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将攻-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6章 将攻

    道门,宗上天峰。

    成功通过通天道的虞千秋虚弱地倒在其师墓前,双目失神,似乎陷入了回忆中,难以自拔。一旁天华君见此情况,也只能轻声一叹。

    虞千秋叛出道门虽然有错,但是道门对其爱妻的见死不救,又何尝是对?

    只是双方都有着双方的底线,一旦失衡,注定会是这般悲剧收场。

    就在这时,山底传来一声长啸,打乱了天华君的思绪。

    “垢无尘,这一代的道门刽子手?他怎会来此。”天华君眉头一皱,本想下山一探,但是看了看依然出神的虞千秋,终究还是没有离开。

    山腰的藏道殿内,一双始终注视着宗上天峰的眸子,也因这一声长啸,收回了目光。旋即身形一闪,化作流光,瞬间出现在了山下。

    “全道之锋见过玄机掌教。”

    垢无尘见玄机出现,一摆拂尘,躬身行礼。

    “全道之锋?来此为何?”

    玄机眉头一挑,心中已知垢无尘来意非善。

    “特为亡在八卦掌劲之下的了空禅师而来。”

    “哈。”

    玄机一声大笑,元功猛提,掌捏火势,急攻垢无尘。

    “八卦,火天。”

    垢无尘本是问罪而来,此刻玄机突然出手,心中也不慌乱。步伐一错,避开玄机攻势,同时手中运劲,拂尘霎时硬如钢丝,直刺玄机面门。

    “来的好。”

    攻势受阻,玄机反叫了一声好。单足跺地,尽纳地气入体,旋即掌划半圆,地气化形喷涌而出,直冲垢无尘。

    轰!

    两者雷霆一式交汇,刹那间震动风云。垢无尘根基稍弱,不由得闷哼一声,唇角溢出丝丝鲜血。

    “喝!”

    拚斗落入下风,垢无尘一声长喝,背后除妖剑铿然出鞘。一股浩大锋芒之气,瞬间弥漫四周。

    玄机眉头一皱,收敛气劲,瞬间抽身而退。

    “住手。”玄机一声冷喝。

    “你还有何话可说?”垢无尘握住除妖剑,闪烁寒芒的剑尖直指玄机。

    “在你之前,博娴亦曾来过。关于了空之事,我自会调查清楚。但是请你们谨记,宗上天峰,并不是任由别人撒野的地方。”

    “嗯?博娴来过?”垢无尘闻言,心中略一思量,便收起了除妖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再相逼。然而垢无尘身为全道之锋,对此事无法袖手。我只给你半月时间,半月之后,我希望你已经找到凶手。请。”

    垢无尘说完,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原本留在宗上天峰的天华君也下来了。

    “教尊……”

    “天华君。”

    玄机摆了摆手,道:“这一遭,可能要劳你出世了。”

    “事关宗上天峰名誉,天华君责无旁贷。只是……”天华君欲言又止。

    “我知晓你心内之事。你便等天剑君恢复后一起下山吧。”玄机说完,语气不由一顿,随后苦笑两声,道:“他如今,是叫虞千秋吧。”

    天华君抿唇不语。

    …………

    深柳读书堂内,柳三变为谋算,焚煮异茶,却见无根飘萍造访。

    “嗯?你受伤了?”

    柳三变正要招呼,却看出寻根身上伤势,不由一问。

    “我无大碍,此行太华山,是为博娴带信而来,详情听说……”寻根将博娴口讯道出。

    “宗上天峰……”

    柳三变听罢,暗自沉思:潜伏的道门之地,如今正道力量稍显不足,若能将其带出江湖,将会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寻根转达完博娴口讯之后,再道:“此外,此行我并未前往佛乡,却遇上了一个名叫碎黄泉之人,详情如此。”

    “什么?佛悯和佛听两位竟然……唉。”

    初闻噩耗,柳三变浑身一震,旋即面露哀伤,委婉一叹。

    寻根继续说道:“那名青年与我一直以来所寻找的目标恐有莫大关系,这一段时日,我需要潜伏调查,恐怕没有时间襄助了。”

    “嗯,既然先生尚有他事,柳三变也不强求。这段时日,多谢相助了。”

    “既然如此,我便先行离去了,请。”

    寻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深柳读书堂。

    柳三变目送寻根离去,旋即将目光投向沸水之上的茶壶。

    “算算时日,也是时候收成了。”

    话音甫落,柳三变指凝皓光,一股极寒之力自其指尖喷吐而出,直向茶壶。

    咔擦咔擦……

    寒力刚靠近,滚烫的沸水便瞬间凝结成冰而后破碎。茶壶更是无法承受着突变的温度,瞬间破裂,两道激光瞬间自茶壶之中掠出。

    柳三变伸手一抄,将两颗雪白凝珠握在掌中。

    “如此便是万事俱备,只待东风了。”

    ……………………

    佛乡之地,伽明殿中。

    妙莲华、佛识等僧人与藏虚同列其中。

    妙莲华低喧佛号,道:“藏虚道长匆匆而来,可有要事?”

    而佛相因心中积怒,不等藏虚开口,便直接问道:“可是已有反击之策?”

    “阿弥陀佛,佛相,恪心。”

    佛相面容一整,后退了两步。

    藏虚呵呵笑道:“小和尚不用着急,贫道此次前来,正是有了回击之策。现如今,我们已经掌握了诛仙海的所在,只等时机一到,便合力进攻,将这个武林乱源一举歼灭。”

    “阿弥陀佛。”念禅这时开口,问道:“诛仙海所在向来神秘,不知道长是如何得知它的处所?信息又是否可靠?千万莫要入了敌人圈套啊。”

    “念禅大师多虑了。”藏虚摇了摇头,道:“信息乃是垢无尘亲身探查所知,不会有误的。”

    “是他?垢无尘此人刚正不屈,既然是他的话,贫僧也就安心了。”

    妙莲华静静地看着两人对话,见两人话意已尽,才开口问道:“不知何时动手?”

    “十日后的午时,此为路观图,届时请诸位自行前往。藏虚还需要通知其他人,便先告辞了。请。”藏虚将路观图交给妙莲华后,转身离去。

    佛相看了看妙莲华手中路观图,正欲说话,却又见一人负荆而来。

    “博娴前辈?你这是?”

    佛相一愣,皱眉问道。

    博娴不语,上身一震,背后荆条跃空而起,直直没入地面,强大的气劲,将地面都震出了一大块龟裂。

    “诸位,动手吧。”博娴沉声说道。

    ………………………………

    烟都。

    幽幽画屏之内,一盏烛光迎风摇曳,垂垂欲灭。

    拓跋如梦端坐其中,把玩着平常必定端正顶戴着的文冠,心思低沉。

    “佛乡隐藏之力、异域、道门密藏、三教异变……如今大争之势愈发明显,烟都必须为此做好布局。而今雨云风三宫俱为细作,无法为烟都出力,烟宫又往斜月坪一行,我该启动隐藏的棋子么?而今诛仙海所在已然暴露,凭柳三变等人的能为,血为王之路可想而知……”

    就在拓跋如梦沉思之际,一缕青烟缓缓飘荡而来。人世主伸手一握穷,登时一股信息涌上心头。

    “东瀛之人再现武林?有趣,有趣。”

    拓跋如梦轻轻一笑,将文冠端正戴好。

    “也许我该助盟友最后一力。”

    轻笑声中,拓跋如梦化烟而去。

    ………………

    诛仙海上,火火火领着碎黄泉,无声而入。

    天柱之上,血为王慵懒坐在王座之上,周遭并无他人。

    “亲爱的王,您忠诚的骑士回来了。”

    “有劳了,我的爱将。”血为王轻轻点头,旋即将视线投向碎黄泉,眼中闪过一丝凝重。

    碎黄泉踏前一步,微微躬身,道:“酆都三千里,无生之力碎黄泉,见过王权。”

    “酆都三千里?”血为王挑了挑眉,道:“你来此,是要投入本王麾下?”

    “正是如此。”

    碎黄泉一挥手,佛乡二子人头滚落在王权身下。

    “只要能将佛乡攻陷,碎黄泉愿为王权马前之卒。”

    “呵呵。”一旁火火火轻轻冷笑。

    “哼!”

    血为王冷哼一声,一摆衣袖,强烈的气劲直接将两颗人头搅为虚无。而后道:“你诚意不差,便入我麾下,暂居破军之位。”

    “亲爱的王。”

    这时,火火火横踏一步,挡在碎黄泉身前,道:“吾王啊,您何时再发起战火。您最忠诚的骑士,已经压抑不住高涨的心了。”

    “哈哈,很快。待贪狼返归,便是你出力之时。这些时日,你们好生将息。”

    “退下吧。”

    碎黄泉两人垂首退出。

    “贪狼前往寻找破军族人,不知可有收获。李裔文啊李裔文,杀害意癫狂,你准备好承受这个强大的族群的复仇了吗?哈哈哈哈。”

    思量未毕,猖狂的笑声溢满了诛仙天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