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狠毒!-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50章 狠毒!

    宗上天峰下,天华君与绝涯不期而会。

    “嗯?是你,你怎会来此,莫非?”

    天华君略微一愣,便迎了上去。

    当初三人在道门密藏之处分开,各自追回宝物,之后便不曾会面。绝涯此刻来此,难道是已经成功追回一件宝物了?

    “哼,那人追失了。”

    绝涯纷纷一甩袖子,他原本还隐约能够察觉到对方的气息,一路急追。谁知道在与折桂令碰面之后,误信了她的指路,反倒是让他彻底失去了宝物的方向。

    “女人,当真不可信任!”

    绝涯冷哼一声,心中仍是介怀此事。

    “不说我,你那方面如何?刀天下与剑千秋,可愿将宝物交出来?”绝涯问道。

    天华君说道:“刀天下方面,已取回了冰蓝之心。至于剑千秋方面,其所得的宝物,乃是造化球。只不过他拒绝奉还,我曾与他一战不敌,不过战中烟朱偷袭,剑千秋身受重创,被人带走了。”

    “好,剑千秋方面,交给我吧。”

    绝涯凛然一笑,意将心中愤怒转泄剑千秋之上。

    天华君眉头微皱,心中并无意与剑千秋彻底决裂,便说道:“与剑千秋一战,他多有留手,若是造化球仍在剑千秋身上,希望你以取物为主,莫要伤了他之性命。”

    “放心,我会见机。”

    绝涯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嗯……但愿绝涯不会冲动,导致七尊剑站到了道门的对立面。此外,聆音前辈追查那名阴谋者的行踪,不知情况如何了。也罢,剑千秋方面既有绝涯接手,道门密藏之事我便也暂放,目前仍是以护全虞千秋为主,先往读书堂一行。”

    情况瞬息万变,虞千秋此刻应也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以他的能为,安全暂时应该不需要担心。为今之计,还是先商讨出一个可行的办法为上。

    天华君身形一转,化光离去。

    ……………………

    万章山,风月学堂,训诂堂之中。

    告子正在大发雷霆。

    “可恶,可恶!”

    告子坐在首座之上,手掌用力地拍打着椅子,心中的愤怒毫不掩饰,将一张老脸都涨得通红。

    “复圣,好一个复圣。便因你轻轻一句话,我们就要按下病夫子之仇,便要让诸多同门白白奔波、负创。”

    “他到底是儒门的复圣,还是读书堂的复圣!”

    “咳咳,咳咳咳……”

    情绪的激烈波动,牵引了告子体内的剑伤,顿时连连咳嗽了起来。

    一旁,薄乐山虚弱地说道:“老师,慎言。复圣德高望重,如此行事也有他的考量,莫要气坏了身子。”

    “唉,薄乐山啊。为师只是不忿,他竟当真敢枉顾了我们数千人的辛劳,复圣如此行为,当真是要寒了天下儒子的心啊!”

    告子一脸惆怅。他心中愤怒是真,此刻伪装起来,倒也似模似样,就连杨无木一时也被迷惑了。

    “院长,此事当真以无疑惑了吗?杨无木仍是认为,红尘素衣与李前辈不会是做出这等事情之人。”

    告子看了杨无木一眼,叹息说道:“唉,杨执事啊,你尚还年轻,又少在江湖走动,难识人心莫测。”

    说着,告子略微一顿,自嘲般地苦笑了数声,说道:“莫说是你,即便是我,也白活了这么些年岁,若无病夫子之事,恐怕也无法看清柳三变此人的真面目。”

    薄乐山怒道:“老师,柳三变勾结狮虎族、毒脉余孽,更杀害病夫子,证据确凿。纵使复圣替其解围,我们难以非议,却也不能干坐着等待。”

    “哦?你有何妙计?”

    告子略微诧异,想不到在这个时候,竟是以往驽钝呆板的薄乐山最先有了应对之法。

    薄乐山说道:“复圣此回态度,我们并不知道是他个人意愿或是其他,因此老师可将情况上传门中,等待抉择。此外,也需安插人手,监视着柳三变的举动,一旦发现他再有为恶的倾向,即刻阻止!”

    “这……红尘素衣也是名重之人,如此监视,是否有些太过了?”杨无木略带迟疑。

    薄乐山讥讽道:“杨执事恐怕一心都在为柳三变等人开脱了,自然觉得会有些过分。”

    “你!”

    杨无木双目一瞪。

    告子摆了摆手,喝道:“够了,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争吵!”

    杨无木两人对视了一眼,纷纷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告子继续道:“薄乐山此法,虽无太大出彩之处,但是应对目前情况,倒是颇有效果。儒门方面,我会修书将情况说明,至于监视柳三变方面……”

    “让我去吧。”

    杨无木急道,目前儒门,或许只有折桂令与他尚能够保持冷静,不感情用事。

    薄乐山却道:“不妥,杨执事太过感情用事了。老师,这一次任务便交给学生处理吧。”

    “你们两人不用争吵了,此事我心中已有人选。”

    “嗯?院长,可否告知是谁人?”杨无木问道。

    “他之身份暂时不宜曝光,你们也休得再问。下去吧,薄乐山这段时间好好养伤,我也需要将李裔文残留的剑气逼出,这段时间学堂事务,便劳杨执事负责了。”

    告子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累了,要两人退下。

    杨无木纵使心中尚有些不平与疑惑,却也无可奈何,两人退出了训诂堂。

    “杨执事,同为儒门之人,薄乐山在奉劝一句,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训诂堂外,薄乐山严肃地对杨无木说了一句后,便自顾离去了。

    “薄乐山……嗯,先找吕安平了解一下当晚情况。”

    当日他离开学堂,准备前往读书堂了解病夫子受伤之事的时候,便担心会有意外发生而安排了一名自己颇为亲近的学生看顾病夫子。然而病夫子依旧在当晚死去,期间或许有细微之处,值得探索。

    而训诂堂中,两人离去之后,告子也并没有如他所说一般开始疗伤,而是静静地坐着,似乎在等待什么。

    不多时,一条身影突入了训诂堂中,却是……

    “畅和风,怎只有你一人前来?”

    告子看着来人独自一人,不由得眉头深皱。

    为保此事万无一失,他的确下来很大的决心,甚至邀请了三名组织内的强者暗中助阵!

    “古颜子出现,其他人担心暴露,已经先行离去了。我正好有事需要办理,方才继续逗留武林。”

    畅和风摇了摇头,古颜子的出现,让他们心中惊惧的同时,也纷纷在心中将告子骂了个狗血淋头。

    古颜子可不比洪范因无法痊愈的内创而根基倒退,垂垂老矣。这可是实打实的老怪物级别的强者,而且更是能够左右道儒门高层的抉择。

    若是让他发现了畅和风等人的身份,他们受戮还只是小事,最怕的是因此而暴露了他们组织的存在!

    告子奇道:“你要入世了?”

    “为杀一人。”

    在告子面前,畅和风也无须有太多不必要的伪装。

    玉飞倾的出现让他心下难安,当年听雨楼之事,畅和风绝对不允许被再次揭开。

    “嗯,若有需要,但说无妨。不过有两人,我需要你出手。”

    畅和风笑道:“哦?是替你除去柳三变与李裔文吗?”

    “不是。”

    告子严肃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希望你能够除去裳不归以及……杨无木!”

    “嗯……?”

    畅和风看着告子,一时无话,心中却也在震撼此人行事,果真愈发果断与极端了。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设法。”

    畅和风点了点头,告辞离去。

    “杨无木……休怪告子心狠了。”

    告子眼中狠色闪过,低声喃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