证清白。”

    告子却道:“李裔文欲杀病夫子乃是事实,深柳读书堂包庇李裔文也同是事实。既然你认为此间尚有误会,告子也非是不通情理之人。只要你束手就擒,随我等回儒门配合调查,若真是误会,告子绝对百里相送,以示愧疚。”

    今日机会,往后难得。不论如何,告子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裳不归讥笑道:“就怕我们跟你回去了,也将落得与病夫子相同的下场了。”

    “嗯?”

    告子瞳孔猛然一缩,死死地盯住了裳不归,怒道:“裳不归,请注意你之言辞!”

    说完之后,又低声对着柳三变说道:“红尘素衣,莫要负隅顽抗。纵使此法阵威能强大,但是想要挡住我们的进攻,是绝无可能。告子也不愿将事情逼至极端,何不随我们回儒门配合调查呢?”

    “看来今日告子院长是铁了心思,要与读书堂过不去了?”

    柳三变摇了摇头,儒门势大,若真是随他回了儒门,自己想要自证清白,便更加没有可能了。

    然而,柳三变的选择,却正入告子下怀。若柳三变真选择前往儒门,事后告子还有给众人一个交代,而他强行反抗,那么即便是自己当场将他斩杀,也没人能说什么!

    “红尘素衣,奈何糊涂啊!”

    告子轻声一叹,面上乍然露出了十分失望的神色。

    “即使如此,告子也只能强行武逼了!”

    失望之后,便是愤怒。

    告子骤然一声长喝,饱提了一身功元,磅礴浩瀚之威,竟令的薄乐山与杨无木难以支撑,不得不倒退数丈,避其锋芒。

    “正气篇·于约浩然!”

    告子张手一扬,如凝天光,夺人眼目。旋即雷霆压落,狠狠地按在了法阵之上。

    轰隆隆!!!

    强中之强,告子毫不保留的一击,瞬间激荡得整个鸣翠山法阵都动荡不已。

    然而,柳三变阵法造诣深厚,鸣翠山之阵更是融汇了三教奥义,告子一掌虽然强横,但是想要强行击破,尚且不足。

    告子也发现了这个情况,沉声喝道:“诸位同门,请住告子破开此阵!”

    “好!”

    无数儒生应和,旋即便是数千道强弱不已之力加诸在了法阵之上。

    瞬息之间,法阵隐有崩溃迹象。

    柳三变暗惊,同时化散功元维持法阵。

    法阵得到柳三变的控制,威能瞬间增强,原本崩溃的倾向也快速消失。

    然而其外恐怖之力,仍是有部分不可卸去地传到了柳三变身上,瞬间让他唇角溢血了。

    裳不归见状,眼中杀气爆闪,伸手一抓,便是金石留行在手。

    “告子,你惹动了写书人的杀意了!”

    就在此时,折桂令却是一步踏前,笑意嫣然地看着裳不归。

    她虽不曾助力破开阵法,但若是裳不归要有所动作而她不拦截下来的话,也说不过去。

    裳不归眼神阴沉,竟似乎完全忽略了折桂令的绝美容貌,冷声说道:“杀手的眼中,可不曾有过性别之分啊。”

    一句话,让极端气氛,更向极端。

    折桂令毫不示弱,右手按住鹃啼刀柄,笑道:“帅哥哥,你可以试试看。”

    一时间,两人剑拔弩张。

    而在此时,薄乐山骤然高呼:“诸位前辈,请出手吧!”

    一语落下,玉修齐当先应和。

    “舞月双华!”

    乍见其红缨枪快速旋转,如舞月轮,庞大枪芒,直射向了法阵护罩。

    瞬间,破碎迹象再起,柳三变更是如受重击,大口喷血。

    ‘如此下去,恐怕再有一击,法阵便要支撑不住了。’

    柳三变眼中阴郁之色闪过,但是却依然不打算放弃维持法阵。

    而在此时,西面之处,一直独自拉着胡弦的男人,也终于有了动作了。

    “有心至九泉,无泪落人间。”

    胡弦声停,便又一滴眼泪自慕同风左眼滴落,旋即……刀芒横空!

    至刀无泪悍然出鞘,斩破了泪珠,雷霆之下法阵而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