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太极宫!-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49章 太极宫!

    道门,宗上天峰。

    流光闪过,现出了道印三人的身影。

    “阿弥陀佛,多谢玄机引路了。”

    戒座合掌恭敬,轻声道谢之后,目光却不由得被通天路所吸引,心中暗惊。此等阵法,恐怕即便是玉佛所布之阵与之相比,也尚有察觉。

    传闻玄月此人,才冠古今,果真不凡。

    “无妨,嗯——是博娴过来了。”

    玄机摇了摇头,突然朝着宗上天峰宫殿处说道。

    说话间,感应到众人气息的博娴匆忙到了。

    “道印,天华君,咦,是戒座?”

    当博娴看到尸罗圆谛的瞬间,明显呆滞了少许,显然对于他的到来感到颇为意外。

    玄机见状,说道:“博娴,戒座前来乃是有事寻你,你们好好商谈,我便不打扰了。天华君,你随我来。”

    说完,玄机看了一眼天华君之后,便朝着宗上天峰最高处走去。

    “玄机神色不对,发生了何事?”

    博娴压低了声音询问天华君。

    “劳博士生关心了,此事天华君能够应付。”

    天华君同样眉头深皱,玄机单独要与他谈话,再想起先前在读书堂的时候,他也看见了凌香梅的身影,恐怕玄机是已经发现此事了。

    他朝着两人点了点头,告辞之后便紧随玄机身影而去。

    “嗯……”

    博娴看着两人背影,稍微沉吟片刻,便将之放下,转而问道:“不知戒座来此,有何要事?”

    “阿弥陀佛,尸罗圆谛此来,乃是有一事相询。”

    戒座轻轻唱了一喏,问道:“不知博士生,可曾听闻‘太极宫’?

    “太极宫?嗯……”

    博娴沉思片刻,才说道:“久远的名字了,当初太极宫以一种十分惊人的速度解体败落,也算得上是三教内战的一条导火索。戒座突然提起此事,是何原因?”

    “阿弥陀佛,尸罗圆谛夜来一梦,突回了太极宫之中。”

    “嗯?你……”

    博娴面色微变,所谓至人无梦,以尸罗圆谛这种境界,但凡有梦,必也是上天垂示。他眉头皱起,几乎是瞬间便领悟了戒座之意。

    “戒座的意思,是当初太极宫之谜,将在此时解开了?”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博娴皱了皱眉,道:“太极宫一事十分奇妙,或许涉及太广。据传闻当初曾有人欲要调查此事,然而这些人却开始逐渐死亡,恍若魔咒一般。”

    “阿弥陀佛,此事既应在尸罗圆谛身上,便是尸罗圆谛应当担起之责。关于此事,不知博士生手中,可握有其他线索?”

    尸罗圆谛轻轻摇头,虽然此事好似笼罩了一层魔咒一般,让当初许多人都放弃了调查。不过天命垂示,已成他无法推却的责任了。

    纵使无间,亦可含笑踏入!

    “关于此事,博娴所知有限,具体如此。”

    博娴将自己掌握的有关太极宫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说道:“此事复杂,博娴也曾好奇探测,却遭受了不明强者的围攻,若非是当初柳三变出手所救,恐怕博娴早已连骨头都腐朽了。”

    当年博娴曾想解开这个所谓的魔咒的真面目,却在调查的途中遭受围杀。虽因此与柳三变结缘,但是之后却也将调查太极宫之事搁置了下来。

    “哦,竟有此事?”

    尸罗圆谛面现诧异之色,道:“既有人对你进行围杀,恐怕此事的确是有人在掩盖什么。”

    “而且他们能够准确掌握我的行踪,可见其势力不小,故而我认为此事牵扯巨大。戒座既然有心调查此事,还请一切小心,若是有任何需要,皆可寻我。”

    “多谢你的情报,我会注意。”

    戒座点了点头,躬身道谢之后,便准备告辞离开。

    博娴却突然想起了一事,说道:“对了,有一事险些忘却了。或许太极宫,尚有人存活。”

    “哦?那博士生可有他们行踪?”

    戒座一喜,若当真能寻到太极宫幸存之人,那么想要调查此事,便要容易许多了。

    然而博娴却是一脸遗憾地摇头,道:“关于此点,我也只是猜测,具体是否属实,还需要戒座亲自检验。博娴只能说在我调查太极宫一事的时候,尚察觉有人同样在暗中进行。只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不知道对方是仍在继续,或已经丧生了。”

    博娴调查此事的时候,太极宫已经覆面了很长时间。如此推测的话,如果对方没有被人袭击身亡,那么很可能还在调查此事。

    戒座同样知道博娴所指,点了点头说道:“嗯——好吧,尸罗圆谛心中有数了。”

    “我欲先往太极宫遗址一探,便不多留,请。“

    戒座躬了躬身后,径直离去。

    博娴目送尸罗圆谛离去之后,眼光不由得投向了宗上天峰最高处,心中暗衬:“也不知玄机两人所谈何事,不过看天华君神情,虽然棘手,但是似乎并非不可解决。嗯……此事我先不关心,先往读书堂与大变子一会,商榷计划是否有纰漏之地。此外,儒门围攻读书堂,我无法到场,却也该献一份心力,便让道门之人协助重建读书堂吧。”

    这数日来,他虽不断推衍,并无无发现什么纰漏。但是毕竟事关令师,容不得有丝毫的失误。而在这个事情之上,有能力与他相谈之人,应也只有红尘素衣了。

    “嗯,玄机归来,宗上天峰也不需我继续坐镇,往读书堂一行。”

    博娴念头落定,身形一转便化光离去。

    而在宗上天峰最高处,玄机站在了玄月与天真君的墓碑之前,看着两座孤冢,久久不语。

    天华君站在玄机身后,虽然沉默不语,却似乎感觉气氛逐渐压抑了。

    这种感觉让天华君不适,但是心中却愈发肯定,恐怕玄机当真是已经发现了凌香梅了。

    “教尊……”

    天华君张了张口,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玄机会选择在这个地方与他谈话,或许本就是要让他无话可说吧!

    “天华君。”

    玄机突然开口了,他向前走了几步,先是朝着玄月的墓碑躬了躬身,而后才将手搭在了天真君的墓碑之上,轻轻摩挲着其上碑文。

    “道门七天,便以你文采最为出众。天真君之墓碑,便是你所雕刻的吧。”

    “……是。”

    “嗯。”

    玄机点了点头,突然问道:“你知道,此事已经被泄露出去了吗?”

    “已有听闻了。”

    天华君点了点头,在前往读书堂的路上,他便已经有所听闻。

    藏灵珠在虞千秋身上的消息,已经被人通过公开亭散布了出去。

    “可知是谁人所为?”玄机问道。

    “尚不明确真实身份,不过可以确定,百代昆吾便在此人身上。”

    “哦?”

    玄机微感诧异,转身看向了天华君,但却又没有多说什么。

    “此事我不会插手,能否将他们维护好,便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天华君大喜,躬身谢道:“多谢教尊,天华君必定尽力而为!”

    “你去吧。”

    道印摆了摆手。

    天华君点了点头,离开了此地。

    玄机看着玄月坟墓,伸手接下了一片老桃树的落叶,喟然一叹。

    “师兄……”

    而在山下,天华君匆匆而行,准备再次返回读书堂,却不料还未离开宗上天峰,却迎面见着了一人眉眼含怒而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