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将现!-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44章 将现!

    春山眉黛,两人对坐。

    桌案之上,则是放着造化球。

    剑千秋面色仍有些苍白,话语之中缺乏中气,十分的虚弱。不过经过了数日的修养,已经将伤势稳住了,正在逐渐康复之中。

    玉飞倾看着造化球,略微感慨地说道:“原来竟是因为此物,引来了虞千秋与天华君两人联袂出手。难怪就连你也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了。”

    “关于此事后续,裁决者会处理。”

    剑庐一战,其实不论是剑千秋与天华君两人,都并没有什么过错。真正需要得到惩罚的,只有暗中出手的烟朱而已。

    这一点,剑千秋不欲详谈,继而说道:“如何,此物对你是否有用?”

    他虽然有直觉此物对于玉飞倾或许会有大用,甚至不惜正面对上天华君两人。然而具体是否如他所预料的那般,尚还需要玉飞倾本人亲自确认。

    “此造化球确实玄奇,原本仅有三教圣司之力,对我而言完全无用。但是其被放置在道门密藏之内,也不知经历了何种变故,竟衍化成了一种更加纯粹的能量。这一股能量,足以让我再上数层楼。”

    玉飞倾点了点,造化球之内的能量,的确对他有十分强大的作用。若能好好吸收炼化,足以让自己朝前迈出数步。

    “是就好了,此外,裁决者也将玲珑花取了回来,不过因有其他变数,仅取回了半株,详情如此。”

    剑千秋取出了裁决者先前交给他的玲珑花,并且将玲珑雪峰一事大略讲述了一遍。

    “嗯,意长年取花的目的,应当是为了救其孩儿。刀天下如此热切奔走,想必也是想以此缓和李裔文与狮虎族的关系。有意怀天性命牵扯其中,能够取得半株玲珑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玉飞倾笑着将玲珑花接了过来。

    有了造化球与玲珑花的相助,他有信心能够突破目前的困境。届时,他之肉身强度,或许便能与刀天下一争高低了。

    剑千秋点了点头,兄弟之间,无需多言。

    “对了,你的事情,进展如何了?”

    剑千秋问道。

    “棘手。”

    谈及此事,玉飞倾的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摇着头说道:“目前线索已经延伸至了儒门畅和风身上。而根据寻根所言,当日出现在净天沙原之人,也很有可能是他。具体情况,听我道来。”

    玉飞倾将洗砚台一行的过程,事无巨细,一一详尽地说了出来。

    然后问道:“关于此人,你如何看?”

    “航道千书,嗯……”

    剑千秋微微闭目,手指轻敲,陷入了沉思。

    畅和风也是成名许久的人物,剑千秋自然不会不知道,只不过此人一向风评甚佳,实在令人难以相信他会做出此等恶事。

    不过相比于畅和风,剑千秋却是更加信任玉飞倾。

    “此人以往与听雨楼也颇有交情,你既然有如此疑惑,想必心中也有怀疑了。你准备如何做?”

    玉飞倾道:“我们此回前往洗砚台,极有可能已经打草惊邪了。依寻根的看法,是等待畅和风有所动作,自动露出马脚。只不过如此一来,我们的立场就太过被动了。”

    “墨竹先生那边可有消息了?”剑千秋问道,以往玉飞倾隐藏身份,以评技者的面目行走武林,许多消息都是墨竹先生再传递,或许此事,也能够与墨竹先生商榷一番。

    “墨竹先生近段时间似乎在忙碌着其他事情,已有一段时间不曾与我联系。不过此事我已经传信给他,只是不知他会否有所因应。”

    玉飞倾摇了摇头,墨竹先生虽是隐士,却也在暗中关心着武林苍生,其所忙碌的,远超自己。

    剑千秋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不过寻根所想,也并无道理。若是畅和风一直便在洗砚台不出,你们也无法下手,或许我们该设法,先拉他入世。”

    “我也是此意,不过具体如何操作,尚还需要排布,不能太过显然。”

    玉飞倾点了点头,心中也的确是这样的想法。

    就在此时,一只信鸽展翅而来。

    玉飞倾大喜,说道:“是墨竹先生回信了。”

    说完,玉飞倾轻轻吹响口哨,引来信鸽之后,慌忙取下书信阅读。

    “如何?墨竹先生有何看法?”剑千秋问道。

    “无。”

    玉飞倾摇了摇头,将书信递给了剑千秋,说道:“畅和风,已经在日前离开洗砚台了。”

    “嗯……如此以来,反倒是正中了你们的下怀。”

    剑千秋看着书信,微微颔首。

    信上并无太多信息,只是说明了畅和风是何时离去的。不过以他们的默契,自然不会猜不到墨竹先生的意见,也同样是支持玉飞倾的办法。

    剑千秋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快动身吧。对于此人,务必要小心。”

    剑千秋本身便是剑界的一座顶峰,他十分清楚能够同时掌握不同剑意之人是何等恐怖。

    或许此人的能为,要远远超越外界对其之评价。

    “嗯,我会小心。不过此事一人不便进行,我仍需等待。目前寻根有要事暂离,这段时间我会留在春山眉黛照应你。”

    “照应倒是不需要,你若是有闲暇,不如争取时间,先将玲珑花炼化吧。如此也能为你接下来的行动,更增添一丝把握。”

    剑千秋摇头说道。

    “嗯,也好。既然如此,我便先往后山炼化玲珑花,若有事情,随时可以去找我。”

    寻根匆忙离去,玉飞倾估计他要处理好手头上的事情,恐怕最快也需要数天时间。而这段时间,应也足够让他炼化吸收玲珑花了。

    因此听闻剑千秋的话语,玉飞倾点了点头,起身往后山而去。

    剑千秋不再接话,而是闭起了眸子,开始调息起来。

    …………………………

    无妄沼泽之地,天地一片阒静。只有风,轻轻吹动着水草,乱了一池的水波。

    乍然,一条神情呆滞,两眼无神,却偏又有一股不可侵犯的威严的身影,缓缓踏波前行。

    “无妄,沼泽……”

    神秘阿长走至无妄沼泽的中心之处,仰头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骤然,通天水路再起,阿长身影一瞬,没入了通天水路,两者双双一同消失。

    阿长前往中阴界,是否将彻底揭开此地的秘密?他与一易知天被囚有关系吗?

    这一切,是否当真是玄月的布局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