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裁决!-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52章 裁决!

    一步深,深入岁月的久远;一步浅,浅到眼前的光景。

    山山与树树的夹缝间,求飞掣紧随在了问天高的身后,斗篷之下的神情变幻莫测。

    悲戚、欣喜、愤怒、怀疑。

    各种情绪的冲击,让他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而不自知。

    疾奔之中的问天高微微侧首,眼角余光看向了求飞掣,突然哈哈一笑,速度猛然加快。

    “嗯?跟上!”

    求飞掣措不及防,来不及仔细思考,便要加快速度跟上。

    然而就此此时,两旁山林,突来数道破风之劲,夺命而来。

    求飞掣心神一凛,生生止住了前进的步伐,脚掌重重一跺,身躯扶摇而上。

    几乎实在同时,一把斩首大刀呼啸而来。

    ‘好快的刀!’

    求飞掣冷汗潺潺,若是先前反应再慢上少许,必然会被此刀拦腰斩断。

    随后,三名黑衣杀手自林间跃出,将求飞掣包围。

    “你们是什么人?”

    求飞掣不敢懈怠,长剑出鞘,凝视三人。

    虽然三人气势看上去不算太强,但是刚才突发的情况却让他心中清楚,这三人恐非易于之辈,若是将他们看轻了,恐怕自己便要吃亏了。

    然而,对方却是丝毫不给解释,一声‘杀’,顿时拉开了争端。

    为首一名杀手,一扬斩首大刀便猛攻了过来。其余两人在两翼不断游走,似乎随时都会出手,让求飞掣无法专心应对。

    “锵!”

    刀剑第一击,求飞掣心有顾忌,难全其力,顿时被大力击的不断倒退。

    两名杀手见机,瞬间出手,各自抛射出了三把十字镖,同时锁定了求飞掣上下六路。

    “哼,春风化雨!”

    先前一击,虽然是自己落入了下风,但是求飞掣却能感觉得出来,对方根基并不如自己,当即改变战法,长剑一旋,极招倏出。

    瞬息之间,剑意沛然而生,如风席卷,似雨无声。三人顿时受创,连连倒退。

    “目标太强,退!”

    为首的杀手见三人联手都不是求飞掣的敌手,一声低喝后,扔出了一把铁珠子砸在地上,顿时烟雾弥漫。

    求飞掣担心他们趁机偷袭,忙鼓动真元将烟雾驱散,却发现已经没有了三人的身影。

    “嗯……已经没有了踪迹,他们突然围杀我,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

    求飞掣面色微变,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眉头深皱,目光落在了插在地面的十字镖上,撕下了一片衣角将它们都包裹了起来。

    “此镖外形奇特,恐怕会是调查他们身份的线索。”

    “那人的踪迹也已经失去了,不过他既然参与了读书堂此次事件,或许红尘素衣方面会有他的消息。”

    “也许,我该向红尘素衣坦白了。”

    求飞掣长剑归鞘,握着十字镖便往读书堂方向而去。

    而在远处,问天高倚着一块巨石,在等待着求飞掣的追赶。

    “奇怪,怎不见人影了,我的速度有这么快吗?”

    问天高摩挲着下巴,心中有些惊喜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之间,身法居然大有长进了。

    “嗯,不管了,既然跟不上来,那也不是问天高不讲道义。”

    问天高晃了晃腰间酒壶,嘿然一笑。

    酒池剑莲所酿之酒,又岂会平凡?

    问天高双眼放光,便往酒庐而去了。

    ………………………………

    山,停云。树,止风。人,顿息。

    子午鼎破碎,立约台也在当初大战之时被夷为平地。本应是一处武林重地的所在,在此刻却了无人烟,如寻常野地一般,再无人问津,再无人忆起。

    而在立约台遗址远处的山峰,同时那一道熟悉的身影,静静伫立。

    “存,一切存;灭,一切灭。”

    烟朱怀抱着朱剑,眼眉低垂着,怔怔地看着立约台遗址,恍若失神。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饱含怒意的声音突然传来,乱了浅悲的情怀。

    “烟朱,选在这个地方,是你认为已经有了与裁决者一分高低的能耐了吗!”

    话音落下,赫然裁决者一身带杀而来。

    “向是杀情比智先,为人偏爱说机缘。杀,是缘;不杀,也是缘!”

    裁决者大步而来,一身杀意愈发张狂高炽热,一双眼眸,却逐渐转向平静低沉。

    “是你高看了自己,或是将裁决者之能为,看的忒轻了!”

    裁决者止步烟朱身后,两人相见不过半寸距离。

    “你来了,裁决者。”

    烟朱豁然转身,两双冷沉的眼眸对视之间,一如当日两人初见,再入了剑道心境之中。

    瞬间,目光的交替不再纯粹,两人目传剑意,衣发翻飞之间,尽是不世剑气纵横。

    两人立足之地,难以承受威能,逐渐地被斩出了道道纵横密布的沟痕。

    “哼!”

    骤然,两人同声冷哼,各自爆发了最强剑意,终使得两人立身之地不堪承受,轰隆一声,整体崩塌下沉了十数丈高度。

    而后,烟朱立身不稳,哒哒向后退了两步,同时浑身一颤,身后裁决者入体剑气爆发,虚空震爆。同时面上闪过了一丝苍白之色,唇角也溢出了一丝鲜血。

    至于裁决者,同样也是上身微微向后倾,足下虽用力抓地,沉腰立马,但终究是无法稳住,向后退了半步。

    如此与两人初次会面,裁决者完全掌握了局势,逼得烟朱不得不放弃退出剑道心境的情况,迥然不动。

    “哈,不愧是号称烟都四宫武骨最强之人,短短时日,能为竟能拔升至此等地步。”

    裁决者右手一挥,便挥出了一道剑气,将烟朱侵入自身体内的剑气逼出,顿时接连震碎了数块大石。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见,想不到时间不长,烟朱之精进便有了如斯恐怖的拔升。比之当初破坏子午鼎之时,烟朱起码要强了将近五成!

    而且裁决者可是知道,他曾莫名被人重创,在剑庐躺了很长一段时间的。

    不过这并不重要,只要知道烟朱身为七尊剑的成员,却出手偷袭七尊剑的剑主,其罪当诛,足以!

    裁决者单手轻挥,不戒顿现眼前,斜插地面。

    “不想饮恨,拿出你偷袭剑主之底气吧!”

    “你会如愿见到烟朱的进境。”

    烟朱轻轻擦拭了唇角血迹,而后右掌缓缓握紧朱剑剑柄。

    “哈哈哈,好,够狂野才够刺激。”

    裁决者仰天狂笑,骤然剑指一并,御剑而起。

    不戒横在了裁决者右肩之上,剑锋直指烟朱,滴溜溜地不断旋转。

    “一剑,败你锐气。。”

    “剑御·初心。”

    低喝声起,裁决者心中愤怒不愿有太多废言,元功激荡之下,便是极招脱手而出。

    刹那间,不戒周身剑气暴涨,忽忽而化,带起了急促刺耳的破空之声,爆冲烟朱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