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女装大佬·顾惜朝!-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64章 女装大佬·顾惜朝!

    鸣翠山,深柳读书堂之中。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疗养,再有泣红颜从旁监护,柳三变体内的伤势已经开始好转了。

    这一日,老柳树下,柳三变沏好了香茗,如春风独坐。

    而坐在柳三变对面的,则正是受柳三变书信邀请而来的顾惜朝与夜流光两人。

    只不过此刻,两人的面部表情颇有些丰富。

    夜流光嘴唇紧紧地抿在了一起,双肩不时颤抖,面色涨红,似乎在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至于顾惜朝,则是面色阴沉如水,一双饱含杀机的眸子毫不掩饰地看向了柳三变。

    “柳三变,你过了!”

    许久之后,顾惜朝沉声开口。

    柳三变轻轻一笑,给顾惜朝两人各倒了一杯茶水,笑道:“耶,顾前辈此言差矣,此事舍你,这偌大的武林呀,便再也找不出下一个有这个能为之人了。”

    “嗯,红尘素衣此言,我也赞同。”

    夜流光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只是唇角依旧有些忍不住地勾起,显然十分想笑,但是又好像在顾忌什么,强行在忍耐。

    “呵,呵呵。”

    顾惜朝冷冷一笑,他没有想到,自己看做生死之交的夜流光,居然会在这个时候站到了其他人的阵营,将自己推向了那可恶的境界!

    “好友,我觉得那一扇神奇的大门,你该推开了。”

    夜流光拍了拍顾惜朝的肩膀,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其实,其实我也认为好友女装,真是挺好看的啊。”

    夜流光哈哈大笑,感觉笑得肚子都有些疼了。

    顾惜朝唇角抽搐,好不容易忍住了暴打夜流光一顿的冲动,冲着柳三变怒道:“柳三变,难道一定要我女装吗?”

    柳三变点了点头,面部表情管理的很到位,并没有向夜流光那样笑出声来,而是严肃地说道:“从烟都之人方面入手引告子入瓮,这是唯一的办法。”

    此回邀请顾惜朝两人前来,目的正是商谈这针对告子的计划。

    告子为人谨慎,单是依靠折桂令等人在旁糊弄,恐怕他也不会轻易上当。只有再次假扮烟都之人,让他自己寻迹而来,造成一种是他自身的发现,才能让他真正地入瓮。

    夜流光也说道:“好友,此事适应适应便好了。”

    顾惜朝眉头紧皱,关于女装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适应啊。

    想了想,顾惜朝说道:“或许我们可以这样,让我扮成烟朱或者云天心的模样如何?他们同样是烟都之人,想必能够起到的效果是一致的。”

    “不然。”

    柳三变摇了摇头,说道:“之所以选择婉惜,主要便是因为她曾与博娴有过一段感情,并且因此选择退隐,此事告子不可能不知情。因此,只有婉惜才会有可能与我们合作。至于烟朱与云天心两人,虽然也同是烟都之人,但是他们却绝无与我们合作的可能。”

    “这……”

    顾惜朝皱了皱眉,却又突然眼中一亮,说道:“对啊,为何不请婉惜出来,这样的话效果必然比我女装更好啊!”

    顾惜朝说完,暗暗捶了一下心肝。

    这个办法他怎么早没有想到呢,早点想到的话,在风无痕一役中他就不需要女装,也不会留下这种人生污点了啊!

    “嗯,这嘛……”

    柳三变低头,的确是在思考着顾惜朝此话的可行性。只不过半刻之后,却又轻轻摇头了。

    “不妥,先不论我们并不清楚婉惜姑娘如今在何处隐退,再者即便我们知道了,也不能让她涉险。我们此回目标乃是告子,实力强大,一旦计划展开,婉惜姑娘必成为告子欲除之人,以婉惜姑娘的实力,决计无法抵挡。”

    顾惜朝所说的办法,注定无法事实。以婉惜的实力对上告子,并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柳三变不能如此冒险。

    “这这这……”

    顾惜朝面现无奈,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跟女装结下了这样的孽缘。

    柳三变见状,宽慰道:“前辈请宽心,柳某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

    “唉,算了算了,女装就女装,说吧,这次要怎样做?”

    顾惜朝长长叹气,他是一个脱俗的高人,此刻也有些破罐子破摔了。

    没办法,谁让他遇人不淑呢?

    柳三变取出一封早已写好的书信递给了顾惜朝,说道:“详细的计划已经写在了信中,前辈依照计划行事便可。”

    “可有夜流光出力之处?”

    顾惜朝在忙活,夜流光也不想闲着,便开口问道。

    “嗯,的确有事需要夜前辈协助。”

    柳三变又取出了一封书信,说道:“此回行动,虽早有大致方针,然而具体步骤尚未完善。这两日得闲,柳某已将计划完善,尽写与此封书信之上,劳请前辈往万章山,暗中寻得天华君,将此信交他。”

    这一回行动,虽蓄谋已久,但是之前一直都被他事缠身,难以平下心来好好谋划。也是这两日,柳三变趁着养伤的闲暇,才将计划初步拟定。

    “这个简单,就包在我身上吧。”

    夜流光接过书信,而后问道:“将信送达之后呢,可有他事要办?”

    “嗯,确有一事,前辈在前往万章山的途中,还请放出消息,就说李裔文在读书堂等待奇命兄弟的到来。”

    “哦?奇命兄弟?”

    夜流光稍感疑惑,不过当看见柳三变似笑非笑的表情,知他又有所谋划,便也不再多言,点头应允了。

    柳三变继续说道:“此次计划的开展还需要看天华君那边的进度,因此开启的时间暂时不能确认,前辈在将书信送达之后,再烦请走一趟这个地方,寻找一个名叫柳生剑影的年轻人。”

    柳三变将柳生一族隐居之地的路观图交给了夜流光,并且将求飞掣提供的暗器拿出,说道:“这些暗器隐藏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希望前辈务必秘密行事,以策安全。”

    “柳生剑影,此人不是已作古多年了吗?”夜流光接过路观图与暗器,有些诧异地说道。

    “只是后人仰慕他名号而取得。”

    柳三变摇了摇头,说道:“这暗器造型奇特,柳某怀疑乃是出自东瀛,具体情况,便要劳烦前辈问清楚了。”

    “嗯,好吧,此事夜流光明白了。”

    柳三变点了点头,对顾惜朝说道:“此外,也请顾前辈先往计划之地,结庐而居的同时,可以开垦出一些菜地。

    “哈,的确。婉惜隐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如此倒也更像是隐居之地。”

    夜流光点笑了笑,示意自己明了之后,便起身说道:“事不宜迟,夜流光这便出发,请。”

    “我也离去了,哼。”

    顾惜朝忙跟着说道,对于读书堂这个带给了恐怖的女装回忆的地方,他现在是片刻都不想多待。

    柳三变哈哈一笑,明白顾惜朝心中的幽怨,便说道:“既然如此,柳某也不留前辈了,请。”

    顾惜朝两人联袂离去,柳三变将茶具收拾好之后,裳不归却又走了出来。

    “伤势如何了?”柳三变问道。

    “已无大碍。”

    裳不归走到石桌边上坐下,问道:“我猜你已经闲不住,要离开读书堂了吧?”

    “哈哈,你倒是对柳某十分了解啊。”

    柳三变哈哈一笑,给裳不归倒了一杯茶之后,沉吟了片刻,才说道:“告子等人退去,读书堂暂时不会有危险,附近因之前一战而被破坏的山体,也有博娴安排道门之人协助恢复。只是鸣翠山的法阵被破,阵基已毁,柳某必须再寻合适的阵基,重新建起法阵。”

    现在的局势,读书堂可谓是飘摇在风雨之中的小舟,随时可能被倾覆,因此做好必要的安全措施,必不可少。

    裳不归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也明白,只不过他仍是担心以柳三变目前的情况,奔波跋涉的话恐怕会加深伤势。

    “放心,柳某不会勉强自己。”

    柳三变看出了裳不归的担心,笑着宽慰了一句。

    “你知道就好。”

    裳不归翻了翻白眼,旋即沉声说道:“你也放心,读书堂有我,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哈哈,柳某自然相信你有这个能耐。”

    柳三变哈哈一笑,站起了身来,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那么读书堂以及圣女两人的安危,便劳你费心了。”

    裳不归笑了笑,说道:“说不定等你回来,会发现真正守护读书堂的人会是泣红颜呢。”

    “这也不奇怪。”

    柳三变笑了笑,并没有继续这一个话题。

    “行了,我也该休息了。”

    裳不归起身,摆了摆手之后便往院中走了进去。

    “嗯……阵法阵基之物虽然着急,但还需等奇命兄弟到来之后才能开始着手。不过相信有李裔文的名头震慑,这两人必定会用最快的速度赶来。哈,也不知道李裔文与奇命兄弟之间发生了什么有趣的故事,会让这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刺头恐惧到这个程度。”

    “也罢,既然此事急不来,便先往南岳天瀑一行吧。或许,新的阵法我能如此操办。”

    柳三变心中思索着,逐渐远离了鸣翠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