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天下无二!-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42章 天下无二!

    深柳读书堂外,情况因李裔文与御红雪一战结束而骤然发生了变化。

    一股恐怕的剑气风暴,骤然而发,直接掀飞了诸多儒生,让他们身负重创,再无了起身之力。

    而紧接着,剑气风暴余威不减,横荡了整座鸣翠山范围。

    “哎呀,不妙!”

    柳三变面色大变,然而事情来得突然,还不等他有所反应,剑气风暴便蛮横地撞在了法阵之上。

    几乎是瞬间的功夫,便让本就重创的柳三变无力护持,鲜血如泉涌一般喷洒而出,而后浑身失力,缓缓向后倒去。

    “柳三变!”

    裳不归面色大变,忙伸手去搀扶柳三变。

    然而同时,鸣翠山的法阵少了柳三变护持,竟是瞬间被破,狂暴的余波,不仅席卷着深柳读书堂,更是席卷着在场的所有人!

    “啊!该死!!”

    刀天下眼见柳三变重创昏迷,生死不知,瞬间怒上心头,同时体内曾受龙血沐浴的血液,在此刻骤然变得滚烫了起来,竟让他看上去浑身通红了一般。

    随后,竟有淡淡的龙鳞纹路,浮现体表!

    “谁敢妄动,上天入地,刀天下以命相索!”

    法阵已破,刀天下再不需要顾忌远处的慕同风。一声怒吼之后,他身形一动,便来到了读书堂之外,同时奋发一身内元,化作了不破刀墙,竟是企图将这剑气风暴阻挡而下。

    但是同样,刀天下也因为此举而瞬间负创,唇角鲜血横流,足下不停倒退,在地面上划出了两道几乎没膝的沟痕。

    但是即便如此,两名最巅峰的剑者以命相拼所爆发的能为,绝非是一加一那样简单。单凭刀天下一人,即便是豁尽全力,也被逼得不断后退,已经逐渐靠近读书堂了。

    意怀天见状,强忍体内不适,同赞剑芒相助。

    意长年见状,冷看了一眼玉修齐,道:“这股剑气风暴席卷,这些儒生绝无生还的能为。玉修齐,若你当真公正,便莫要阻拦我等抵挡。”

    说完,意长年飞身而来,与刀天下并肩而立,同样奋起了一身极限真元,压制着这一股剑气风暴。

    在三人全力之下,剑气风暴逐渐减缓了势头。

    然而就在此刻,玉修齐却突然冲了过来。

    正当意长年心下愤怒,准备雷霆出手之际,却见他长枪一颤,直抵剑气风暴,竟是同样出手阻挡剑气风暴的肆虐。

    意长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便不再多言。

    而另一面,柳三变昏迷,法阵破碎,告子眼中惊喜之色一闪而过。同时知道机会稍纵即逝,忙喝道:“折桂令,拖住裳不归,我来擒拿柳三变!”

    说完,便冲身而上。

    折桂令纵使心中不愿,但是身为儒门之人,面对‘降杀令’的威严,只能够服从,当下只能不情不愿地随着告子前冲。

    “你们,让裳不归愤怒了。”

    裳不归冷眼看着急冲而来的两人,眼神之中的情感逐渐淡去,只留下了最纯粹的杀意。

    “问命安可道,生死入歌吹,血满衣裳人不归!”

    裳不归轻轻将柳三变放在地上,双手伸张,左手问死,右手道生。最强的杀手姿态,再一次展露在了世人的眼中!

    而同时,告子两人因为裳不归突然的变化而心中闪过瞬间的惊惧。

    就在这一瞬,裳不归左手轻扬,吹息身法瞬间展开。

    告子面色突然一变,强行止住了前冲之势,硬生生来了一记铁板桥。

    与此同时,问死闪过,直接斩断了告子大片发丝。

    随后面无表情,陷入了最深沉的杀手状态的裳不归,右手道生蓦然竖起,竟是直直对着告子心脏之处刺去。

    瞬息之间,告子已陷入了死亡危急。

    “不可!”

    关键时刻,折桂令鹃啼出鞘,及时抵在了道生刀尖之上。

    告子趁机,急忙抽身后退,面色发白,具是死里逃生的后怕。

    裳不归眼神扫过折桂令,却深邃的连她的身影都无法倒映出来。

    左手问死轻巧再划,却如有极速。

    又是避无可避的一刀,斩向了折桂令的咽喉!

    折桂令瞳孔猛然收缩,浑身汗毛乍起,心知此刀避无可避。

    然而就在折桂令准备豁命一搏,至死而生的时候,裳不归似乎有所感觉,左手略微停顿了瞬间。

    折桂令得机,手上用力,两人各自倒退。

    ‘此人当真可怕,这种状态,恐怕不借助靡靡之境,我连他百招都无法抵挡。’

    折桂令看着裳不归,心中同样震撼。先前与之对峙尚还不觉,孰料他竟还有次能为。恐怕他先前的压制,都是柳三变的原因而已。

    告子则是冷道:“好可怕的人,这种心性不正的强者,绝对不能留。折桂令,你我联手,先将此人斩杀!”

    折桂令这一次没有回答。

    反倒是裳不归似乎听见了他的话语,微微抬头看着他,似乎又要动手。

    就在此时,一道无匹剑芒骤然而生,竟从双方之间划过,将他们隔绝了开来。

    却是素不凡终于出手了。

    “酒池剑莲,你!”

    告子眼神微冷。

    素不凡哈哈笑道:“你们再吵闹下去,那些儒生们就要死光光了。”

    告子还要发作,折桂令却说道:“素不凡前辈出手乃是为阻剑气风暴而已。”

    告子闻言看去,果见素不凡剑芒指出,正是那剑气风暴,当下愤然一甩袖子,不再言语。

    而那剑气风暴纵使恐怖,但是在众多强者的联手之下,终也缓缓消减。

    就在此事,意怀天骤然一声长喝,猝然偷袭,持剑击向了玉修齐。

    “怀天住手。”

    意长年见机得早,忙大喝了一声将他阻止。

    玉修齐同样醒觉,诧异地看了一眼意长年之后,持枪后退。

    “父亲?”

    意怀天走到了意长年的身侧,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他之前看得分明,父亲本就是有擒下玉修齐作为谈话筹码的想法,为何又会突然阻止自己?

    意长年却是摇了摇头,道:“此人当是君子之流,不可莽撞。”

    不得不说,在这种情况,纵使是号称正统的儒门之人也没有一个出手襄助,然而本是助拳而来的玉修齐却助得毫不犹豫,这一点让意长年对他刮目相看了。

    而在此时,李裔文与御红雪的身影,才在尘埃渐息后,逐渐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两人相距不过三丈,俱都持剑不语。

    “是我败了。”

    御红雪蓦然收剑,同时口喷鲜血,眼中神光黯淡。

    两人极限一式,惊天动地。

    然而结局,却是飞鸿断首,徒闻悲泣。

    李裔文以剑拄地,缓缓抬头,却也同样面色发白,唇角鲜血横流。

    御红雪十分强悍,这一战的风险,丝毫不逊色与当初他与人世主一决。虽然最后赢了一式,但同样受创不轻。

    两人此战虽分了胜负,却也是两败俱伤了。

    就在此时,告子骤然一声大喝。

    “诸位同门,趁此刻凶手虚弱,速速出手将他擒下!”

    诸儒生面面相觑,但是最终尊师重道的教导,仍是让他们选择了出手。

    他们开始小心翼翼地朝着李裔文靠近。

    李裔文面色不变,似乎即便无了再战之力,这些人也从来进不得他的眼中。

    御红雪则是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她知道此刻自己与李裔文都暂时不能动弹,否则容易引发其余并发的伤势。她远远地看了一眼告子,心中不明因何玉修齐会如此推崇此人。

    然而就在此时,读书堂之上,突然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女声。

    “敢动李裔文一根毫毛,天下无二保证你们会……”

    “死!”

    怒声落下,读书堂之内,赫见十丈毒雾,再现尘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