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异茶-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5章 异茶

    第三十五章

    深柳读书堂内,柳三变笔直地坐着。石桌之上,端放着一个小炉,炉底焰火熊熊,炉中则是煮着一锅水,水上飘着一个封紧了壶口的茶壶。

    水早已经烧开,柳三变却没有熄火取茶的念头,反倒是不时会用长柄茶斗舀起沸水,淋在茶壶之上。

    这时,婉惜由内堂走出,看着柳三变,不由好奇地问道:“柳先生,你这是在干嘛呢?”

    “消磨时光而已。”柳三变微微一笑。

    “你可不像这般无聊之人。”婉惜绣眉皱了皱,走近前去,似乎想要看清柳三变的动作。

    “哈哈,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柳三变哈哈一笑,动作却依旧不迟不缓。

    婉惜鼓着腮帮子,说道:“我曾听闻有一种异茶,需煮泡九日才可饮用。据传饮用着甚至可叩动天地之桥,增涨功体。莫非先生煮的便是这传闻中的异茶?”

    “姑娘倒是博学。”

    柳三变微微一笑,再次舀了一茶斗沸水淋在茶壶之上,说道:“姑娘所言,应是九曜天华。该茶三日成味,六日成萃,九日成华。虽是人间绝味,但要说叩动天地之桥,却有些过了。“

    说着,柳三变顿了顿,道:“并且,我此刻所煮,却非是九曜天华。”

    “哦?莫非是其他异茶?”婉惜奇道。

    “哈哈,在下早已说明,为消磨时光而已。”

    婉惜眉色一动,道:“看先生心态,似乎对即将而来的战事胸有成竹?”

    柳三变忽然放下茶斗,不答反问道:“姑娘与博士生相识多久了?”

    婉惜侧了侧洁白玉颈,明眸轻转。

    “算来也有近二十年了,当时我只是一位随着戏班唱曲的伶人,而博士生也是一副落魄酒鬼的模样。”

    说着,婉惜抿了抿红唇,说道:“当时,他也曾追求于我,只是他那一副酒鬼模样,让我避之都唯恐不及,又哪里会随他呢。”

    “这么说来,是在博娴露出身份之后,你才跟随者他的?”

    柳三变再舀了一斗沸水淋在茶壶上,同时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唇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是啊,博士生名满江湖,婉惜也不过是他万千倾慕者之一罢了。”婉惜轻轻地说道。

    “哎,我这博士生好友曾有一段不完美的恋情,让他深受打击,以至于数十年来销声匿迹。如今好不容易走出那段阴影,还望婉惜姑娘好好珍惜,莫要负了博士生一片情深。”

    婉惜眨了眨眼睛,羞涩地一笑,道:“先生取笑了。”

    就在这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快速传来,两人循声望去,却见一位佛者领着两位超逸男子快步而来。

    “是佛识,这两位是……”

    柳三变看着来人,开口问道。

    “好纯粹的气味,可是青州龙团?”

    顾惜朝不待佛识开口,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赞道。

    “哦?阁下竟能嗅此无味之味?”柳三变面现惊奇。

    佛识微微一笑,道:“此乃天外惊鸿顾惜朝是也。”

    “竟是当年勇破烟都之人?”

    柳三变闻言,起身说道。旋即看向夜流光,道:“那这一位定是欺风行客,夜流光前辈了。武林百年之安,可谓全赖二位之力。请受柳三变一拜。”

    柳三变说着,朝着两人躬身行礼。

    顾惜朝负手不语,目光却一直在注视着石桌上的茶壶。反倒是夜流光伸出双手,拖着柳三变双臂。

    “红尘素衣不必如此。当年我等攻入烟都,实为私怨,与大义无干。反而是先生所为,无一不以天下之利为利。相较之下,反倒是我等应当羞愧。”

    “柳三变为人,不仅看重过程,更注重结果。若不是烟都被破,血为王亦不会认输。整个武林,也不知会有多少人为此牺牲。”

    佛识说道:“二位皆是正道栋梁,无须如此谦让了。”

    柳三变与夜流光相视一笑,旋即问道:“不知此会三位到此,所为何事?”

    提起正事,佛识面色凝重了许多,正要开口,柳三变忽然说道:“哎呀,看我这孟浪。见三位来此,一时高兴竟失了礼数。”

    说罢,转头对婉惜说道:“我煮此茶,虽为消遣,亦是别有妙用,如今不宜离开。可否请婉惜姑娘为在下走一趟斜月星洞,取来洞中星台上之茶叶?”

    “自然可以。”

    婉惜微微一笑,退后几步,转身离去。只是在转身之后,面上笑意却是有些凝滞。

    “斜月星洞在太华山至高之处,柳三变啊,你这是发现了什么,故意将我支开么?”

    婉惜离开后,柳三变对三人笑了笑,道:“来,坐下谈话。”

    顾惜朝却是面色一变,道:“不对,你这青州龙团,气味不对。”

    “哎呀,柳某对顾兄这等嗅觉,着实是心悦诚服了。”

    顾惜朝忽然一把抓向壶口蒸腾而出的气雾,轻灵之力运转,身躯竟隐隐有化雾而去的迹象。

    “原来如此。”

    良久,顾惜朝蓦然睁眼,道:“这并非是单纯的青州龙团,其内更是添加了其他神效之物。竟能影响到我之功体。”

    “啊,那你感觉如何?”夜流光急忙问道。

    “若处在这种烟雾浓郁之地,我之功体至少可增加四成。”

    “哦?”

    柳三变双目一亮,道:“想不到此茶竟还有如此意外的效用。”

    顾惜朝看着柳三变,问道:“不知阁下为何会焚煮这样的异茶?”

    “不久将知,此时容柳某卖一个关子。”柳三变微微一笑,并不明说。

    “我相信红尘素衣此举,定是为了平定诛仙海与烟都之祸。此时还是说说我等来由吧。详情听说……”佛识将天绝峰之事大略地说了一遍。

    “哦?风月学堂在儒门地位颇为尊崇,竟会莫名找上天绝峰?嗯,联想到人世主之前释出的讯息,莫非这一切,真是有心人在推动?”

    柳三变听着佛识的讲述,内心心思,千回百转。

    “事情大约如此。”佛识说道。

    夜流光道:“我受我不留毒患所困,十数年未曾下过天绝峰,对所谓儒门圣司一事更是毫无所知。”

    “那老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那两个小跟班也是。”顾惜朝撇了撇嘴,有些不屑。

    “嗯,顾兄二位并非三教中人,此事或不干身。然而大师乃是佛乡之人,须要切记,近来三教之间,暗潮汹涌。遇事需当三思而行。莫为一时冲动,而引起更大的冲突。”

    “小僧自知。”佛识点了点头,继续道:“此外,小僧来此,尚有他事。乃是关系到佛乡深处,详情如此……”

    “哦?妖域的力量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了么?”柳三变惊道。

    “嗯,小僧本是奉尸罗圆谛前辈之命,寻找博士生商讨引导释出佛乡深处之力的方法。只是博士生一时难寻其踪,便只好找寻先生了。”佛识一脸严肃地说道。

    “佛乡之下,竟还压制了这般力量?”顾惜朝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

    “若真是如此,此事仍需再做计较。须有万全之法,才可实施。”柳三变说道。

    “不错,这些妖人实力之强,小僧深有体会。”

    柳三变想了想,道:“只是眼下仍有诛仙海与烟都为患。三教暗流亦是逐渐汹涌。此事恐怕需要押后一段时日了。”

    就在这时,往斜月星洞取茶叶的惋惜缓步而来。随带而来的,则是一股浓郁茶香。

    “好茶!”

    顾惜朝深吸了一口气,赞道。

    柳三变笑了笑,道:“此茶名唤星华,乃是在下偶然所得,存放于太华山最受月彩星华浇渥之地。闻之有浓重异香却不刺鼻,以口含之,更能凝聚神魂,堪破迷幻。且长久存放在受月彩星华浇渥之处,更添奇效。”

    “哦?竟有如此奇特效用?”顾惜朝一脸惊奇。

    柳三变却是一脸惋惜。“只可惜一直以来,在下都无法找到能与之相和的水冲泡,故而一直放置在斜月星洞。”

    这时,惋惜走到石桌边上,笑道:“此次先生让我取来此茶,莫非是寻到了合适的泉水?”

    “哈哈,自然不是。”柳三变哈哈一笑,接过惋惜手中的茶叶,同时取出四个茶杯,各放入数片茶叶。

    “虽无相和之水,但以此百沸之水冲泡,亦是别有风味。”柳三变笑着,舀了一斗沸腾的水,倒入杯中。

    霎时,一阵奇异茶香,袅袅而生。

    “好茶!”

    四人不由地深深吸气,赞叹道。

    “且品。”柳三变招了招手。

    “请!”

    顾惜朝好茶,见状不再客气,端起茶杯,便轻抿了一口。

    “咦?怪哉,怪哉。”

    轻抿一口,顾惜朝轻咦了一声,不由得将茶水满饮。

    “茶水入喉,竟似化漫天星华,非但不绝炙烫,反有一个清凉之感。此茶虽在色相之上未至巅峰,然其之特异,实属顾惜朝生平所未见。”

    “哦?果真如此奇特?”

    三人俱奇,各饮之后,亦是纷言而赞。

    柳三变微微一笑,道:“桌上所煮异茶仍需一些时候,请恕在下无法分神。这茶叶既有安神之效,你们且随身带好,关键时刻,或许会有奇效。”

    “这茶叶……莫非?”顾惜朝一愣,接过茶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

    柳三变微微一笑。旋即看着夜流光道:“前辈毒患未愈,可留在太华山休养。至于大师,在下有一事相托。”

    “先生请说。”

    柳三变将剩余的星华茶叶拨出三分之一,给到佛识。并取出一份锦囊,道:“劳你走一趟道门宗上天峰,将这些茶叶与锦囊交给垢无尘。”

    “可以。”佛识应诺,将两物收下。

    柳三变点了点头,将剩余茶叶递给了惋惜。

    “至于惋惜姑娘,也劳烦你替在下走一遭了。”

    “哦?”惋惜接过茶叶,一脸好奇。

    “想了这一趟对你,也不会太过辛劳。烦请你替我将这些茶叶交给博士生。”

    “是他。”

    惋惜双眸一亮,旋即有些暗淡。

    “博士生近来行踪不定,我该往何处找寻?”

    “博士生行踪……”

    柳三变闻言,闭目沉思起来。

    “博士生为了空禅师一事,定会前往宗上天峰问责,算算时日,他会在哪里呢?”

    心中一番思索,柳三变道:“你往佛乡一行,或有收获。”

    佛识见此,道:“事不宜迟,小僧这便出发。”

    “大师好走。”

    “既然如此,我也要去找博士生了。诸位请。”惋惜一福身,飘然离去。

    “你似乎不怎么相信这个女的啊。”顾惜朝摩挲着下巴,一脸沉思。

    “我见她,似乎有些眼熟?”

    夜流光也是有些迟疑的开口。

    “两位暂且宽心,一切柳某心中自有定算。”柳三变呵呵一笑。

    “行,那我们便叨扰了。夜流光毒患未解,我先助他驱毒,请。”

    顾惜朝爽然一笑,领着夜流光走入内院。

    “当年夜流光等人进攻烟都时,曾受一股狮虎之吼影响而五感遭蔽,也因此让烟都有了如今死灰复燃之机。如今有星华茶叶之助,想来可以规避上次的的失误……”

    柳三变正思考间,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抬头看去,却是受托前往佛乡援助的无根飘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