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道印 戒座!-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43章 道印 戒座!

    毒脉圣女,天下无二!

    告子瞳孔猛然一缩,旋即便更加凛然,充满杀意的目光再次看向了李裔文。

    虽然早便听闻了毒脉圣女长居读书堂,但是他原先还认为以毒脉的处世方式,绝对不敢涉入儒门与读书堂的争斗之中。

    但是现在看来,恐怕泣红颜与读书堂等人的关系,还要远超自己的想象了。

    告子目光转动,冷笑连连。

    “狮虎异族,毒脉余孽。深柳读书堂,当真是好可怕的狼子野心啊!”

    不论是狮虎一族,还是毒脉,都曾侵略武林。尤其是毒脉,当初毒后与弃无命两人联手,十丈毒雾之下不知埋葬了多少英雄枯骨。此刻被告子提起,众人皆又想起了那一段被压迫的岁月。

    瞬间,儒生们心中愤怒之意被再次挑起。

    而泣红颜也匆匆而来,翻滚着的十丈毒雾这一次没有丝毫的收敛,即便是靠的稍近一些的人,都感觉有些头晕目眩,心中惊骇地慌张后退。

    “阴谋奸宄,为以往惨死的同道,纳命来吧!”

    一名有些年级的儒生忽然神情激动,竟是持剑直冲向了泣红颜而去。

    泣红颜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收敛毒雾的想法。

    柳三变昏迷,李裔文重创,已经让她怒火中烧了。若非是尚有着一丝的克制,美毒早就让这些人魂归天外了。

    然而就在此刻,读书堂外再传来了一声急切的女声。

    “红颜妹妹,不可啊!”

    话音落下,却见凌香梅青纱覆面,也匆忙到来。

    法阵被破,即便是她们想要按照柳三变所说,不可露面也是不能了。而现在泣红颜显然有些愤怒,凌香梅担心她会在冲动之下做错事情,也顾不得自己身份暴露的风险,出来拦阻了。

    泣红颜闻言,眉头一皱,但还是听从了凌香梅的话语,十丈毒雾蓦地翻腾,化出一道巨掌,直接将这名儒生拍得吐血倒飞。

    却没有直接要了他的性命了。

    泣红颜来到了李裔文处,收起了十丈毒雾,替李裔文检查起了伤势,而后才稍微舒了一口气。

    李裔文虽然负创,但并无大碍。只要再等数刻功夫,体内真元运转流畅之后,便没有大碍了。

    同时,她冷眼横扫,虽无太深厚的根基,然而先前十丈毒雾的恐怖,却依旧震撼的其他儒生不敢近前。

    告子见状,心中着急,怒道:“当年毒脉能够安然遁世,乃是我等三教法外开恩,不计较你们过往罪孽。泣红颜,今日你要走上毒脉后尘乎!”

    “我只是一个小女子,不懂太多的道理。但是李裔文,我绝对不允许你们伤害他丝毫!”

    泣红颜看着告子,很认真地说道:“相信我,或许武力我比不上你们,但是在场的这么多人当中,只有我能够将你们——全数埋葬!”

    “你!”

    告子心中大怒,然而心中却仍是忌惮她那一身毒术,竟是有些抽搐不敢向前。

    十丈毒雾的恐怖,早已经有无数的强者用生命证明了!

    折桂令则是幽幽地注视着泣红颜,目光不是在她与李裔文之前流转,似乎发现了什么一般,眼中竟闪过了一丝哀怨地看着李裔文。

    可惜李裔文自与御红雪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人便都闭目调息了起来,并没有注意到折桂令的眼神。

    反倒是泣红颜十分敏感,及时是瞬间便察觉到了折桂令的眼神,眼中怒色一闪,美毒竟是瞬间而出。

    折桂令心中警觉,忙闭目不见。

    同时,凌香梅也奔了下来,先是检查了柳三变的情况之后,绣眉深蹙。

    柳三变强行支撑法阵偌久,又受到了李裔文两人的剑气风暴冲击,体内真元已然溃散,并且不断地冲击着他体内脏腑。若是不及时治疗,恐怕性命将休。

    因此,她急忙喊道:“红颜妹妹,快来治疗柳三变,他的情况十分不妙。”

    “什么?”

    泣红颜两眉一竖,先是饱含杀意地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儒生,吓得他们连连倒退之后,才急忙奔向了柳三变,侠士为他探脉之后,接连为他服下了七八粒不同的丹药。

    告子则是冷笑一声,说道:“岂能让你们如意,诸位,今日不除掉此等祸害,难保他日当年的惨事不会再次重演。尔等暂且退后,今日告子即便是豁出性命,也要将这群野心家格杀当场!”

    喝声落下,告子一声长啸,竟是直扑了柳三变而去。

    然而就在此刻,一股宏大剑意蓦然爆发,竟是骇的在场所有人,包括了酒池剑莲都暗自心惊。

    尤其是告子,受这股剑意直接笼罩,竟是不敢再动,额头冷汗不断滴落。

    “李裔文!”

    告子咬着牙,满眼杀机地看向了李裔文的方向。

    那里,李裔文原本闭上的双眼,在凌香梅喊出了柳三变情况不妙的同时,便霎然睁开。

    随即而来的,便是那异化成飞凶模样的剑瞳再现!

    “柳三变,柳三变……”

    李裔文似乎有些意识不清了,只是呢喃着柳三变的名字,一步步地开始朝他走去。

    骤然,御红雪身旁流光一闪,素不凡出手将她带离李裔文身边了。

    “柳三变……”

    李裔文视若无睹,依旧是朝着柳三变走去。而随着他每一步地踏出,都死重锤一般重重地击打在在场所有人的心上,让人沉闷无比。同时,一道道剑气开始逸散,而后又逐渐在其顶上成形。

    单由其上传来的恐怖威压便足可料定,一旦爆发,恐怕鸣翠山都将会被夷为平地!

    素不凡眉头深皱,长喝道:“李裔文,冷静!”

    于此同时,刀天下也察觉到了李裔文的情况不对,忙拦截在了他的前面,一脸担忧地开口。

    “李裔文,不可勉强自己。”

    而玉修齐等人,则是围在了告子的身侧,一脸警惕地防备着李裔文。

    刀天下的到来,让李裔文眼中似乎唤醒了一丝神采,但是很快又被压了下去。

    刀天下大急,但是却无计可施,只能顶着恐怖的剑压,亦步亦趋地随着他行走。

    而在此时,泣红颜猛然一按柳三变胸口,顿时让他大口吐血,随后微微转醒。

    还不待柳三变细看情况,便见着了如疯魔了一般的李裔文,忙急道:“好友,不可啊!”

    柳三变一声大喊,瞬间唤起了李裔文眼中的色彩。他的瞳孔逐渐凝聚,眼中剑影也缓缓消散,最后身形一颤,唇角溢血,仰天倒下。

    笼罩全场的剑意,也同时随之消散了。

    ‘好机会!’

    告子眼中精光一闪,竟是悍然选择了出手,欲要将李裔文当场格杀!

    就在此刻,天外突来一剑,轰然一声落在了告子与李裔文两人当中。

    长剑通体呈现金色,看上去如寻常宝剑般,无甚出彩,只有一个‘卍’字形状的剑格,让它多了一丝不凡。

    此剑,赫然便是灭度之行!

    紧随其后的,便是一道庄严的佛影,双手合十,坚定地踏入了战场中心。

    “道精四法,缘因十二。五戒还持,七处为知。吾师,阿含暮。”

    “告子院长,今日此战,到此为止吧!”

    “尸!罗!圆!谛!”

    告子看着来人,眼中怒意爆发。

    而在此刻,却又再传了沉稳辞号,伴随沉稳的道影,翩然来到。

    “执地之厚,拥天之重,万籁古今传透。知善守,归无咎。”

    道印玄机同时现身,与戒座并立。

    两人的出现,是否能为此事划下终点呢?

    而在鸣翠山的远处,却又一道身影踌躇不前。

    “儒门大军压境,也不知道红尘素衣能否抵挡的住。”

    “我该去帮他吗?”

    “可是我若出手,势必也将暴露在儒门眼中,对于我往后行事,恐怕会有诸多不便。”

    求飞掣感觉着鸣翠山外不断传来的震撼之力,心中纠结不已。

    他的心中,对柳三变欲说还休的秘密又是什么,因何会如此忌惮三教的关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