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碧剑红衣,无问西东!-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35章 碧剑红衣,无问西东!

    “不可硬碰,好友速速退入阵中!”

    柳三变见李裔文竟是准备正面应敌,当即高喝一声,担心若真造成儒生伤亡,更是落了告子的算计。

    然而李裔文见柳三变模样,早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想必鸣翠山的法阵也无法再承受太多攻击,更加不可能退入阵中。

    “李裔文,替病夫子偿命来吧。”

    “正气篇,天地流形!”

    告子怒出极招,正气简章悬浮顶上,足下快速欺进,双手招纳之间,再见高大英灵浮现,磅礴一掌,夺命而出。

    巨掌未至,已见掌风凛冽,竟吹的根基不足者无法立足稳当,纷纷倒退而去。

    李裔文身处告子极招中心,却是岿然不动,双眼闭合,飞凶散芒,再现脱胎之后的最强武学。

    “一剑·黄泉!”

    豁然睁眼,便是剑意冲霄。

    李裔文瞳孔赫然再现剑瞳闪过,灰黄剑芒透体而出,直达黄泉的剑意,凝成了一柄无坚不摧之剑,直直撕裂了无边巨掌。

    “怎又可能!”

    告子双眼圆瞪,似是不敢相信眼前一幕。然而其心绪快速流转,竟是暗中收力数分。

    顿时之间,天地流形被破,英灵虚影瞬息溃散。告子强行承受了李裔文剑劲余威,吐血倒飞!

    “老师!”

    薄乐山面色大变,忙飞身而起,要去接他。却不料两人接触之际,告子竟是暗中转移自己体内剑劲,伪造出了两人同伤的现象。

    “啊……”

    薄乐山根基本就不甚深厚,再告子有心的算计之下瞬间重创,吐血倒飞。同时又受李裔文独特剑意蚀身,瞬间似乎苍老了十多个年华一般。

    “院长,薄乐山!”

    杨无木心中着急,却不敢贸然去接,只好发出两道柔劲,削减两人身上的冲力。

    折桂令则是看着李裔文,美眸发光。

    如此奇诡的剑意,让她对李裔文的好奇之心愈发强盛了。

    反观李裔文,强行破去告子一式,虽也同受震撼而倒退了数十丈距离,当时却并未因此受创,更是一扬飞凶,准备趁胜将告子擒拿下来。

    却不料这个时候,原先被击飞的冷翡翠,竟是再次落下,挡住了李裔文前进之路。

    同时,一袭红衣,翩翩而落。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淡淡辞号响彻,红衣倩影轻落,莲足轻点在冷翡翠之上,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平静地注视着李裔文。

    “能击飞冷翡翠,你不差。”

    无问东西·御红雪淡声开口,她的模样也是极美的,有一张古典的鹅蛋脸,柳眉瑶鼻,丹唇绣口。但若是与她对视,却只会被那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所吸引。

    那双明眸之中,藏着宇宙!

    “不过,你既击飞了冷翡翠,便是下了战帖。无问西东·御红雪,请教高明。”

    御红雪莲足轻点,飘落地面。冷翡翠却如有灵性一般,自动飞起,旋着御红雪周身而转。

    碧剑红衣,交织出了一副惊心动魄的美艳之图。

    紧张紧张,传说之中的女剑神现身一会李裔文,这一次剑道争锋,结果如何?

    另一边,因告子示弱,故意败于李裔文剑下,与薄乐山两人同时受创,更是激起了众多儒生的愤怒。

    “杀人偿命!”

    众儒生竟不自觉地开始朝着李裔文移动,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压迫之感。

    柳三变暗叫不好,以李裔文的性格,绝不会在意这些儒生的生死的!

    同时,玉修齐同样大怒。

    “冥顽不灵,休怪玉某人无情了!”

    玉修齐勃然一怒,红缨枪舞动,便又是凌厉枪芒,雨落而来。

    意怀天见状,竹中剑一横,却不料伤势未愈,先前一击已是勉强,此刻再提元功,竟是忍不住唇角溢血,身形跄踉。

    柳三变见状,无奈一咬舌尖,奋力护持法阵。

    玉修齐一击,会成为压垮柳三变的最后一根稻草吗?

    远处的寻根,是否真能忍住不出手呢?

    而在同时,道门宗上天峰之处,一条意外的身影,却是逐渐接近了。

    虚化的阴阳道袍,玄奥的八卦印记。死寂着一双眼神的阿长,竟是逐渐来到了宗上天峰之下。

    “宗门……宗门……没有。”

    阿长昂首看着宗上天峰,最终呢喃着不知何意的低语。

    呢喃之后,便是失望而归。阿长轻巧一转身,快步离去。

    而在阿长离去之后,宗上天峰之内突然流光激射而出,落在此地,却是博娴心有感应而来。

    “无人……”

    博娴环顾四周,眉头深皱,一脸的不解。

    “我不会感觉错,方才的确是玄月的气息,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先前他正在宗上天峰之内打坐,却突然感应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匆忙出来,却毫无所得。

    “这种感觉不会是空穴来风,难道当初玄月之死的真相,终也到了揭破的时机了么?”

    博娴回首,无言地看着宗上天峰。

    这么久远的时间以来,玄月之死一事早已经被淡忘。但是他明白,有一个人却始终在等待。

    等待他心中那一位无所不能的师兄所留下的后手。

    “玄月之才,纵观道门历史,也是屈指可数,若非早早身陨,即便是名列众妙之门五尊老之位也绰绰有余。他的死亡,绝不简单,只是不知道其后,又会有怎样的内幕?”

    “此事已成玄机心魔,若非固执此点,而执意守在宗上天峰,以他的资质,现在绝不止如此境界。只是这一次的难关,或许将超越你我想象,但愿玄月能预知到你的选择,从而做下相应的准备吧。”

    阿长一闪而过的气息,让博娴想了许多,心中担忧,但是目前却又无法做下应对。

    轻叹了一口气之后,博娴便回转了宗上天峰。

    而在远处,阿长漫无目的地行走着,突然步伐一顿,死寂的眼神,横扫四周,而后定定地注视着某一个方向。

    “无妄沼泽……”

    毫无神智的呢喃之后,惊见阿长化光离去,目标竟是直去无妄沼泽之地!

    阿长的异变到底是何原因,如此孜孜不倦又是在寻找什么?

    他,真是玄机等待多年的契机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