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飞鸿踏雪,虚无之间!-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41章 飞鸿踏雪,虚无之间!

    李裔文的剑墙之内,随着御红雪的突入,两人剑境交叠,瞬息之间,方圆景况竟是骤然大变。

    一面是无垠雪地,孤鸿留爪。

    一面,却是一片虚无,如扭曲的虚空,一切皆不可见。

    “李裔文,你之剑境……”

    雪地之上,碧剑红衣,凌空而立,翩然若谪仙。

    只不过当御红雪目光落在李裔文身后扭曲的虚无之时,不由得眉头微皱。

    剑心入境,乃是每一名剑道强者皆能之事。虽然剑境万千姿态,如她飞鸿踏雪,又或有人剑竹成林、万兵枯冢、柳絮依依,惊鸿照影等等。

    但是既为境界,便当有所体现,一如其人之剑道。

    然而李裔文之剑境,却是闻所未闻,竟荡荡无存,令人心惊。

    诡谲的剑境,终让御红雪认真了起来。眼前的剑者,的确非是浪得虚名之辈。

    双方之间,胜负已分!

    虽不知李裔文剑境之能如何,但是却能与自己飞鸿踏雪不相上下,足以说明此人能为了。

    “柳三变的性命,由李裔文守护,谁人,也不能取走!”

    李裔文并没有理会御红雪,甚至直到现在,他才真正地将目光聚焦在了御红雪的身上。

    两人剑境交叠,已与外界隔绝了。但是现场情况明显不利于读书堂,他必须要速战速决,将眼前的女子打败,然后继续护持读书堂。

    既然要战,那便战吧。一剑轻生,从来最不惧怕的,便是搏命的生死武决。

    李裔文飞凶一扬,不待多说,一抬手便是极招。

    “轻身一剑!”

    轻生剑法应手而出,脱胎之后,不仅让李裔文剑境更上一层,就连过往剑式,威能同样倍增。

    轻轻一剑出,却如滔天之痕般横扫而来,似乎一举将飞鸿踏雪之境击破。

    “来的好!”

    御红雪一声轻叱,剑指一点,冷翡翠霎然而出,如电光霹雳,纵只一点,却有破天之势。

    “掠影孤鸿!”

    一声清冷低喝,翡翠寒星,骤然激发万千星点,恰如孤鸿掠影,无踪可觅。随后,便闻一声惊爆,两人极招双双消弭,余震之力更是喊得两人倒退不止。

    交手第一式,两人竟是秋色平分。

    然而,御红雪却是不甚满意。

    “能一式击飞冷翡翠的你,便只有这种能为了吗?”

    翡翠错身,似纳衣袍,如笼天地。

    御红雪剑指引动,冷翡翠竟化孤鸿而来,霎然无踪。

    李裔文见状,负剑疾退,足下步伐翩翩,如一人化三,各出一剑,稳稳将三头化形而出的飞鸿指爪挡住。

    倏然,飞鸿散去竟成冷翡翠之形,疾点而来。

    李裔文仓促受力,身形倒飞之际,飞凶一挽,劈斩出剑气回击。

    冷翡翠之后,红衣乍现,御红雪以指御剑,冷翡翠虚空画圈成盾,强硬挡下了李裔文一击之后,再携强攻之态而来。

    李裔文见状,足下虚空连踏,腰身一拧,冷翡翠擦身而过,斩落几缕发丝。

    同时,李裔文飞凶骤然一旋,旋身而划,赫然便是——

    “一剑轻身!”

    极招乍出,时机恰到好处,正在御红雪剑出未收之际。

    “不差。”

    御红雪猛然松手,冷翡翠似有灵性,竟自动飞窜,挡下了李裔文极招。

    同时,御红雪趁隙转身,玉指抵在了冷翡翠剑身之上,人剑合一,轻巧便将李裔文攻势挡住。

    然而李裔文早有预料,双眉怒杨,飞凶狠戾点出,正中冷翡翠剑身之上。

    顿时,一股无边巨力浩荡而出,御红雪难敌其威,顿时唇角溢血,倒退数丈。

    李裔文趁隙,猛然爆发一身剑意,如龙似虎,滔天而动,意在一举击破御红雪之剑境。

    然则御红雪虽然负创,却并无大碍。见李裔文动作,知他所想,便猛然一踏足,狂暴之力震撼方圆,生生将后退之势挡住,而后同提极限之能,一撼李裔文之威。

    两人剑意,竟如日月交辉,一瞬之间,两人皆心有所感,自身剑境竟是隐约有精进的波动。

    不过两人仍是敌对,迟疑瞬间便消退。

    而后,便是更狂暴的冲击。

    乍见飞鸿踏雪之境开始蔓延,无边无际。而虚空扭曲之态,也愈发严重,隐约之间,竟似可见另一处阴森世界!

    ‘此人剑意,当真奇特。’

    御红雪见此异状,微微蹙眉。

    李裔文剑意,可说是她有生以来所见最为奇特的剑意。看这情况,似乎并非没有剑境异象产生,而是他仍为将之开发出来。

    然而纵使如此,与她之飞鸿踏雪之境,竟也旗鼓相当,甚至隐约还要稍胜一筹!

    更重要的是,方才两人剑意争锋之极端之处,隐约竟有了相辅相成之意。

    御红雪心绪转动,李裔文却没有这么多无聊的心思。

    他现在只想击败眼前女子而已。

    因此,两人剑意争锋之际,李裔文飞凶一挽,极招再出,赫然便是神魂之剑——

    “一剑·黄泉!”

    李裔文双眼微闭,鼓动强横神魂,竟是再身后凝化了一柄状如飞凶,色呈淡黄之巨剑。

    一股如同黄泉深处的阴寒气息,开始蔓延在这片天地。

    随后,巨剑横空,直冲御红雪而去!

    ‘此式不可与之正面争锋!’

    御红雪美目一凝,已然察觉此式之强,强接此招,很可能将成自己的败果。

    当即猛然爆发极限之能,强行抽身而归。

    战中抽身,御红雪瞬间被李裔文剑意席卷,身上多处受创,发髻散乱,一身红衣也破烂不堪,隐现了红的伤口,白的肌肤。

    轰!!!

    巨剑轰然斩落,如裂地一般,瞬间将飞鸿踏雪之境,斩成两半,目难看尽,深不见底!

    “呃……噗。”

    御红雪纵使避开了极限一式,却也浑身是伤。同时为李裔文剑意入体,忍不住新红喷涌,随后又是一声长喝,借着冷翡翠,将体内残存的李裔文剑意逼迫而出。

    “李裔文,自御红雪剑法大成以来,你是第一个能将我逼上如此极端之人。”

    御红雪剑指擦过唇角血液,而后缓缓拭在了冷翡翠之上。

    顿时,碧绿的剑,发着红光!

    与此同时,御红雪一身衣袍与散乱的发丝骤然无风自舞了起来,白皙的面上尚还缀着点点丹红,竟让她如妖姬一般令人惊艳。

    “最后一式,一分高下吧!”

    “缥缈孤鸿·天地独游!”

    “喝啊!”

    御红雪一声大喝,奋提破限内元,霎时之间,雪崩山倾,竟化白雪孤鸿,如天之大,避无可避!

    李裔文见状,长吸了一口气,飞凶也似有所感,连连嗡鸣不已,似在渴望最强的一战。

    “一剑·轻生!”

    一剑出,轻的不只是敌人的生命、自己的生命。轻的更是这天的低矮,地的浅薄。

    上天入地,这一剑,无人可挡!

    剑出如龙,李裔文身随剑走,如天外流光,一瞬而过。

    瞬息之间,两人极限一式悍然相对。紧随而来的,便是一股惊天轰爆!

    双方之间,胜负已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