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夫吹,万不同!-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57章 夫吹,万不同!

    在黑苗族的西侧,一条羊肠小道中,柳无方不急不缓地前行着。

    白苗族亲汉,而且为了之后方便行事,在离开黑苗族领地之后,柳无方便脱下了苗族的服饰,换上了汉族青衫。随后便沿着路观图的指引,前往白苗族。

    “穿过这一条羊肠小道,应该便能够看见白苗族的部落了。”

    柳无方看了眼四周情况,正要加快速度的时候,却又莫名一顿,目光看向了左手方向,数息之后,取出了夸路媸所给的路观图详细比对了一番。

    “我果然没有记错,从这里直行十里左右,便是路观图上标注的其中一处禁地。

    柳无方抱着膀子,眼睛稍微眯起地看向了禁地的方向,心中蠢蠢欲动。

    这可是禁地啊,但凡能被冠上‘禁地’这种名头的,无不是有大秘密的所在。也许他前往一探的话,能够发现许多不为人知的秘辛!

    柳无方踌躇了足有半刻间的功夫,才艰难地压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目前还是以任务为重,至于这禁地,反正路观图他已经熟记在心,待日后有闲暇,再暗中探查不迟。

    念头落定,柳无方步履匆匆,很快便穿越了羊肠小道。

    出了弯曲的小道,一座与黑苗族颇为相似的村庄便遥遥地出现在柳无方的眼中了。

    “白苗族,嗯……直接拜访吧。”

    早在来路上,柳无方便做好了准备。既然白苗亲汉,他也不需要太多的伪装。而且夸叶名存曾经游历中原,这一点也可以作为柳无方拉进彼此关系的借口。

    柳无方身法展动,很快便接近了白苗村庄。

    “什么人?立即止步,否则弓弩无情!”

    在靠近村庄之刻,数声大喝骤然传来,旋即便见村口箭楼之上,数名白苗青年已经弯弓搭弩,遥遥地锁定了柳无方的身形。

    “在下柳无方,来此乃是为了探访一名故人,并无恶意。”

    柳无方将双手举起,示意自己并无恶意,不过足下步伐却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前行走,直到了村口之外才停下了前进。

    “是汉人?”

    白苗青年对视了数眼,显然已经认出了柳无方并非苗族之人,小声商议几句之后,才大声喊道:“汉人,快离去吧,最近这里不太平,莫要平白误了性命。”

    白苗的确友善许多,若是黑苗,柳无方这样走到人家村口,早就被射成筛子了,哪里还会被这样劝解。

    柳无方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心道‘有戏’。

    口中却说道:“实不相瞒,在下前来,正是因为听说了白苗之事,才不远千里,希望能够尽一份心力而已。”

    柳无方的话语,让白苗青年呆愣少许,旋即却让他们面露警惕。

    白苗圣人莫名陨落,自己都还没有调查出原因,这中原汉人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汉人,快离去,否则休怪我们出手狠毒了!”

    几名白苗青年又商议了数句之后,突然态度大变,认为柳无方乃是别有用心之人,准备动用武力驱逐。

    柳无方不紧不慢,继续说道:“诸位听我一言,在下前来的确怀着助拳之心。若是不信,大可请夸叶圣兄弟出来一会。”

    “嗯?你认识圣子?”

    白苗青年瞳孔猛缩,失声开口。

    柳无方笑道:“在下欲要拜访之故人,正是夸叶圣。”

    “这……”

    白苗青年有些拿捏不定了,审视一般地看了柳无方数眼,见他气定神闲,没有丝毫慌乱的神态,才迟疑地说道:“好,你稍等片刻,我们为你通报圣子。”

    白苗青年拿不定柳无方底气,跟同伴道了一声小心警惕之后,便匆忙往村中奔去。

    柳无方也不着急,将双手放下负在了背后,左右打量着白苗族四周的情况。

    到底是一个部族的,纵使有了黑白之分,但是双苗之间的生活习性,差距其实并没有太大。若不细心辨认,恐怕外人一眼之间,都会认为两个村庄就连布局都是一模一样的。

    ‘从这习性来看,黑白苗之间应无太大的差异,然而当初苗族是如何分裂,黑白双苗又是怎样对立至今,直到夸叶名存的出现,才有了稍微的缓和的呢?’

    等待之中,柳无方思绪放散,却没有任何的结果。

    这种堪称千古的谜题,恐怕没有数甲子的探索钻研都无法明确掌握。柳无方摇了摇头,决定不浪费自己的脑细胞。

    等待的时间很快过去,不多时,一名看上去比夸路凌汉要稍微年轻少许,不过看上去却更为白皙俊朗的男子便一脸疑惑地走了过来。

    “柳无方?你是什么人?”

    夸叶圣走到了柳无方三丈之外停下脚步,眼神之中充满了怀疑与警惕。

    白苗青年不知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什么故人,什么柳无方,他根本就不认识!

    “你便是夸叶圣?”

    柳无方打量了夸叶圣一眼,暗暗点头。夸叶圣虽然气息有些漂浮不定,然而可以看得出来,其人根基不差,难怪能够打败夸路凌汉。

    柳无方先是躬了躬身,然后才说道:“仔细介绍一下,在下柳无方,师从红尘素衣·柳三变。师尊与苗族夸叶圣人乃是好友,日前师尊突然传命,说夸叶名存前辈或许遭遇不测,让在下前来协助夸叶圣人的后人调查此事缘由。”

    夸叶名存游历中原多年,天晓得他曾与什么人有过交集。反正都是借口,若非是自己年龄不够,柳无方敢吹自己跟夸叶名存是生死之交。

    别的不说,先把辈分占住了再谈!

    “柳三变?因何我从不曾听父亲说起?你贸然而来,让我如何信你?而且父亲之死十分突然,我们也从不曾将信息传出,你们又是如何得到信息的?”

    夸叶圣并不愚笨,瞬间便察觉了柳无方话中的漏洞之处,提出了质疑。

    柳无方眉头一挑,看向了夸叶圣的眼中也有一丝欣赏。

    这的确是他话中的漏洞所在,却不曾想夸叶圣仅能够在瞬间分辨出来,单凭这一点,此人之慧便不可轻视。

    柳无方念头一转,心知单凭口舌恐怕无法说服此人,于是他单手一挥,飞絮现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