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转机!-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37章 转机!

    黑苗族中,柳无方同样一夜未眠。

    陷身敌营,自身又中了奇毒,全身无力之下,让他没有丝毫的睡意,就这样躺了一夜。

    第二日,旭日初起的时候,夸路凌汉便来寻夸路芸查看情况了。

    “汉人,老实点!”

    在经过柳无方的时候,还不忘警戒一番。

    柳无方懒得搭理他,只是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

    ‘兔崽子,等刀天下与偏房中的女前辈认了关系,我还是你大舅子呢,到时候看我不整死你。’

    夸路凌汉的心思,就连柳无方这个小白都看的清楚,分明是对夸路芸有意思。只不过看样子,夸路芸还没有意识到这一份感情的特殊而已。

    “芸儿,是我来了。”

    夸路凌汉走到了夸路芸房外,轻轻喊道。

    不多时,便见夸路芸手捧着药盅开门。

    “阿汉哥,你来的这么早。”

    夸路芸笑了笑,手中却继续捣着药材。

    “我担心祖奶奶的情况,便过来问一下。”

    夸路凌汉细细地打量着夸路芸,见她似乎没有什么不妥,方才暗暗松了一口气,旋即又警惕地问道:“昨夜那汉人没有什么异动吧。”

    “放心,他全身乏力,连动都动不得呢。”

    夸路芸嘻嘻一笑,旋即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今日还没有喂他服药呢。他的精血对祖奶奶的确有大用,以我估计,恐怕再来数回,便成功彻底将锥心蛊逼出了。”

    夸路芸将药盅递给了夸路凌汉,示意他帮助自己捣药,自己则是走向了柳无方。

    夸路凌汉眉头微皱,一边捣药一边随着夸路芸行走,心中所想,却是是否该放柳无方活着离去。

    “喂,张嘴。”

    夸路芸走到柳无方边上,捏着一粒归元丹在他眼前晃了晃。

    柳无方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但是丹药还是要吃,只能不情不愿地张开了嘴。

    夸路芸似乎觉得很有趣,嘻嘻一笑后,纤指一松,看着归元丹落入柳无方的嘴里。

    柳无方赶忙闭上嘴巴,将双眼闭上,懒得看这对欠揍的男女。

    不得不说,这归元丹的确不凡,刚入口便化作暖流,冲向了四肢百骸,让他感觉周身暖洋洋的。柳无方心中推算,只要自己不再作死的灵识化形而出,恐怕再服用两粒便能将失去的心头精血弥补回来了。

    不过,自己还中着软骨散之毒的事情,这丫头是不是忘记了啊。

    柳无方想到这里,提醒道:“喂,你们不是说软骨散之毒,需要每日服用解药才能维持的吗?”

    “哦,对。”

    夸路芸一拍掌心,恍然大悟。

    但是随即她便又迟疑了起来,柳无方并没有中什么软骨散,所以根本也不需要服用什么解药。而且他体内雪丹药力尚未完全吸收,服用归元丹这种纯粹恢复元气的丹药尚可,若是服用其他丹药的话,恐怕会对雪丹的药力造成影响。

    夸路芸眸子转动,顿时计上心来,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子,倒出了一粒淡黄色的丹丸,说道:“此丹能暂时压住软骨散之毒彻底爆发,不过你刚服下归元丹,也不好立刻服用。这样吧,你将它含住,切记不可将它吞下,待一个时辰之后,才能够将之服下。”

    柳无方双眼一瞪,说道:“那我岂不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夸路芸嘻嘻一笑,道:“那只好请你安静一个时辰了。”

    “我晚一些再喊你吧,现在先不服用。”柳无方忙摇头,他现在的情况打听消息本就困难,只能靠着不经意间的搭话来试探。若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那可就真是悲剧了。

    夸路凌汉皱了皱眉头,说道:“芸儿,既然如此,便先不管他了,我们去见祖奶奶吧。”

    “嗯,好吧。”

    夸路芸点了点头,将丹丸收起之后,便与夸路凌汉朝着夸路媸的房间走去。

    柳无方想了想,认为已经没有必也再窥视了,便静静地搬运内元,尝试能否祛除体内毒素。

    只可惜无论他如何运功,都似乎察觉不到体内毒素一般,偏生自己全身乏力又是铁一般的事实,只能心中暗自震惊黑苗族毒术的恐怖了。

    而两人远离之后,夸路凌汉小声地问道:“芸儿,你不是说贸然给他服药会对雪丹药力造成影响的吗?”

    此话夸路凌汉清晰记得,就在昨天所说的。毕竟当时他的想法就是给柳无方下毒来着。

    夸路芸俏皮地一笑,说道:“那不过是我用寻常药材炼制的丹丸,除去充饥之外,没有任何的用处。”

    “你啊。”

    夸路凌汉呵呵一笑,也不知为何心里就是突然快活了起来。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夸路媸的房外。

    夸路芸敲了敲门,直到传来夸路媸让进去的声音,才一边推门一边说:“昨天第一次服药之后,祖奶奶便清醒了许多,已经能够稍微坐起了,看上去似乎心情也还不错。”

    “那便好,保持着心情开怀,对于病情也能够有所帮助。”

    夸路凌汉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了房中。

    而夸路媸则早已经醒来,正倚着靠枕,笑眯眯地看着两人。

    及至她目光落在夸路凌汉身上时,不由得微微皱眉,低声道:“阿汉,你身上怎会有伤?”

    夸路媸眼光毒辣,几乎是一眼便看出了夸路凌汉身上负创。

    夸路芸则是‘啊’了一声,惊道:“阿汉哥,你受伤了,难道是……”

    “我没事。”

    夸路凌汉忙拉了拉夸路芸的手腕,让她不要再说下去,然后说道:“祖奶奶,我没有事,只不过是昨日捕猎的时候受了一些伤而已。”

    “你真当祖奶奶老糊涂了么?”

    夸路媸双眼一瞪,虽语气虚软,却让夸路凌汉悚然一惊,忙道不敢。

    夸路媸说道:“祖奶奶虽然虚弱,但一双眼睛,一只鼻子还没坏掉。你身上的药味虽做了处理,但是仍是瞒不过祖奶奶。所用的药材,祖奶奶一闻便知,你是与白苗之人又发生冲突了吧!”

    “这,不敢瞒祖奶奶。”

    夸路凌汉低头,不敢再说话。

    夸路芸则是惊道:“啊,怎有可能,夸叶圣向来都非是阿汉哥敌手啊。”

    “什么?你们竟与夸叶一脉对上了?”

    夸路媸面色微变,夸叶这个姓氏,在苗族之内绝非寻常,只有圣者夸叶名存一族的直系后人,才有资格继承这一个伟大的姓氏!

    这个姓氏,即便是对于黑苗族来说,都是需要尊敬的!

    夸路凌汉梗着脖子怒道:“是他们屡屡上门挑衅的,凌汉不过是被迫反击而已。”

    夸路媸面色倏然一沉,但夸路凌汉可以说也是她看着长大的,对于这个孩子的性格她十分了解,便也没有再发脾气,而是温声说道:“好,事情如何,快与祖奶奶详细说来吧。”

    夸路凌汉与夸路芸对视一眼之后,才说道:“在当年祖奶奶你昏迷之后不久,白苗族便传出了圣者的死讯。也不知道为何,夸叶一脉似乎认定了我们黑苗族便是凶手,因此时常前来挑衅。父亲因念及圣者的贡献,也一直忍让。更具体的情况如此……”

    夸路凌汉将事情详细的道了一遍,听得夸路媸感慨万千。

    “想不到短短数年时间,竟发生了如此大的事情。”

    夸路媸微微一叹,当年锥心蛊爆发,她便陷入了昏迷。后来虽得夸路芸极力抢救,也不过是活死人的状态,对于外界之事少有感应。

    “不过听你所言,夸叶圣一直以来皆非你之敌手,因何昨日却又是换做你败在了他的手下?”

    夸路凌汉也是摇头,疑惑地说道:“这一点我也想不明白,为何突然之前,他会变强了这么多。”

    正说话之间,众人突然感应到了一股意识横扫。

    夸路媸面色一沉,正要喝骂,却被夸路芸匆忙地挡住。

    很快,那股意识便逐渐消退。

    夸路媸沉声说道:“这又是怎样一回事。”

    “是大祭师。”

    夸路凌汉沉声开口。

    夸路芸接着说道:“这大祭师自从来了之后,便时常窥视整个黑苗族,偏生族长又十分信任他,因此即便整个族中都厌烦他,却也无可奈何。”

    “哦,大祭师?”

    夸路媸眯了眯眼睛,看来这又是一个在她昏迷之后出现的异数。

    夸路芸道:“祖奶奶的情况,我与阿汉哥一直保密,即便是族长也甚少与他提及。方才若是祖奶奶反抗,恐怕会引来大祭师,到时候就算我们不怕,外面却还有一名汉人呢。”

    “嗯,好了,我知道了。”

    夸路媸点了点头,脑中却在思考着要如何应付这名大祭师。

    而且此人出现的时机,与夸叶名存死亡的时机相差不远,其中又是否有所牵扯呢?

    夸路媸看了一眼夸路凌汉与夸路芸,心中暗暗摇头。

    两人虽然优秀,但是却缺少了武林的洗礼,只能说是仍在母巢之内的雏鹰而已。

    但是很快,夸路媸便眼中一亮,想到了一人。

    昨天虽只是匆匆谈话,但是却能够感觉到柳无方此人十分机敏,或许此事让他处理最为妥当。

    而且白苗族向来亲汉,让他来调查,正是再合适不过了。

    想到这里,夸路媸说道:“好了,祖奶奶有些累了,你们先退下吧。对了,再把那个汉人小子拖进来,祖奶奶有话对他说。”

    “祖奶奶有什么吩咐,大可让凌汉代劳。”夸路凌汉皱眉说道。

    夸路媸呵呵一笑,说道:“无事,只是与他聊一聊,探探他的口风而已。你们两人啊,都不擅长此道,只能让祖奶奶操劳了。”

    夸路凌汉无奈,正好点了点头,强横地将柳无方扛到夸路媸房间之后,才与夸路芸一同告退。

    柳无方面无表情,对于自己像个沙包一样被人拖来扛去,已经无力吐槽了。

    “前辈,要打要杀,尽管出手吧。”

    他躺在地上,无奈地开口。

    自从知道了夸路媸与刀天下的关系之后,他的态度便随意了许多。

    夸路媸呵呵一笑,说道:“孩子,你来苗族的目的,应该便是苗族圣泉吧。”

    “嗯?”

    柳无方双眼一瞪,心中再受震撼。

    这夸路媸,难不成竟会读心术不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