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三谋二退,梦碎翼断!-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53章 三谋二退,梦碎翼断!

    烟朱眼神一沉,朱剑霎时出鞘,横身一挡。

    轰!!!

    磅礴之力骤然爆发,烟朱如受重击,顿时吐血倒飞,足下半边山峰,亦随着他的离去而再无法撑持,轰然倒塌。

    不戒划着森冷圈子飞回了裁决者手中,他独立半面山峰,冷眼觑着烟朱无力倒飞的身影,骤然——

    “剑御·莫邪!”

    急速一剑,瞬间而发。裁决者身随剑动,挟着必杀姿态,再出极限武学。

    一剑,欲除七尊剑叛徒;一剑,欲替剑主雪耻!

    裁决者眼冷、剑沉,逼命而去!

    然而此刻,本应陷入必死之境而奋力挣扎的烟朱,嘴角却是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自负,将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口中鲜血喷涌着,眼神却似带算计,看着夺命而来的裁决者,轻声开口。

    “嗯,什么?”

    裁决者见状,不由得心下一突,直觉此回烟朱故意暴露行踪乃是有意为之,当即剑上便收了几分力气,留待防御。

    烟朱瞬间捕捉到了裁决者收力的时刻,腰身一拧,强行在空中稳住了身形,而后饱提一身功体,竟是悍然反击了。

    “秋·杀!”

    肃杀的剑意,日渐精进。朱剑一划,竟真如秋风一般,无处不肃杀!

    锵!

    双强交汇,两剑相击,顿时引起剧烈的空气震荡,乱流成风,卷得两人衣发乱舞。

    “裁决者,这许多的时日,你却似乎在原地踏步了啊。”

    碰撞之间,烟朱忽然咧嘴一笑,任由血水横流,让一身本就艳红的衣裳更加艳红。

    裁决者眼神愈沉了,手上不断加力压迫烟朱。

    烟朱难以承受,虎口开始炸裂,嘴角的鲜血更似不要钱地一般狂涌出来。

    但是他仍不退却,只是却控制不住地被裁决者压着不断后退。

    轰!!!

    不知不觉,两人元力之斗,已越百丈距离。

    烟朱身躯骤然撞在了一处山壁之上,前后传来的距离,让烟朱大口咳血,污了裁决者一身一面。

    “你现在,已使了十成之力了吧。”

    烟朱面色已经开始发白,却突然开口说道。

    而同在此刻,裁决者心中蓦然一紧。

    “嗯?不对,尚有他人埋伏在此!”

    裁决者面色猛然大变,手上稍微用力压下,借助这反作用力,身形猛然后退。

    然而——慢了!

    乍然听闻一声长啸,旋即便是刀芒横天!

    “千里一决!”

    山坳一处,乍见织梦人持刀发招,夺命而来。

    几乎是瞬间功夫,人世主便已经出现在了裁决者的身前,手中的千织翼,则是正对着裁决者心脏而去。

    “是你!”

    裁决者面色凝重,然而事发突然,一时无法回元反击,只能强行偏移了身体。

    噗!

    一声沉闷之声响起,千织翼直接洞穿了裁决者腹部。

    “如何?让你意外了吗?”

    人世主轻声一笑,柔和矜持。然而下手,却是招招夺命。

    见裁决者避开了致命一击,人世主也并不讶异,只是轻轻抬掌,凝聚功元,欲要再下杀招。

    裁决者眼神一冷,不戒突然横划而来,直取人世主咽喉。

    “同死吧!”

    “嗯……”人世主见裁决者玉石俱焚的动作,心中并不情愿与他换命,当即放弃了绝杀一招,上身后仰,避开了这同归于尽的一剑。

    裁决者趁此机会,抽身后退。

    “哈,已经重创的你,能够脱逃吗?”

    人世主哈然一笑,轻轻一弹千织翼,而后极招再出,刀芒重盛。

    “风雨啸天!”

    人世主千织翼一挽,功散周天,瞬息化作了无数风刀雨剑,铺天盖地而来。

    “无奈!”

    面临逼命危急,裁决者心中无奈一叹,手中不戒猛然柱地,心中一声长喝。

    “心剑·人!”

    骤然之间,裁决者身形三分,背对而立,各自平持不戒,竟如风车一般,继续旋转起来。

    一股恐怖的剑气风暴,于焉具现,竟纷纷破碎了人世主的风刀雨剑。

    “嗯?”

    人世主突感疑惑,微微沉眉。然而不待他思虑清楚,剑气风暴之中,一条人影光速而来。

    人世主心中一跳,忙举起千织翼横挡在了身前。

    “锵!!!”

    刀剑交击,骤然一声巨响,人世主仓促应对,一时无法平稳自如,双足陷入地面半寸。

    随后,裁决者身形,竟是逐渐散去了。

    “主人?”

    烟朱见状,面色微变。

    “他已经走了。”

    人世主轻轻摇头,目光看向了剑气风暴之处,果见剑气风暴逐渐消散,已不见了裁决者之身影。

    “因何不追?”

    烟朱心下一急,伤势爆发,又是数口鲜血喷涌而出。

    “追之无疑,我已有了更好的想法了。”

    人世主举起千织翼,却见其上原先受天真君一击而炸裂的口子,在方才最后一次碰撞之下,开始逐渐蔓延。

    拓跋如梦撤去了自己护持在刀上的元功之后,千织翼顿时无法继续维持,铿然断作了两截。

    “名刀空利,可惜拓跋如梦终非你之良属,今日你虽然身断,拓跋如梦亦感谢你曾与我陪同的日子。”

    人世主轻声一叹,旋即俯身捡起了断裂的刀身,一同递给了烟朱。

    “主人,这是何意?”

    烟朱疑惑地看着拓跋如梦。

    “南宫飞飞也该是消失的时候了,将他交给刀无心,其上残留的剑意,会让他找上裁决者。”

    拓跋如梦拍了拍烟朱的肩膀,而后将千织翼刀身塞到了他的手中。

    “你之武骨本是四宫最强,而一直以来四宫也以你根基最深。只可惜百年沉淀,云宫早已经一骑绝尘,远远将你超越了。”

    烟朱微微低头,说道:“若非当年……”

    “我知道。”

    拓跋如梦点了点头,道:“当年烟都只有你我镇守,虞千秋等人攻入之刻,你舍身死战,随后最后侥幸遁逃,然而百岁光阴,也仅仅让你将致命的伤势疗愈而已。”

    “自烟都再出以来,你修为进展神速,如今已隐有赶上云宫的势态。拓跋如梦相信再不需要多长的时间,四宫最强,仍会是你。”

    “我会努力。”烟朱答道。

    “烟朱,你仍是不曾领悟我之意思。武力非是绝对,只有智谋,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啊。”

    人世主轻声一叹,在智谋方面,烟朱甚至连婉惜都有些不如。

    “烟朱,你武骨超凡,却短于智谋,此回我要你将千织翼交给刀无心的用意,你可能明白?”

    烟朱略一迟疑,道:“借刀杀人?”

    “嗯,不错。”

    人世主点了点头,道:“今日,为师再传你三句,你好生谨记。”

    “谋有上中下三者之分,下谋者,以利诱之;中谋者,因势导之;上谋者,借情发之。凡此三谋,可囊括世间一切谋略,你若能懂三分真意,足可避免绝大数的算计。”

    “上中下三谋……”

    烟朱低声呢喃着,眼中若有所思。

    拓跋如梦继续说道:“此话你好生谨记,此外,为师尚有一语,若遇穷途者,七成功体无法克之,退;若欲气盛者,八成功体无法克之,退。此二退,足可让你免于生命之危。”

    “嗯……多谢主人教导,烟朱会谨记在心。”

    烟朱躬身道谢。

    “好吧,你先将千织翼交与刀无心吧。”

    “是。”

    烟朱点头,拖着伤创之身,化光离去。

    “嗯……刀无心武骨奇特,乃是练刀的好材料。据闻柳三变对其也颇为看重,将他留在读书堂之举的用意,拓跋如梦也一目了然。想来现今,刀无心的武境,已有了长足的进展,转交千织翼,必能起到意料之外的作用。”

    “云宫在先前一役受创严重,不过算来此刻应也将痊愈,先与他一会吧。”

    云宫隐遁道门之后,逐渐开始掌握了其他资源,这一部分就连拓跋如梦自己也无法把控。

    也因此,云天心内心逐渐升起的某些念头,拓跋如梦心有所感,两人之间,也该有一谈了。

    “哈,帘外几多争战,帘中握尽苍穹,谁悟得机心如梦。念悄然处、狮行虎顾,更掀起、烟雨云风啊。”

    拓跋如梦哈然一笑,化光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