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白苗之内!-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58章 白苗之内!

    白苗族外,柳无方心知因自己对苗族了解不深,多说反而容易露出更多马脚,因此不再多言,一挥手,飞絮出鞘,铮然柱地。

    “嗯?!!”

    夸叶圣双眼一瞪,连退了数步,体内功元运转,警戒着柳无方一举一动。

    同时,村口箭楼之上,负责守卫的白苗青年也一直注视着这边的情况,见柳无方似乎有动武的准备,忙不迭地搭弓引箭,再一次锁定住了柳无方的身形。

    柳无方目光扫过,心中对于白苗族如此敏感的反应略有诧异,但随即转念一想,或许是正与黑苗冲突之时的表现便又释怀。

    他目光重新放在了夸叶圣的身上,笑道:“不用担心,我师尊与你父亲乃是至交,算起来你我两人,也当如兄弟般亲近。此剑名为‘飞絮’,乃是我之佩剑。既然你对我尚存疑虑,此剑便先交你保管,以示柳无方绝无恶意。”

    说罢,柳无方屈指一弹,弹在了柳絮剑柄之上,顿时飞絮翻飞,落在了夸叶圣的脚边。

    “你?”

    夸叶圣看着柳无方,眉头直皱,心中有些拿捏不清楚此人的目的了。

    “或许你不知此事,夸叶前辈与在下师尊一直保有书信来往,可惜师尊每一回读信之后都会将之毁去,否则便能以书信作证了。”

    柳无法摇了摇头,微微叹气,继续说道:“不过虽然如此,关于夸叶前辈与你之事,师尊也曾与我提及,否则对于你之身份,在下又如何能知?”

    “哼,口说无凭,你且说说,我父亲与你们说过何事了?”

    “这嘛……”

    柳无方有些迟疑地看了夸叶圣数眼,说道:“太过详尽之事,师尊也不可能与我明说。但是却曾提及了夸叶兄弟似乎武骨一般。”

    说到这里,柳无方又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夸叶圣,奇道:“师尊也曾设法,希望可以助你找出突破之法,但是据我所知,似乎并无结果啊。”

    “嗯?”

    夸叶圣眨了眨眼睛,凝视了柳无方许久。

    他武骨的确一般,也知道自己父亲却是为此事操了不少的心。但是是否与这柳三变有书信谈论,却从来不知。

    而且自己也是近来偶有奇遇,才成就了这一身高明根基。若在以往,他的武学修为的确十分平凡。

    柳无方言之凿凿,又能透出这种少为人知的消息,也有一定的可信程度。

    夸叶圣心中衡量了许久,终于决定暂时信任柳无方。反正自己将他兵器缴了,谅他也翻不出什么花样。

    想到这里,夸叶圣说道:“好,既然如此,我便暂时相信你了。不过也请你不要介意夸叶圣心中仍对你存有怀疑与警惕的心思,你之佩剑,我会亲自保管。”

    说完,夸叶圣拔起了飞絮,细细一看之后,也不由得暗赞了一声‘好剑’。

    飞絮曾毁,后来经过巧天工的重铸,威能已经不逊色一般神兵了,也难怪夸叶圣会为之惊叹。

    柳无方很是谅解地点头,说道:“无妨,在下毕竟是贸然前来,你心存戒备也是应当,我不会在意。至于柳无方的诚意,我会用实际的行动向你证明。”

    柳无方这话说的很理直气壮,他的确没有恶意,也的确是为了调查夸叶名存之死而来。

    当然,顺便就研究一下当年夸叶名存是如何拯救干涸了的圣泉而已。

    夸叶圣还有些怀疑,但是也担心柳无方真会事亡父至交的传人。

    在苗族,尊重长辈,可是被写入族规之中的!

    “既然如此,你先随我进村吧。我见你面有倦色,想来是兼程而来,先稍作休息吧。”

    夸叶圣收起了柳絮剑,朝着箭楼上的白苗青年比划了一下手势,他们便收起了弓弩了。

    不过柳无方心中比较着急,不想随意浪费时间,便说道:“不必了,吾辈修行之人,最耐风霜。眼下夸叶前辈之事要紧,不如先与我说说事情的始末吧?”

    “父亲他……死了。”

    夸叶圣沉声开口,面上布满了浓浓的哀愁。

    “什么?!!怎会如此?!”

    柳无方虽然知道此事,但是仍是装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说道:“师尊传命让我前来,本是说夸叶前辈与师尊本有约,却失信未来。虽师尊猜测他必有原因,却想不到,想不到……”

    柳无方最终低声呢喃,最后仍是没有将死亡二字说了出口,而是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能与我说说详细情况吗?”

    “父亲是死于黑苗之手的!”

    夸叶圣眼中闪过了一丝仇恨的光芒,冷声道:“一百二十三天,夸叶圣记得清清楚楚,记得刻骨铭心!在那天早晨,父亲迟迟不见起身,我疑惑之下便前去寻找,却发现父亲早已断气多时了。”

    “可有其他症状?”

    柳无方皱眉,从与夸路媸等人的相处来看,黑苗族虽然排外,但对于苗族之人,应不至于下次毒手。而且他们似乎对夸叶名存也抱有一定的尊敬,应该不可能会暗中将他杀害。

    再者,以传闻中夸叶名存的能耐,苗族当中又有几人能够将他暗杀?

    柳无方心中快速选出了两个人选。

    夸路媸以及——大祭师!

    夸叶圣继续说道:“身躯干瘪,就好似一身精血在一夜之间被人吸干殆尽。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蛊术!而整个苗族能够有本事对我父亲下蛊之人,只有一个——黑苗族的夸路媸!”

    谈及此事,夸叶圣免不了咬牙切齿。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作为一名苗族之人,尤其还是夸叶一脉的嫡系,要猜出此事,并不困难。

    柳无方静静地听着,若有所思。而心中,则是更在意夸叶圣口中所说的‘蛊术’。

    苗蛊之地,虽然毒术盛行,但是其最令人恐惧的,仍是这更加神秘莫测的蛊术。

    也许你在不知不觉之间,便中了他人的蛊术。而这种蛊,在下蛊之人需要你发作之前,绝对不会危急你的性命!

    就连夸路媸这等高强又精通苗蛊之术的人,都逃不过锥心蛊的索命。

    然而细细思考这许多事情的时间点,很显然早在夸叶名存死亡之前,夸路媸便因为锥心蛊而陷入了假死人的状态。

    虽然不能排除是在此之前,夸路媸便在夸叶名存身上留下蛊毒,但以柳无方所见,夸路媸当不是那种心狠之人。

    思来想去,仍是觉得那一名突然来到黑苗族的大祭司更加可疑。

    柳无方心中思索,目光不时看向夸叶圣,却没有把这诸多猜疑说出。

    毕竟现在自己,应当是初来乍到,对一切都十分陌生的人设啊。

    夸叶圣虽然一口气说了不少,但是主要还是阐述他怀疑黑苗族的理由,对于苗族内部之事,并没有太多的提及。

    不过这对柳无方而言,也已经足够了。

    柳无方想了想,说道:“我能往夸叶前辈生前的居所一看吗?”

    “嗯,当然可以,父亲居所就在前边不远。”

    两人边走边谈,步伐颇快,早已经进入了村子之中。听见柳无方的要求,夸叶圣稍微沉吟片刻,便点头答应。

    随后两人又走了约有半柱香的功夫,最后在一个竹篱小院外停了下来。

    “父亲喜静,因此这处院落只有他一人独住。自他去后,便失了人气了。”

    夸叶圣简单地说了两句,便领着柳无方走了进去。

    只可惜不知道是时间久远或者其他原因,柳无方并没有在这个地方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两人查探毫无结果,柳无方想了想,问道:“在下想在附近转转,看能否发现什么异常,不知可否?”

    “这……好吧。”

    夸叶圣稍作迟疑,但也随即应承。反正村庄布局也算不得什么隐秘,让柳无方看了去也不算什么。不过他毕竟是外人,随意行走也有些不妥。

    夸叶圣想了想,解下了腰间的一支横笛递给了柳无方,说道:“此笛你先带着,我族人见状,便不会为难与你。我尚有事情要办,你如要歇息,可向村民打听我之居所。”

    “好,多谢。”

    柳无方结果横笛,点头道谢之后,便告辞离去。

    夸叶圣目送着柳无方离开,虽仍愁眉不展,不过目前看柳无方的表现,颇有君子风范,应是可信之人。

    “也罢,便让他游荡一番。哼,夸路凌汉,这一回没有要了你的性命,下一回你便没有这样的运气了,夸叶圣就不相信不能逼你们交出杀人凶手!”

    说完之后,夸叶圣愤然一甩袖子,大步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