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囚徒!-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36章 囚徒!

    中阴界内,人世主神色淡然地前行着,实则内心暗自警惕。

    根据虞千秋所说,过了天真君一关之后,接下来便是所为的炼心之关。

    寻常炼心,拓跋如梦并不畏惧。他所担心的,是暗中之人能够通过这炼心之关,窥探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

    于是一路上,人世主都紧锁心神,不露出丝毫的破绽。

    然而他前行许久,却不见那所谓炼心之关出现,反倒是视线之中,逐渐出现了一道佝偻身影。

    他盘坐在黄土小道的尽头,乱发披面,虽不言语,却自有一股阴森之感传来。

    “嗯,阁下莫非便是一易知天?”

    人世主没有靠近,停下了步伐,眯着双眼打量着眼前之人。

    虽然不清面容,不察根基,但是心中的警惕之心却在告诫着此人的危险。

    如毒蛇一般!

    “哈哈哈,你终于来了,野心者!”

    刺耳的声线,如金属剧烈摩擦一般刺耳,人世主眉心纠结,却强忍住心中不适,佯作好奇地问道:“哦?莫非阁下早便算准了今日之事?”

    一易知天却不正面回答,怪笑了数声后说道:“不触炼心之关,你此来别有目的。”

    “嗯……哈,原来如此。阁下妙招,南宫飞飞心中钦佩。”

    人世主心中思绪一转,便已明白一易知天话中意思。若是他人来此,不知玄虚定然会落入炼心之关。而若是早知玄虚却仍要前来者,必有过人目的。

    “不过,阁下又如何能知,南宫飞飞不是有求而来?”

    人世主笑着问道。

    “你身上剧烈波动之真元,足以彰显你之来意甚坚。若真有求而来,岂敢不依礼拜访?”

    一易知天冷笑数声,说道:“你之性情,一易知天心中了然,何须伪装?直说你之来意吧!”

    “这嘛……”

    人世主眨了眨眼睛,一易知天的难缠程度远超想象。

    想了想,人世主问道:“既然如此,名人眼前不说暗话,南宫飞飞此来,只是好奇阁下要虞千秋采集三教精血的原因何在?”

    “哦?你竟也知道此事。”

    一易知天嘎嘎怪笑,说道:“看来,你也是一名伪君子。”

    “阁下此言差矣,在下乃是一名真小人。”

    人世主矜持一笑,看似平淡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着一易知天。

    此人反应之敏锐,实在罕见。仅仅是从一个问题,便能过猜出其后的许多牵连。

    “天有五贼,见乎心,现乎掌,万化此定。南宫飞飞,你之念想,逃不开一易知天的双眼。”

    一易知天森森冷笑,似乎一切皆在掌握之中。

    人世主‘哎呀’一声,道:“阁下本事,果真惊人。只是不知阁下是否算到,虞千秋已经得到了藏灵珠,并且决定不再搜集三教精血了呢?”

    “那又有何妨,你不是自己找上门来了吗?”

    一易知天嘿然一笑,竟似全然不在意虞千秋是否会依照他的话去搜集一般。

    这种态度,让人世主暗中皱眉。

    自己认为的筹码,在一易知天看来,竟毫无用处。那么这一场谈话,从开始便注定了自己要被压制。

    人世主想了想,突然举步朝着一易知天走去。

    一易知天也不在意,反而是笑道:“看来你看出来了,你的眼力,要比虞千秋强了不少啊。”

    说完,他双手扬了扬,竟带起了一阵铁索敲动的声响。

    人世主这时才看清了,原来一易知天竟是被人囚禁在此!

    人世主瞳孔猛然一缩,历经久远的时间,铁索竟没有丝毫生锈的迹象,恐非是凡品。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人如此不惜代价将之困在此地呢?

    一易知天却毫不避讳,反介绍道:“此铁索通体皆是当世名匠以北海寒石为原料打造而成,坚不可摧。纵使是超凡的强者,一流的神兵,也休想将之斩断。”

    “嗯,看阁下遭遇如斯对待,南宫飞飞心中对阁下之钦佩愈发浓重了。”

    南宫飞飞面带讶异地点了点头,一易知天的待遇,也侧面地表明了其恐怖之处。

    一易知天嘿然冷笑,继续说道:“当初我遭受围攻落败,一身根基被锁,身躯更是被铁索禁锢,难以动作。”

    人世主靠前几步,细细地看了铁索一眼之后,说道:“既然如此,为何他们不直接将你杀死呢?”

    “嘿嘿,你想要知道么?”

    人世主点了点头,却冷不防感到一阵眩晕,心中惊惧的同时,猛然抽身后退。

    及至远离了一易知天十丈距离,那股眩晕之感才消失。

    “这是……”

    人世主看着一易知天,眼中惊疑不定。他没有想到,根基被锁,四肢难动的一易知天,竟还有如此能为。

    一易知天嘿然冷笑,道:“禁得了根基,锁得住身躯,然而一易知天让他们畏惧的,却也是他们所无法消灭的。”

    “好手段,南宫飞飞已经可以猜测到阁下敌人对你之忌惮了。”

    人世主拍了拍手,称赞地说道。

    这种神不知鬼不觉便能影响他人的能力,的确让人忌惮。

    一易知天咧嘴一笑,说道:“你既然已经知道,那不知若是我落在你的手里,你是否会同样这般对待我呢?”

    “这嘛……”

    人世主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随后答道:“南宫飞飞认为这种阵仗,有些配不上阁下的身份了。”

    “哈哈哈。”

    一易知天蓦然狂笑,道:“好,很好,你是一个办大事的人。”

    “替我取来三教精血,一易知天可以答应替你办三件事情。”

    人世主笑道:“替你取血不是问题,但是能否告知,取血的目的是何?莫非,三教精血,能够助你脱离困境吗?”

    “哈哈,我根基之封印,三教合流。然而不记年的封印,早让一易知天有了突破之法。只要取来三教精纯的精血,我便有十成把握能够突破根基之封印。届时,想要摆脱这北海寒铁,轻而易举!”

    一易知天哈哈大笑,他最为人忌惮的,从来都不是武力,而是满脑的玄机。而北海寒铁的作用,更只是阻止他被外人所救。

    一旦其根基恢复,想要脱困,易如反掌!

    “原来如此。”

    人世主恍然,点了点头之后,再问道:“南宫飞飞尚有一个疑惑,先前所遇之天真君,是否为真,又因何在此?”

    一易知天嘿然笑道:“天真君?不过是为我所奴役的魂魄而已,你不用在意。”

    “嗯?”

    人世主双眼微眯,心中暗自震撼两者的关系,但是却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继而说道:“多谢一易知天释疑了,待收集齐了三教精血之后,我会再来。”

    “现在,需要我再寻天真君,送我离开吗?”

    “不用了。”

    一易知天手掌轻摆,人世主便再次感觉一股阴寒之力将自己包裹。

    ‘与先前天真君所驱使的是同一种力量,看来在中阴界之中,他们有天然的优势。’

    人世主拱了拱身子,笑道:“请了。”

    话音落下,人已经消失不见。

    一易知天嘿嘿而笑,经久不绝。

    而在无妄沼泽之外,虚空扭转,现出了拓跋如梦的身形。

    “嗯,想不到中阴界之内尚有如此人物,天真君与他的关系,也的确令人震撼。至于三教精血,我倒是不好贸然收集,不过此事倒是有一个完美的人选。”

    “虞千秋啊,拓跋如梦的藏灵珠,可不是这么好拿的。”

    人世主矜持一笑,化光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