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天书之灵!-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48章 天书之灵!

    鸣翠山东面十里,一处疏林之中。

    两道身影对立,隐有互相对峙之感,正是天魔·乾元以及无生之力·碎黄泉!

    “传音邀见,你有何事?”

    碎黄泉皱眉问道。

    “柳三变,此人你如何看待?”

    天魔不答,而是看着碎黄泉,幽幽地开口。

    他如今的思想十分极端,柳三变坚决不肯同意紫气王朝的设想,那么在将来,两人必成敌人。

    原本儒门围攻读书堂之事肇生,他便也存了考量之心。若是柳三变无能挺过此关,那么纵使心中对他欣赏之际,乃是最理想的合作伙伴,但是理念不同,他也会趁着柳三变这次的失败,彻底将他放弃。

    甚至会不惜亲自动手,将他格杀!

    只是如今看来,面对这种几乎误解的死局,他竟也能将之解开。而且他认真留意,如此浩荡的一次行动,虽有多人重创,但是竟没有一位当场死亡!

    于是天魔心中又开始纠结了,如此人才,合当一同创立伟业,共谱武林和平才是。

    “你什么意思?”

    碎黄泉也同样不答,只是直直地注视着天魔,似乎想要透过他那一双渗人的阴阳瞳,看出他内心的想法。

    天魔此人心思难测,而柳三变目前与妖域关系友好,也在为了妖域奔波操劳,他自然不会分不清楚远近关系。

    “嗯,不回答么?你不回答,我也能大概猜到你心中的想法。”

    天魔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也不介意碎黄泉没有回答,兀自低声呢喃。

    碎黄泉眼神一冷,愠怒地说道:“碎黄泉耐心有限,请你不要随意消遣。”

    “嗯,好吧。”

    天魔点了点头,却又突然说道:“你说,如果我现在动身去杀害那些离去的儒门之人,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会发生无生之力,保送天魔入酆都的有趣之事。”

    碎黄泉咧嘴一笑,道:“你若无事,我便离开。但是记住,柳三变现在是妖域的盟友,你若是给他下绊子,那便是向妖域下战帖。”

    “稍安勿躁,乾元仅是如此一说而已。”

    天魔摆了摆手,示意碎黄泉莫要气恼。

    他的确只是随口一说,是突然的想法。只不过会不会将这个想法实现,那就说不准了。

    “碎黄泉,我欲再见妖尊一面,也劳烦你带路了。”

    “嗯?你要见妖尊?”

    碎黄泉眉头深皱,道:“妖尊非是你要见便能够得见,而且碎黄泉并非是闲暇之身,尚有要事待办。”

    “放心,这是最后一次。或许这次之后,你我便属同僚了。”

    天魔笑道,依照他的估计,这一段时间过去了,妖尊应也将那紫气吸收。因此,也该是两人再见,天魔投入妖域阵营的时刻了。

    “你对妖尊,已经有了答案了吗?”碎黄泉有些迟疑,上次天魔与妖尊一会,也算得上相谈甚欢。看得出来妖尊对此人颇为欣赏。

    如果当真是决定了要投入妖族麾下,妖尊未尝不会冒着风险将他手下。

    不过碎黄泉转念一想,妖域目前亟需正名,因此行事必须依从柳三变的指挥,以伟光正的中心点,如此一来,许多事情难免不方便处理。

    让天魔加入妖域,暂时不通知外界,也能缓解妖域目前的困境。

    碎黄泉思虑明白,便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便再带你前往妖域。但是记住,这是最后一次了,若是你此次还不做下决定,碎黄泉将不会再带你进出妖域空间。”

    “多谢。”

    天魔躬身道谢。

    碎黄泉衣袖一甩,两人化光离去。

    …………………………

    迷迷茫茫,浩浩荡荡。

    神秘诡谲的中阴界,一条身影如踏虚空,缓步而行。

    阿长眼神奇诡,似懵懂无知,似成竹在胸,一步步走在这个同样奇诡的世界。

    然而怪异的,却是天真君竟一直不曾现身。

    莫非,此地与天真君诸人所在,竟不是同一个境界?

    倏然,阿长步伐一顿,微微昂头。

    随后,突见一盏灯火摇曳,为这个黑暗的世界,燃起了一丝希望之光。

    而在烛光摇曳之间,隐现了一方石桌,一名道者。

    道者背座,让人无法看清面容。然而纵使只有背影,却依旧伟岸,如有仙风铺面一般。

    “玄……月!”

    阿长沉寂的眼神,在看见道者背影之刻,骤然亮起了一丝光芒。瞬息之间,似乎连思绪都要灵活了许多了。

    他睁大了双眼,似乎想要看清那个镌刻进了灵魂深处的人。他努力朝前走去,去如入虚迷一般,不论怎样也无法靠近。

    道者身躯猛然一僵,却是并不曾回头,仅是轻声一叹。

    “天书之灵,你终究还是出现了。看来,天星君他终究无法避过命定的劫难。”

    玄月微微低头,似在叹息,更似在暗中搵泪。

    “公……开……”

    阿长磕磕碰碰地说道。

    “尚不是时候。”

    玄月摇了摇头,藏虚之死的消息虽然让他伤心与愤怒,然而岁月的沉淀,早让他的心境变得古井无波。

    逝者已逝,而自己所留下的后手,却不能够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而被毁去。

    “不过有一事,你倒是可以透露出去。一易知天挟了天真君魂灵奴役,此事劳你转告玄机师弟,让他设法将之救出。”

    同一境界,天真君的存在隐瞒不了玄月。只不过他情况特殊,并无法离开此地,更遑论自一易知天手中解救天真君之魂,因此虽然清楚,却只能一直旁观。

    “天真……君,玄机?”

    阿长微微侧头,眉心郁结,似乎有些不懂此话含义。

    “你灵识初生,便被吾狠心封入了密藏之内,承接今日的契机,倒是委屈了你了。嗯——你既选择了此人寄身,便也是其之造化,便让吾助你吧。”

    玄月剑指轻巧引动,便有一道剑芒突入了阿长体内。

    而后,阿长眉心处的太极图案竟是逐渐笑容,虚化的阴阳道袍也同样消失。紧接着,一本淡金色的书籍浮现,落在了阿长的怀中。

    “少年人,被天书之灵选中,是你之造化,也是你命定的难关。闯的过去,青史流传;闯不过去,恐怕便是神销骨残,玄月无能,仅能为你留下三道保命剑招,一切便看天意了。”

    玄月低声轻语,旋即衣袍一甩,便将阿长送出了此地。

    “未知的境界,你,到底是什么?”

    玄月低喃,烛火摇曳间,逐渐失了声息,黑暗再度淹没了人影。

    而在无妄沼泽处,虚空扭曲,阿长顿时跌落在地,疼醒了过来。

    “哎哟,疼。”

    阿长龇牙咧嘴地揉着屁股,目光四扫,顿时大惊失色。

    “嗯,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对了,我要去宗上天峰寻找玄机,宗上天峰是什么所在,玄机是谁?”

    阿长敲了敲脑袋,一脸疑惑。

    “奇怪,我怎么感觉脑袋像是被门夹了一样?”

    阿长便自语便快步行走,目标的方向,正是——宗上天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