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开端!-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47章 开端!

    读书堂,老柳树下,众人围坐。

    李裔文经过了泣红颜的治疗,已经苏醒了过来,虽然面色尚有些苍白,却已无大碍,情况要比柳三变好上许多。

    此时,泣红颜与折桂令正一左一右地坐在他的两侧,目光不时对视,似乎有激烈的火花迸射而出。

    这种感觉,让李裔文十分不适,若非是担心柳三变接下来需要自己配合,恐怕早已经离开了。

    折桂令笑意盈盈,让人分不出她是真的欢喜李裔文,或者仅是图一个乐趣。她看着泣红颜笑道:“小妹妹,长得确实标志。但是男人喜欢的,可不是你这样的哦。”

    说完,折桂令凤眸微眯地挺起了丰满胸脯,魅力四射。

    泣红颜冷哼了一声,却接不上话来。她虽然讨厌这个女人,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折桂令的气质,让她都有些羡慕。

    如果,如果自己也有这样的气质,呆子应该不会是这样的态度了吧。

    泣红颜悄悄地看了一眼李裔文,见他面无表情地端坐着,虽然不曾看过自己,却也没有理会折桂令,竟是莫名地舒了一口气。

    ‘幸好是个呆子,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儿也能无视。’

    “咳咳,诸位。”

    柳三变低嗽了两声,也算是打破了泣红颜的尴尬。

    裳不归说道:“柳三变,今天的眉角你准备如何找回?记住,这其中有裳不归的一份。”

    今日之事,让裳不归十分不爽。不过他知道柳三变如此伏重,必有腾飞的计划,因此他有耐心等待。

    “也算我一份。”刀天下也拍了拍胸脯说道。

    “喂喂喂,你们当着我的面要针对儒门,真的好吗?”

    折桂令美目一瞪,没好气地说道。

    柳三变哈哈一笑,道:“折桂令,你当知我们非是此意。”

    说完,柳三变左右看了看,奇道:“咦,怎不见了虞夫人身影?”

    “哦,方才见她独自往后院去了。”

    刀天下话音刚落,却见凌香梅匆匆又走了出来。

    “香梅姐姐。”

    泣红颜喊了一声,将她招呼了过来。

    “嗯?虞夫人你面有忧色,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凌香梅刚靠近,柳三变便敏锐地察觉到了她的异样。

    “这……”

    凌香梅皱眉看了折桂令一眼,旋即说道:“红尘素衣,或许我该离开了。”

    “因何,嗯?难道……”

    柳三变呆愣,旋即便想到了先前玄机现身,再联想到他将天华君喊了过去,恐怕他是已经发现了凌香梅的存在了。

    凌香梅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我不能继续留在此地了。”

    读书堂方经灾难,绝对再无法抵抗道门的逼压。因此凌香梅不能自私地留在这里,继续享受着柳三变的庇护。

    柳三变却是笑道:“原来如此,此事你多虑了。他既然没有当场点出,说明关于此事,恐怕他并不准备插手。而且你只有留在读书堂,对于你的夫君,才是最好的帮助。一旦你离去,相信我,他将要面临的困难绝对会上升数个层次。”

    “可是……”

    凌香梅皱眉,仍是有些犹豫。

    泣红颜笑道:“哎呀,姐姐你就莫要担心,先留下来吧。”

    “唉,好吧。”

    柳三变说的对,她留在读书堂,虞千秋才能安心地在外办事。如果她离开的话,先不说不知道该去何处寻找虞千秋,两人出事的可能性也会更大。

    于是她轻点了点头,说道:“抱歉,是我太紧张了。我先入内,便不打扰你们了,请。”

    泣红颜眼珠子一转,说道:“我与你一起进入。”

    又对着李裔文说道:“你的情况不宜妄动,我稍后会再为你配药。”

    说完后,泣红颜便有拉着凌香梅走向了内院。

    折桂令给她的压力非常巨大,泣红颜觉得自己需要多多向凌香梅取经才行。

    “呀,小哥哥真是好魅力,不仅让纪瓷心中记挂,更有这么一个青春能干的小妹妹死心塌地地对你好。”

    折桂令突然看着李裔文,酸溜溜地说道。

    李裔文面无表情,目不斜视,看都不看她一眼。

    柳三变笑道:“折桂令莫要打趣了,我们还谈谈正事吧。”

    “也行,说说你详细的计划吧。”

    经过此事,折桂令心中对告子逐渐起了猜疑之心,再加上玄机与柳三变等人的情报,恐怕告子此人当真有着很大的问题。

    折桂令说着,却是从怀中取出了一方手绢,笑眯眯地说道:“只是想不到红尘素衣竟会将纪瓷的手绢收藏起来,真是令人感到羞涩呢。”

    “嗯?”

    众人闻言,包括李裔文在内,都将惊奇的目光看向了柳三变。

    难道,柳三变当真看上了折桂令了?

    柳三变不慌不忙,稳坐钓鱼台地笑道:“柳某早知折桂令必然会介入此事,因此当初柳某才会留下手绢,方便通信而已。”

    “原来如此,好吧,这个问题算你过关了。”

    折桂令纤指绕了绕手绢,也没有紧抓着不放,而是问道:“之前信中所言,你已经有了大概的计划,那么不知道详情如何?又需要纪瓷如何协助?”

    “具体参与之人已经有了人选,但是要引告子入瓮,却还需要引导。”

    柳三变轻声一叹,说道:“本来此事,天华君已有眉目,只可惜目前其被道印召回了宗上天峰。不过此事我会传信,让他与你联系。”

    天华君早前被曾说过有意利用婉惜的名目去试探告子,并且在与杨无木一同进行针对墨张声计划的时候,两人也多有交流,此事让他继续进行,倒也该然。

    只是不知是否会与他追回道门宝物的任务相冲突而已。

    “哦,天华君,你倒是给我找了一个好队友。”

    折桂令挑了挑绣眉,诧异地看着柳三变。

    天华君之名,折桂令自然不会不知。可以说,当初三教内乱,此人算得上凶名仅次于佛门慈航、儒门杀令与道门刽子手这一个等级线的狠人了。

    一式神鬼莫测的浮生一梦,不知让他手中神封,饱饮了多少佛儒强者的鲜血。

    “是他,柳某相信你们二位,定能够合作愉快,咳咳……”

    柳三变笑着说道,却有认不出低声咳嗽了起来,面色也开始泛白,显然是药效过后还不曾好好调息,让伤势又开始发作了。

    李裔文眉头一皱,朝着折桂令说道:“你该离开了。”

    “嘤嘤嘤,小哥哥你要赶人家走吗。”

    折桂令可怜兮兮地看着李裔文,红唇嘟起,委屈地说道。

    李裔文点了点头,说道:“我们要疗伤了。”

    “你!”

    折桂令瞪大了双眼,似乎不敢相信李裔文居然真的敢直接赶他走,顿时气的牙痒痒的,怒道:“走就走,哼!”

    折桂令将头一甩,怒然离去了。

    柳三变笑道:“好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呀。”

    “她非是真心,值得信任么?”

    李裔文摇了摇头,没有直接回答。

    “哈,放心吧,在此事之上,她绝对会与我们同心。”

    柳三变哈哈一笑。

    就在此时,寻根匆匆来到。

    “李裔文,红尘素衣,你们无恙否?”

    寻根先是打量了两人一眼,随后才关切地问道。

    “无妨,先前情况,也亏得你没有出手了。”

    告子一再诬陷柳三变,先是病夫子之死,而后是与狮虎族勾结,收留毒脉余孽。虽然再加上妖域对他而言也并没有什么压力,但是对于亟需正名的妖域而言,却是十分的不利。

    寻根轻轻一叹,说道:“惭愧,寻根其实数次已经忍不住要动手,多得碎黄泉将我阻止,否则便要坏了红尘素衣的布局了。”

    “哦?碎黄泉也来了?”

    柳三变朝着寻根身后看去,却是空无一人。

    寻根道:“他另有要事,已经离去了。”

    “原来如此。”柳三变恍然,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疑惑。

    碎黄泉最近有些行踪莫测,也不知道他是否在计划着什么。

    寻根问道:“不知红尘素衣信中所提的正名之机,却又是何?”

    “我们将针对告子,此回主要功绩,我们会放在妖域之上。不过此事尚不虚你们插手,先前你也得见,诸多儒生皆身受重创,柳某希望你能够给予他们一些帮助。”

    寻根眼中一亮,说道:“此虽是微博之功,却更加有助于妖域名气的扩散。红尘素衣之智慧,却是名不虚传。”

    “一切小心。”李裔文叮咛道。

    “嗯,你也好好养伤。事不宜迟,寻根即刻动身,请。”

    寻根急匆匆而来,又急匆匆而去。

    “我们三人也各自修养吧,先将自身情况稳定下来。”

    柳三变哈哈一笑,几人各自回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