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人选!-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38章 人选!

    柳无方心中暗惊,嘴里哼哼了几声,说道:“既然前辈已经知晓了晚辈来意,那么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

    “傻孩子,任何时候都不可如此极端。”

    夸路媸瞪了他一眼,说道:“祖奶奶不过是随意一猜而已,你今天怎得就这么快承认了,昨日那狡猾劲儿那里去了?”

    “呃……”

    柳无方眨了眨眼睛,心中暗道了一句果然老奸巨猾。不过也在检讨自己,似乎因为知道了夸路媸与刀天下的关系之后,自己的确对他少了一丝提防之心了。

    这一点需要警惕,否则容易误信他人。

    柳无方问道:“不知前辈今日有何事要谈?”

    他方才正可劲儿地吸收归元丹的药力呢,企图通过这股药力去祛除体内毒素,但是还没有任何成效就被夸路凌汉给扛了进来。

    “不错,祖奶奶的确有一事要与你商量,而且这件事也非你不可。”

    “事关黑白两苗再起的矛盾,以及你此行欲要调查之事,具体详情听祖奶奶道来。”

    夸路媸将先前夸路凌汉所说的话转述了一遍,并加上了自己的一些猜测。

    柳无方听完,眉头深皱。

    “前辈是说,夸叶名存之死,有可能是这名大祭师的策划?正所谓无利不起早,这名大祭师如此做法,又有何目的呢?难道仅是为了挑起黑白苗的战争吗?”

    夸路媸摇了摇头,这点她也尚未想明,便说道:“关于此点,便需要你好好调查了。祖奶奶点出此人,只是为了告诫你在行动的过程之中,要小心此人。”

    从那个意识扫描来看,这个大祭师也非是易于之辈,而且应精通奇术。如果柳无方贸然与之对上,恐怕不是其敌手。

    柳无方点了点头,旋即又苦笑了数声,说道:“前辈,此事恐怕晚辈就是有心,也无力操办了。”

    “哦?因何?”夸路媸奇道。

    “正如前辈所见,晚辈目前身中软骨散之毒,全身乏力,甚至难以自主行动啊。”

    “嗯,软骨散?”

    夸路媸疑惑之色一闪而过,她并没有在柳无方身上看出任何中毒的迹象。而全身乏力,应是雪丹与青蛟蛇之毒融合的后遗症而已啊。

    不过她转念一想,便明白了这应该是夸路芸为了吓住柳无方而诓骗的话语,因此心中暗暗一笑,却并不打算揭穿,而是说道:“嗯,的确如此。不过你放心,这一点祖奶奶会跟芸儿说,让她替你解开软骨散之毒。”

    “多谢前辈。”

    柳无方忙开口道谢,这两日被人拖来扛去的感觉,简直太难受了啊。

    夸路媸呵呵一笑,唤来夸路芸之后,与她耳语了数句,惹得夸路芸诧异连连,不时将奇怪的目光投向柳无方。

    “想不到你这个汉人竟能让祖奶奶开口,真是厉害啊。”

    夸路芸走到柳无方旁边微微俯身,诧异地看着他说道。

    柳无方嘿嘿一笑,连道惭愧。

    夸路芸说道:“既然如此,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将这个丹丸服下吧。”

    夸路芸又将先前取出的丹丸取了出来。

    柳无方一脸‘你当我傻’啊的表情,说道:“这不是刚才那种丹药么?前辈的意思,应该是要你彻底解除我身上软骨散之毒吧。”

    夸路芸嘻嘻一笑,说道:“我本来就打算彻底替你解毒的,你要不要啊。”

    “要,我要。”

    柳无方忙点头,有夸路媸在,他也不怕这小丫头闹什么诡计,忙将丹药服下。

    顿时,药力散开,竟让他打了一个饱嗝。

    “奇怪……”

    柳无方皱眉,低声喃喃。这感觉怎么像吃撑了呢?

    夸路媸看着好笑,说道:“好了,芸儿你将他待下去吧。软骨散之毒要散去,还需要一些时间,这段时间就让他好好歇着吧。”

    “是。”

    夸路芸应了一声,又抓住了柳无方的一条腿,将他拖了出去。

    而夸路媸面上的笑意,也逐渐地收敛了起来。

    “大祭师……你出现的目的,会是因为它么?哼,有祖奶奶在,你休想染指任何苗族之物!”

    ……………………

    春山眉黛,一如往常,如诗如画。

    突然,一道流光急速而来,乱了浮华。

    流光落地,化出了玉飞倾的身影,但见他神色匆忙,急急往春山眉黛而去,来至中途,却突然步伐一顿。

    正是裁决者迎面而来。

    “裁决者,剑主情况如何了?”

    玉飞倾急忙询问,他在洗砚台与寻根暂别之后,便回返剑庐。却不料只见得了已经残破的剑庐,大急之下,也发现了剑千秋留下的信鸽,因此才会匆忙赶回春山眉黛。

    “他情况还算稳定,只是短时间内恐怕无法再动武了。”

    裁决者早数日来到春山眉黛,对于剑千秋的情况已经有所了解了。

    “那便好。”

    玉飞倾长舒了一口气,旋即说道:“快带我一见剑主吧。”

    裁决者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剑主情况已经稳定,现在又有你回来,也正好该是我离去的时候了。”

    “嗯?你要去哪里?”

    裁决者咧嘴一笑,森然的是杀意毫不掩饰。“七尊剑竟有人做出了内斗之事,也是我这一名裁决者该动雷霆的时候了!”

    烟朱竟敢偷袭剑千秋,若非是这几日都在照顾剑千秋,依着裁决者的性子,早便寻他一决了。不过如今既然评技者归来,便正好让自己空出手来。

    七尊剑之裁决者,不仅对外,更是对内!

    “这……”

    玉飞倾眉头微皱,大概情况他也已经了解了,对于烟朱此人他也的确升起了杀机,然而烟都之人毕竟狡诈,因此便提醒道:“烟都之人狡诈难缠,虽然烟朱实力尚不如你,但你也切记一切小心。”

    “哈,向是杀情比智先,为人偏爱说机缘。杀,是缘;不杀,也是缘!”

    裁决者衣袖一甩,吟着张扬的辞号,大步离去。

    玉飞倾看着裁决者的背影,眉头微皱,心中直觉烟朱既然敢做下偷袭之举,必然有了应对裁决者的计划,裁决者此去,或许将遇险境。

    不过他转念一想,裁决者之能从未见底,纵然遭遇险境,必也能够化险为夷,便不再纠结此事。

    “嗯,先一见剑主。”

    玉飞倾身形一动,快速上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