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大祭师!-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51章 大祭师!

    黑苗族,夸路媸的房中。

    经过夸路媸的授意,为了减缓他体内雪丹造成了后遗症,夸路芸用了一些珍贵药材炼制丹药,如今柳无方那彻底无法用力的窘境已经消退,能够自由活动了。

    虽然动作间仍有些疲软,但是已经无伤大雅。

    此刻柳无方盘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夸路媸。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夸路媸服下了第二碗用他心头血入药的药汤。

    一开始,夸路媸神销形残,如一名行将就木的老妪一般,眼神浑浊,鹤发鸡皮。然而随着两次服药,逼出了体内部分的锥心蛊之后,夸路媸元气渐复,竟如时光倒流了一般,眼神逐渐明亮,一身皱巴巴的皮肤,竟也逐渐变得平滑了起来。

    如今看上去,便如一名半老徐娘一般,虽显得老态,却也风韵犹存。

    夸路媸的五官虽不如泣红颜那般,好似天公所造,完美而无瑕疵,气质也没有折桂令那般诱人心神,然而却是别有一股个迥然的吸引力。

    ‘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刀天下豪迈一生,也会与这样的女子有爱恨交缠。

    “你看什么呢?”

    夸路媸瞪了柳无方一眼,一时间竟也威严横生。

    “咳咳,那个……前辈真容,果真让晚辈惊讶了。”柳无方尴尬一笑。

    夸路媸轻轻地哼了一声,好似随着元气的恢复,她也从那一个垂垂老矣的状态回到了年轻之时。

    “你也别叫我前辈了,如此太过生疏,虽芸儿他们一般,喊我祖奶奶便是。”夸路媸说道。

    “这个……”

    柳无方眨了眨眼睛,迟疑地说道:“会不会有些乱了辈分?”

    “辈分?你莫要胡说。”

    夸路媸啐了一口,面上却忍不住有些发烫。

    柳无方嘿嘿一笑,道:“既然如此,晚辈便喊你祖奶奶了。”

    “嗯,你现在情况如何了?”

    夸路媸捂了捂心口,锥心蛊在两次服药之后,已经丧失了活性,接下来即便是不用柳无方心头血入药,想要完全康复,也不过是多花费一段时间而已。

    而黑白苗的争端,这两日似乎有逐渐严峻的变化。尤其是那一名大祭师,心思叵测,不得不尽早提防。

    “虽元气尚未复元,但是并无大碍,只是不能长时间与人争战。”

    柳无方答道,毕竟半个时辰之前他才逼出了心头精血,虚弱是难免的。只不过因赤龙臂的影响,让他身体机能逐日拔升,因此这少许的虚弱,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就是了。

    “好,既然如此,你便动身前往白苗族吧?”

    “哦,情况如此着急了吗?”

    柳无方心中暗惊,自从两人达成共识之后,许多事情夸路媸也没有隐瞒,与他详细说清。因此关于现在黑白苗的矛盾,他也心中有数。

    夸路媸说道:“祖奶奶是担心那大祭师会从中作祟,白苗族向来亲汉,以你汉人身份进入调查最合适不过,祖奶奶这边也会配合你的。”

    夸路媸说着,取出了一份先前便让夸路芸画好的路观图,嘱托道:“这是苗族之地大概的路观图,你可以依照此图前往白苗。但是切记,其中画着红色标记的,或是禁忌之地,或是极度危险之地,不可贸然前往。”

    “是。”

    柳无方接过路观图展开一看,果然发现其上有三处地点被涂成了血色。

    柳无方看了半会,将路线记在了心中,才将路观图收了起来,想了想之后,又说道:“祖奶奶,关于这个大祭师,我曾与他有过短暂的交锋,此人绝非易于之辈,恐怕即便是晚辈全盛之刻也非是其敌手。你现在的情况,切记不可贸然与他接触。”

    之前他灵识化形之际,便曾被大祭师与夸路媸先后察觉。但是两者相比,明显是大祭师更加敏锐,不仅直接喝破,更是果断地搜寻他的踪迹。

    或许这其中也有夸路媸虚弱的原因,但是可以肯定,现在的夸路媸绝对不会是大祭师的对手。

    这一位有可能是他的婶子,得替刀天下顾好了。

    “你放心,祖奶奶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还多,当然不会鲁莽行事了。”

    夸路媸瞪了他一眼,却并没有发脾气。

    柳无方嘿嘿一笑,随后看了看房外,见没有夸路芸的身影,才压低声音说道:“祖奶奶,不是我多心。但是我认为有些事情,不方便让夸路凌汉知道。”

    夸路凌汉到底是黑苗族少族长,纵使他不会出卖夸路媸等人,但是他常常会与大祭师相处,难保不会让那个似乎有些高深莫测的大祭师看出什么端倪。

    而柳无方故意先去查看夸路芸的身影,也是为了提醒夸路媸,夸路芸性格单纯,有些事情即便是她,也需要瞒住。

    “人小鬼大,祖奶奶倒是好奇你那师尊是什么样的人物了。”

    夸路媸呵呵一笑,而后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柳无方抬头挺胸,傲然一笑,道:“师尊绝对是当今武林第一人,若有机会,小方定然引见师尊与祖奶奶见面。”

    说完之后,柳无方长身而起,整理好了衣裳之后,说道:“事不宜迟,我现在便动身了。至于夸路凌汉之处,若是他问起我的行踪,便劳烦祖奶奶应付了。”

    夸路凌汉一直警惕他,一旦他突然消失不见,必然会心中起疑。

    不过关于此点,夸路媸早有预料,因此便轻点了点头,示意此事柳无方不需担心。

    “请!”

    柳无方拱了拱手,离开了此地。

    他如今还穿着黑苗族的衣服,虽然五官与苗族之人迥然,但是他也不需要与人照面,身法展开,轻巧便离去了。

    而房中,夸路媸神情纠结了一段时间,终于还是轻轻叹息,听从了柳无方的劝解,暂时不与大祭师有所接触。

    然而越是不想什么,便越是来什么。

    就在夸路媸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门外便传来了夸路芸着急的低喊声。

    “祖奶奶,不好了,族长与大祭师过来了。”

    “嗯?”

    夸路媸面色微变,然而还不待她细想,房门便被粗暴地推开,黑苗族族长夸路天与一名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低下,身形矮小如黄发孩童之人便闯了进来。

    而在两人身后,神色凝重的夸路凌汉与一脸焦急的夸路芸紧随而至。

    两人强硬而来所为何事?是柳无方之事暴露了吗?

    意料之外的会面,夸路媸能否探得大祭师真正的底细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