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争风!-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46章 争风!

    数个呼吸之间,现场便冷清了起来。

    而此刻,胡弦骤响,玉修齐闻音知意,收起了红缨枪,对着意长年轻轻点头之后,来到了素不凡身前。

    “酒池剑莲,请将无问西东交我。”

    东武林三大传奇交情匪浅,而且此回慕同风与御红雪之所以会前来助阵,也是受他所邀,因此他不能抛下御红雪离去。

    素不凡点了点头,也知道三人关系,便将御红雪交给了他,同时说道:“小丫头还禁不起颠簸,你路上小心一些。”

    “是。”

    玉修齐点了点头,化光离去。

    于此同时,胡弦声绝,一羽弦歌也随之离开了。

    刀天下说道:“慕同风是一名强者,今日无法尽情一战,着实令人遗憾。”

    “哈,会有机会的。”

    意长年哈哈一笑,也知道柳三变与古颜子等人有要事要谈,自己毕竟是异族之人,不便久留,便带着意怀天前来告辞。

    “红尘素衣,怀天之事,意长年铭感五内。怀天既然已经苏醒,也不好继续叨扰读书堂,我们会在南岳天瀑等你前来一谈,请。”

    意长年说完,化光领着意怀天离去。

    古颜子看着意长年的身影,笑道:“想不到红尘素衣交游竟如斯广阔了,看来你当初的蓝图,也逐渐成形了。”

    “咳咳,期间尚有无数波涛,随时都能将柳某冲入万丈深渊,永世不复。”柳三变苦笑着摇头,他内心所构建之蓝图,至今为止,不过仅仅落下了第一笔而已。

    古颜子哈哈一笑,道:“你之蓝图,同样也是古颜子的愿想。为此,古颜子这一份力量,你当记在心中。”

    “多谢复圣前辈。”

    柳三变深深鞠躬。

    玄机这时说道:“此事你们详谈,玄机先回宗上天峰,若有需要,可令人传讯。”

    说完之后,玄机又朝着天华君说道:“天华君,先随我回返宗上天峰吧。”

    天华君面色微变,但仍是点头答应。

    “阿弥陀佛,玄机且慢。”

    “哦?戒座何事?”玄机奇道。

    “请问博士生,现在何处?”

    玄机回道:“应还在宗上天峰,戒座寻他有何事?”

    “嗯……不可说,只是有劳玄机引路,让我与博士生一晤了。”

    “无妨,请。”

    玄机点了点头,三人化光离去。

    古颜子见状,也说道:“古颜子无法久出,而鸣翠山阵法崩毁,你也身负重伤,亟需治疗,便不再叨扰了。关于病夫子一事,若有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此外我也会遣人调查,请。”

    “再一次多谢复圣前辈前来解围,病夫子的事情,柳某会尽快处理。”

    “我们再见吧。”

    古颜子轻轻点头,转身翩然离去。

    而在古颜子走后,折桂令才诧异地开口,带着一丝不可置信地说道:“柳三变,想不到你竟能与复圣都做上朋友,真是令纪瓷吃惊啊。”

    折桂令离经叛道是出了名的,整个儒门之内,几乎没有人能够让她心生敬畏。

    除了古颜子。

    对于这个人,折桂令当真是发自内心的敬,继而由敬转畏。

    在他面前,折桂令总是会下意识地将自己一切的叛逆都收起来。

    “机缘而已,此回也多谢折桂令暗中留手了。”

    柳三变笑道,折桂令出工不出力,他自然也是明白的。

    泣红颜依仗毒术,能毫不畏惧地正面对上数千儒生。而折桂令同样有靡靡之境,虽然不一定能摧枯拉朽地尽败众人,但是短时间的牵引绝对不成问题。

    而高手过招,一瞬间的差距,便是生与死的距离。

    折桂令没好气地白了裳不归一眼,说道:“纪瓷是留手了,却也差一点点香消玉殒了。”

    “抱歉了。”

    裳不归歉意地说道,若非是关键时刻他醒觉了折桂令是友军,恐怕先前那一刀纵使无法杀死折桂令,也会将其重创。

    “此地狼藉,我们先入读书堂再议吧。”凌香梅这时走了过来说道。

    柳三变看着周围情景,眉头深皱。战乱之后,附近早已经变得一片疮痍。幸好读书堂有着众人守护,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波及。

    于是他点了点头,说道:“有劳夫人替我先招待折桂令了。”

    “不用,读书堂我熟。”

    折桂令却是嫣然一笑,兀自前行,竟是直接来到了李裔文身侧,看着泣红颜说道:“小妹妹,你可以放开抱住我家小哥哥的手吗?”

    “嗯?你是谁!”

    泣红颜面色骤然大变,女人的直觉,让她对眼前这名先前还助着自己一方的女子充满了敌意。

    就在此时,李裔文闷哼了一声,似有转醒迹象。

    柳三变突然倒吸了一口气,他虽然早就打算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让折桂令与泣红颜见面,以此来激发泣红颜,让她快速成长。

    但是很显然,现在并非是合适的时候。

    柳三变眼珠子一转,决定让李裔文自己应付,低声朝着裳不归说了一句,两人朝着素不凡走去。

    而另一侧,在儒门之人走远之后,素不凡突然跳下诗驴,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在了问天高的屁股之上。

    “臭小子,人都走光了,你还装什么醉?”

    “嘿嘿,素前辈你好吧。”

    问天高尴尬一笑,一咕噜地爬了起来,轻轻哈腰,双手紧握着似乎在讨好素不凡。然而若是认真看,就会看出他的眼睛一直都在注视着素不凡腰间的酒壶。

    “你小子,说吧,怎么会替那告子出手?”

    “嗨,都是塑料感情而已,说来有什么意思呢,是吧。在问天高的心中,绝对不会有人的地位能比得上前辈。”

    问天高拍了拍胸脯,一脸的对告子不屑。

    素不凡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说道:“你心中地位最高的,只是老夫这美酒吧。”

    问天高嘿嘿直笑。

    素不凡怒瞪了他一眼,说道:“酒庐内有我新酿的花酿,你找一个日子来取吧。”

    “得了。”

    问天高吆喝了一声,却突然看到柳三变两人过来,不由得好奇地问道:“前辈,这是你朋友吗?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就替他们殴打告子了。”

    “哈哈,多谢这位壮士好意了。只要壮士不出手,柳某便心中感激了。”

    柳三变哈哈一笑。

    “哈哈,哈哈。”

    问天高尴尬一笑,说道:“你叫红尘素衣是吧,我听说过你。在下醉侠·问天高。”

    “相传武林中最有个性的游侠儿,柳某同样久仰了。”柳三变躬身见过。

    问天高有些尴尬,毕竟一开始是准备来打人家的来者,于是哈哈笑了数声之后,便告辞离去了。

    柳三变笑道:“此人当真有意思。”

    “也特别不要脸。”

    素不凡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柳三变微微一笑,说道:“此回也多谢前辈出手了。”

    素不凡虽然没有出手,但是柳三变清楚,只要他站在这里,那边是一道保障。而且问天高也是很明显的因为素不凡才没有出手的。

    素不凡摆了摆手,说道:“老夫不过是过来看看而已,现在看来,你的确不差。”

    “惭愧。”

    柳三变摇了摇头,情绪稍微黯然,旋即问道:“李裔文康复之后,剑境飞跃,前辈此来可是关心他之情况?”

    “不错。”

    素不凡点了点头,说道:“他的情况,我大概有了了解。能战胜御红雪这个丫头,他的确精进了许多,但是还不到时候。好了,你先回去吧,老夫便暂时不见李小子了,请。”

    素不凡眼观此战,心中已经明白了李裔文到达了什么阶段,于是哈哈一笑,跨坐上诗驴,潇洒离去。

    裳不归看着素不凡的背影,说道:“这老家伙很强。”

    “幸好不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先回去吧。”

    柳三变轻轻一笑,两人回转读书堂。

    远处,寻根身形一动,就要进入读书堂,却突然被碎黄泉喊住。

    “碎黄泉,你也在此?”寻根诧异地说道。

    “不错,只是我担心出手会影响妖域之事,故而一直忍耐旁观。”

    “嗯,确实,若非是红尘素衣有信再现,要我不得动手,恐怕我也忍不住参战了。”

    寻根点了点头,如今来看,柳三变此局虽然解的困难,但是碎黄泉的选择却也正中了柳三变的顾虑。

    “我准备进入读书堂,与红尘素衣一会,你是否一同?”寻根问道。

    “嗯……”碎黄泉点了点头,话音却突然一滞,改而说道:“不了,既然读书堂无事,其他事情有你便可,我尚有他事,便不久留了。”

    “好吧,一切小心,请。”

    寻根点了点头,动身进入了读书堂。

    碎黄泉则是眉心一拧。

    “天魔,传音邀见,你又要弄何玄虚?嗯……他说在东面十里相见,先前往一会。”

    碎黄泉身形一转,化光离去。

    而在鸣翠山之外,踌躇的身影,也终于安下心来。

    “儒生退散,告子等人也已经离去,如此困境也能妥善处理,看来红尘素衣的能为要远超我以往的估计。或许,我跟向他坦白……嗯?此人!”

    求飞掣心中正考虑是否想柳三变坦白一切的时候,突然眼神一凝,正是见着了大步做出的醉侠·问天高。

    “这个身影,我不会认错,是他,是他!!”

    求飞掣面色大变,想要现身见面,却又突然停下了动作,改而暗中追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