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复圣·古颜子!-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45章 复圣·古颜子!

    鸣翠山之外,正当告子准备趁机擒下李裔文之时,戒座与道印却是双双现身阻拦。

    “佛道,你们当真要枉顾三教情谊,要包庇这些杀害我儒门高层之人吗!”

    告子怒声高喝,须发皆张的模样,就好似随时都会出手拚命一般。

    “你又算什么东西!”

    泣红颜的怒声却是突然传来,却是她见告子要对李裔文出手而怒然向他攻了过来。

    告子眼中暗喜,掌心暗暗蓄起内元。没有施展十丈毒雾的泣红颜,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

    ‘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告子心狠了。’

    “圣女不可冲动!”

    乍然,泣红颜身前光芒一敛,却是天华君施展浮生一梦及时赶来将泣红颜拦住。

    “放开我!”

    泣红颜冷视者告子,虽没有运起十丈毒雾,但是美毒早已经蓄势待发,只待一个告子避无可避的时刻,便能够瞬间要了他的性命!

    刀天下忙道:“李裔文情况要紧啊。”

    “啊,呆子!”

    泣红颜猛然一惊,心中暗自责怪自己险些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忙转身去查看李裔文情况,见他只是脱力,并无大碍之后,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告子心中则是暗道可惜,同时目光阴冷地注视了一眼天华君,随后又悠悠地说道:“尸罗圆谛、玄机、天华君。哈,很好,今日此事,告子会如实回禀。你们如此枉顾三教情谊,是你们自己的主张,还是代表了你们两教的态度,要再次掀起战火?”

    “阿弥陀佛,告子言重了。尸罗圆谛此回前来,非是有意要与儒门为敌。”

    戒座双手合十,唱了一喏后,袈裟鼓动,将灭度之行收起,而后继续说道:“只是此事蹊跷,红尘素衣之为人,以及其过往为武林所做之贡献,众人皆是看在眼中。关于此事,必有其他内情,还请告子莫要采取如此极端手段,给红尘素衣一个自清的机会。”

    “哦,是吗?”

    告子阴阴地看了尸罗圆谛一眼,旋即转向了道印,问道:“玄机,你也是这个意思?”

    “是。”

    玄机负手而立,眼神淡然地说道。

    “你们……令人愤怒!”

    告子怒极反笑,咧嘴一声冷笑之后,猛然踏前一步,虎视两人。

    ‘尸罗圆谛与玄机两人根基不凡,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御红雪暂时失去战斗力,慕同风虽然强悍,但是只是碍于玉修齐的情面出手,至多会替我拖住刀天下一人。至于玉修齐,想要拦住意长年恐非易事。对方尚有裳不归这等强者,以他先前爆发的能为来看,目前我身受剑创,与折桂令两人联手,或许能够将他拖住。然而对方还有最不可忽视的一人……’

    ‘若是泣红颜当真不顾一切,恐怕我们一方只会惨败而回。看来想要继续隐瞒力量已经不可能了。’

    告子心中急转,已然做好了决定。

    他朝着两人冷声一笑,咬牙切齿地低吼:“今日告子誓要擒拿李裔文与柳三变两人。你们若是要阻拦,那么告子将……付诸武力!”

    话音落下,赫见告子强提极限内元,《正气》简章,首次解开。

    顿时,一股雄浑之力,蓦然爆发,竟让告子功体,再增五成!

    “哈,借助先贤之力吗。但是你以为这样,便能够与玄机争锋了么?痴愚!”

    玄机不屑一笑,猛然踏前一步,剑意横生,竟是硬生生将告子气势压制。

    尸罗圆谛见状,低声道:“玄机,不可冲动。”

    告子则是咧嘴一笑,浑身内元澎湃的他,须发飘扬,恍若魔神一般。

    “小觑告子,将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诸位,请动手吧!”

    告子蓦然大吼,决意唤出隐藏的力量,强行快攻。

    鸣翠山四周暗处,三道强横的气息隐约而起。

    然而就在此刻,突来了一声轻轻的叹息,竟是让告子借《正气》简章而引来的澎湃内元蓦地凝滞。

    “怎有可能,这种感觉……怎有可能是他!”

    告子面色大变,眼中竟是首次闪过了惊慌的神色。

    而在同时,原本隐约而起的三道气息,也快速隐匿了下去,显然伴随着这一声叹息的出现,他们已然决定——不再出手!

    告子似有所感,瞬间面色灰败。

    随后眼中又是不服的愤怒之色闪过,竟是再提真元,准备攻向玄机,彻底引爆争端。

    然而那道声音却是再次开口了。

    “告子,你还不停手吗?”

    话音落下,惊闻醒世辞号,淡淡响起。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十六字心传,十六步突入了战场。

    赫然一名身躯如青松挺拔,气质似春风和睦。一身洗的泛白的蓝衣,反更衬得其无比超然。一头黑发用蓝色头巾束起,如一名贫苦读书人一般男子,轻巧迈步,挡在了告子的身前。

    来人正是——

    “复圣·古颜子!”

    告子牙关紧咬,直直地注视着这古颜子,最终仍是不敢明着挑战此人威严,深深呼吸了数次,将一身内元都收敛,而后朝着古颜子躬身行礼。

    “告子见过复圣。”

    “嗯,不用多礼。”

    古颜子淡淡一笑,令人如沐春风,随后转身,目光扫视全场之后,朝着戒座与玄机两人作揖,笑道:“想不到此事竟还惊动了道门玄机与佛乡三座。”

    “阿弥陀佛,戒座有礼了。不知复圣到来,是何缘由呢?”

    戒座还礼,而后询问。

    此时,裳不归却是收起了问死、道生,搀扶着柳三变走了过来。

    “咳咳,复圣前辈,柳某有礼了。”

    柳三变艰难地朝着古颜子躬身行礼,他的伤势虽然经过泣红颜短暂治疗,已经稍微稳定了下来。然而此刻一动,似乎又有加重的倾向。

    至于凌香梅,在玄机出现的时候,她便有意无意地避开了玄机目光,此刻正与泣红颜一起顾着李裔文,没有与裳不归一同过来。

    “红尘素衣,昆仑山一别百年,当真是久见了。”

    古颜子同样朝着柳三变作揖。他虽然年长柳三变不知多少的年岁,然而却也同样为柳三变之才而倾倒。

    当初昆仑山天下会,聚集了天下智慧之士,然而柳三变的出现,却似乎成为了这一次谈会的主角,将所有焦点的吸纳在自身之上。

    “复圣,你竟与柳三变认识?难道……”

    告子却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可置信地道:“难道便是你暗中压住了儒生,让绝大数的儒生都不能如期赶至此地?”

    古颜子闻言,转身看了看告子,轻道:“告子,你这一次太过冲动了。天下儒生何其之多?贸然便将他们聚集,你想过其中的后果吗?”

    “可是复圣,难道病夫子之仇便要置之不理了吗?你当见得如今情况,纵使告子豁出脸面请来三传奇帮助,再加上诸多儒生之助,却仍是处于下风。儒门避世,单凭万章山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报仇啊!”

    “阴谋奸宄,自不能容。然而我等身为正道栋梁,更当审时度势,采取最温和的手段,将伤害降至最低。这一次,你让人失望了。”

    古颜子淡淡看了告子一眼,突然抬手一招,竟是将告子身上的‘降杀令’摄拿了过来。

    “病夫子之死,儒门不会忽视。这‘降杀令’,古颜子便先收回,再择另外的持令者入世。”

    “这……”

    告子面色微变。

    古颜子却是朗声说道:“诸位同门,今日之事尚有蹊跷,古颜子会负责查清,尔等速速带领伤员,回转本门疗养吧。”

    “复圣……”

    “哎,休得多言。”

    古颜子摆了摆手,制止了告子说话。

    诸儒生面面相觑,然而复圣既然出面了,他们自然得遵守了。

    “谨遵复圣之令,我等这便离去。”

    儒生们皆朝着古颜子躬身行礼,旋即相互搀扶着,逐渐离去了。

    “告子,你身上也有创伤,便先回万章山等候消息吧。”

    “是!”

    告子恨恨地应了一声,随后怒甩衣袖,愤然离去。

    折桂令则是眼珠子一转,朝着杨无木说道:“小朋友,我还有要事待办,便不与你们一同回转万章山了。告子院长身上有伤,你一定要好好将他‘护送’抵达风月学堂。”

    她‘护送’二字说得特别用力,杨无木心领神会,点了点头之后,紧随着告子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