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李裔文的剑,会杀人!-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39章 李裔文的剑,会杀人!

    鸣翠山外,气氛压抑,令人呼吸都不自觉地低沉了下来。

    告子绝杀之心昭然,不惜请来东武林传说的三大强者,更是发动天下儒门,齐攻深柳读书堂!

    而随着李裔文的意外现身,更是将现出气氛推向极端。告子一击失败,当机立断收敛部分功元,故意受创在李裔文的剑下,以此激起众怒。

    而效果也颇为昭彰,纵使李裔文一身剑意凛然,令人胆颤心惊,但是被告子如此一激,儒生们竟是逐渐压下了心头的恐惧,开始朝着李裔文聚拢而去。

    至于御红雪,碧剑红衣,一身剑意竟是丝毫不弱。

    一时之间,李裔文陷入了两难之境。

    若阻御红雪,必会波及这些儒生。而若是应付儒生,以御红雪展现出了的威能,必能瞬间了令法阵破碎。届时儒生一拥而上,读书堂恐怕将成废墟。

    就在他迟疑之际,一旁的玉修齐却是再度出手了,庞大枪芒,凌厉而现。

    意怀天两眉一敛,狮虎吟啸之声再出,却不料虚弱的身体难以为继,顿时剑意溃散,大口呕血。

    柳三变见状,忙一咬舌尖,奋起至极功元维持法阵。

    关键一刻,天外再现宏大掌劲,直接将枪芒震碎。并且余劲不绝,逼得玉修齐连连倒退。

    随即,熟悉辞号再响。

    “折得一枝香在手,人间应未有。疑是经冬雪未消,今日是何朝。”

    攀花手·意长年翩然而落,站立在法阵之外,眼光先是定定地注视着苏醒过来的意怀天,眼中激动难以压抑。

    但是很快,他眼中的激动便转化为了坚定。

    意长年霍然转身,一扬手中梅花枝,朗声说道:“今日,谁敢冒犯红尘素衣,攀花手会不惜一切代价阻止!”

    此言一出,声震四野,众多儒生面面相觑,一时不敢向前。

    柳三变压力稍减。

    告子则是瞳孔暗缩。

    意长年的到来,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此人乃是不仅是绝世的强者,更是狮虎一族的领袖。与他交恶,便等于与整个狮虎族为恶!

    告子心绪急速转动。

    折桂令出工不出力,划水的心思十分明显。不过她现在牵制着裳不归,自己也没有办法职责他。而这个场面,以薄乐山、杨无木之能,又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可以说,意长年的出现,让明面上的局势开始偏向了柳三变一方了。

    ‘可恶!’

    告子心中暗骂,今日局面千载难逢,为保万无一失,他自然不只是邀请了东武林三大传奇前来。只不过按照他原本的推测,如此阵仗足以攻下读书堂了。

    而他所预留的暗手,是真的暗手,不到万不得已他都并不愿意动用。

    告子心思一动,蓦地大喝。

    “柳三变,你果真与异族人有所勾结,企图颠覆我人族正统。今日不将你当场格杀,告子愧为人族!”

    狮虎一族虽隐世许久,但是谁也无法掩盖其曾经侵略武林之事,故而告子两次强调,终也让人开始正视他这一个妄测。

    远处,少数有胆量前来围观之人,纷纷将目光在柳三变以及意长年身上流转。

    狮虎族族长与少族长同时出现在此,并且竭力维护柳三变,的确有些耐人寻味了。

    柳三变眉头暗皱,告子操控舆论之能的确不差,他必须要有所因应,以免局势尽入了告子掌握了。

    孰料此事,李裔文却是眉眼一冷,斜睨了告子一眼。

    “敢动柳三变,李裔文的剑,会杀人!”

    李裔文飞凶斜点地面,狂暴的剑意席卷身周十丈,竟如化新境界一般,成了一个圆圈将之囊括,其内一切生机不存。

    告子不甘示弱,冷眼横扫,朗声道:“只为将尔等叛逆消灭,告子愿以一身鲜血染遍青天!”

    “院长,学生愿意以命相随!”

    “学生同样。”

    “以命相随,生死莫问!”

    众多儒生听闻告子豪言,俱都受到感染,激动地面色殷红,竟是无视了死亡的恐惧,开始朝着李裔文涌了过去。

    “诸位,不可啊!”

    柳三变长喝了一声,怒道:“告子,如此蒙骗同门,让他们为你做毫无意义的牺牲,你就没有一点点的惭愧啊!”

    “奸贼住口,不允许你诬蔑院长!”

    一名离得近的儒生愤怒地大吼,怒道:“今日即便是我等身死,也必须要将你们擒拿!”

    “喝啊!”

    儒生说完,竟是一声长喝,不惜咬破舌尖,提起破限功元,只为能多出一丝力气,能多为告子减轻一丝的压力。

    众多儒生也同受感染,奋不顾身地爆发了最强的状态,一时之间,柳三变压力大涨,已经无暇再开口,只能勉力支撑起了法阵。

    他深刻地知道,只要维持着法阵,等到那人的到来,这一切便都有挽回的余地!

    他必须坚持住!

    而另一面,原先被李裔文所震慑而踌躇不前的儒生们也俱受感染,一个个咬紧了牙关,竟是向李裔文身周的剑气之墙发起了进攻。

    李裔文双眼微沉,杀生非是柳三变所愿,但是只要能护下柳三变,李裔文不介意一身染血。

    告子心中则是暗自窃喜,等的便是你们这样主动去挑衅李裔文,最好死上一百几十个人,届时就算查清楚了此回乃是误会,李裔文也必将遭到众多儒门之人的敌对,乃至于追杀!

    杨无木则是急道:“诸位冷静啊,李裔文前辈,也请你手下留情!”

    杨无木急得满头大汗,然而他的喊话却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更让告子眼中的杀气更增了不少。

    折桂令同样蹙眉不已,对于告子这种引儒生入火炉的做法极度不满,但是碍于‘降杀令’,却又无法抗拒。正好杨无木出声让她惊醒。

    看李裔文的状态,若是不及时阻止,恐怕当真会大开杀戒。

    不过自己此刻无法抽身,一旦自己离去,恐怕对面那个金发的帅哥便要冲出来了。以告子现在被李裔文所伤的状态,为求自保说不定还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当即折桂令低声喝道:“小家伙,还呆着做什么?快去李裔文那边,能救下几个便是几个吧!”

    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

    杨无木同样醒觉,连忙点头之后便要动身,却不料这个时候,无问西东·御红雪却是有了动作了。

    赫见她单掌上扬,而后沉沉一压,便有一股磅礴柔和的剑元激荡开来。纵使不曾撼动李裔文之剑墙,却也逼得不断靠近的儒生跄踉后退。

    “此局非是你们能够参与,不可再冒进。”

    御红雪横扫了一眼四周的儒生,淡淡地开口。

    她虽前来助阵,却非是因为告子的原因,故而一开始仅以佩剑代替,若非是李裔文将之佩剑击飞,而且剑意奇特,让她升起了争胜之心,她也并不会真身现形。

    御红雪目光停在了李裔文身上,开口说道:“剑气成圆,自生一界。一剑轻生,今日便让御红雪以冷翡翠一会吧。”

    言罢,御红雪莲足轻点,御气飞行,碧剑红衣,竟是直直闯入了李裔文的剑墙之内。

    这一场名剑双会,将会是谁人更胜一筹?

    西面之处,胡弦声扬,诸多儒门子弟被刀天下气势所慑不敢近前。而刀天下同样不敢轻易离去——慕同风之能为超凡,一旦让他有出手的机会,以柳三变现在的状况,绝对无法继续维持法阵。

    因此,纵使慕同风似乎没有出手的迹象,但是刀天下心知,他的目的很有可能便是牵制自己而已。

    “还不来,柳三变你这一次请的人,太不靠谱了啊。”

    刀天下眼角余光睨了一眼柳三变,眉头深皱。

    而东面之处,气氛最为剧烈。

    玉修齐被一击迫退,让他心下惊怒不已。及至听闻告子话语,更是怒不可遏。

    “可恶,柳三变,先前玉某人还念在你以往功绩之上,对你多加维护,却不曾想你竟有如此狼子野心。今日,玉某人饶你不得!”

    玉修齐红缨枪一颤,终也不再收敛,奋发了一身功元,凝神一枪,悍然而出!

    “月御!”

    玉修齐如流光爆冲,凝化神枪而来。更是如望舒之御一般,竟在其后隐约凝化了一轮圆月。

    意长年见状,同样不敢小觑,饱提了一身真元,霎时间衣袍翻飞,手中梅花枝轻轻一拂,正是——

    “天寒不落梅!”

    冰寒之气霎然而生,竟造就了身周空间存存冰冻,玉修齐极限一式,竟是无能再近!

    “退下!”

    意长年长声一喝,怒破极限,掌心再发雄浑真力,平平一推,却有推山之力。

    玉修齐红缨枪枪身难承双方强威,竟逐渐弯曲,隐有断裂之迹。

    玉修齐见状,心中着急,竟至一瞬露出了破绽,被意长年所捕捉。

    顿时,意长年真元再催,雄力重发。

    玉修齐瞬间不敌,呕血倒飞。

    意长年双眼一眯,便欲乘胜追击,将玉修齐擒下,也好替柳三变争取一丝谈话的筹码。

    然而就在他即将动身之刻,突来破空之气,旋即便察觉到了两道强大的气芒直扫而来。

    意长年忙稳住脚步,手中梅花枝横扫格挡,却因爆发之后,真元稍有凝滞,一时竟是被逼退了数步。

    “嗯?这是……酒?”

    意长年看着梅花瓣上的酒渍,瞳孔猛然一缩。

    而在同时,一道颠颠倒倒的魁梧身形,也开始渐渐行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