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决-霹雳大江湖-
霹雳大江湖

第38章 决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四州。

    斜月坪,斜月坪。剑界罕得之会即将展开。此地,又将为史书留下如何璀璨的一页?

    西边的残月还未来得及潜藏,东方天际已透出一丝红芒,整个天地在这一刻都仿佛活跃了起来一般,垂草扬露,烁烁珠光。

    李裔文一步一步,逐渐接近此行终点。

    “越是接近此地,便越能感受到潜藏的强大气息。为此会而来的强者尚有如此之多,那些看不上此会的,又会有多少?”

    李裔文心中自问,却也没有惊动他人,独自选了一个无人的地方盘膝坐下。

    期间,又是数人经过。

    在东方曙光渐白之际,一道流光御着宏大无匹的剑气呼啸而来,直压的人呼吸一滞,心中暗自震撼。

    “是他?”

    李裔文眼中神光一闪,从那道剑气之内感受到了一个熟悉的气息。

    与此同时,一声平稳孤傲的辞号,于焉响彻。

    “古剑寒黯黯,铸来几千秋。

    白光纳日月,紫气排斗牛。

    湛然玉匣中,秋水澄不流。

    凡俗慎所问,无令神兵羞。”

    辞号毕,流光落在斜月坪之巅,现出两道身影。一者散发布衣,古剑矗立脚边。一者威武凛然,正是曾在立约台外拦截李裔文的裁决者以及七尊剑之主,剑千秋!

    就在此刻,一股奇异酒香突兀蔓延,使人迷醉。

    “哼!”

    李裔文冷哼一声,暗自屏息。目光却不离斜月坪之巅。

    果不其然,酒香蔓延之后,之前曾阻止他除掉烟朱的骑驴人低声吟诗,驾着驴子,立在了剑千秋身旁。

    剑千秋看了一眼骑驴人,而后对着裁决者点了点头。

    裁决者上前一步,气运丹田,朗声道:“多谢诸位赏脸光临此次剑评,为迎接越发接近的万器论衡,鄙会之主特举办此次剑评,邀请各位剑界名宿、新秀,以期共进。

    此番剑评,鄙会之主特邀请了剑界久负盛名,有酒剑仙之称的酒池剑莲素不凡作为裁判。另外此次剑评规则,也是由素不凡前辈所制定的。”

    裁决者话音落下,李裔文隐约可听见有人惊呼,显然是在惊讶骑驴者的身份。

    “酒中剑仙,剑中酒仙。想不到七尊剑竟能邀请到匿迹数百年的素不凡出山。单凭他的名号,这一次论剑会的含金量便要高上两个档次。”

    李裔文隔空凝视着素不凡,显然也未想到这位拦阻自己的人,来头竟是这般的大。

    “闲言絮语,吾不多提。此番论剑第一回,曲水流觞,现在开始。”

    素不凡朗声一喝,功体乍然提至极限,一身浑雄深厚的内劲尽凝足上,旋即高声再喝,罡足踏地。霎时间浩劲勃发,只听闻地面轰隆之声不绝于耳,一道沛然剑气肆虐,将地面犁出了一道深达三丈,宽有丈许的小沟。

    剑气随人而去,每至一角,便有一股剑意迸发,剑气也随即转向。霎那之间,剑气小沟已经布满斜月坪,从每一位到场之人身前经过。

    “十六人。”

    看着身前酒河,李裔文目光一闪。同时由方才所爆发的剑意之中,感应出了此会参与剑评的人数。

    上方,素不凡亦是有感,颔首微笑。旋即一拍腰间酒壶,乍见酒壶悬空而起,清冽酒水汨汨而出,落入剑气小沟之中。瞬间,浓郁的酒香弥散了整个斜月坪。

    酒壶非是凡器,其内酒水似源源不绝,不消数刻,剑气小沟已是淌满酒水。愈发浓烈的酒香四散,令人心魂摇摇欲坠。

    素不凡见状,收起酒壶,笑道:“曲水流觞,想必大家并不陌生。此回剑评,便是效仿曲水流觞之法,依照方才剑意所发先后,分别凝剑意入酒河。酒河能将此剑意导向众人,由诸位共同研讨评比,得出高下。”

    “现在,便请第一位剑者出手。”

    素不凡话音落下,那先前第一股剑意勃发之处便传来一声朗笑。

    “即是如此,在下也不推脱了。游剑方尘拜会诸位!”

    话音落下,但见酒河一阵翻涌,李裔文不觉暗自凝神。倏然,一道剑气自酒河之中突兀而出,直冲李裔文面门。

    ………………

    诛仙海,诛仙海,江湖百年乱源之地。

    今日,诛仙海之外,藏虚负手而立,远眺着远方的诛仙海。

    “好个诛仙海,竟是隐藏在这等荒芜之地。怪不得多年来,始终无人能知其所在。”

    藏虚说吧,又看了一眼立在一旁一言不发,恍若石柱的叶武夫,轻声道:“贫道着实好奇,柳三变是如何令你这一代恶人,改恶为善的。”

    叶武夫默然的眼神睨了藏虚一眼,并不回答。

    藏虚也不介意,道:“算算时间,其他人也差不多该到了。”

    话音刚落,便有一道清风拂过,清朗辞号,同时响起。

    “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辞号落处,两位凛然道者踏着就坚定步伐,傲然来到。

    “垢无尘见过藏虚前辈。”

    垢无尘朝着藏虚微微躬身,旋即目光看向一旁叶武夫,并不张声。

    “衔令者,久见了。”一线随也是颔首示意。

    “哈,想不到垢无尘将你也领来了,这下我等把握更是充分了。只是怎不见墨张声前辈?”藏虚道。

    一线随摇了摇头,道:“无寐生之死,让师兄打击过甚。最近一段时日,也是时常不见他的踪迹。”

    “唉。”

    藏虚摇了摇头,心下婉惜。

    一线随道:“道门三辉,实力重在三人合阵。此时仅我一人在此,所助有限,还望不要见怪。”

    藏虚摆了摆手,正待说话,却又见香风突来,伴着梵呗清唱,两道脱俗僧影,迈步而来。

    “佛乡天铸以及念禅大师。你们也来了。”

    妙莲华佛号轻唱,道:“此番红尘素衣布局,愿能一举弭平祸灾。

    念禅目光四顾,奇道:“为何不见柳三变等人身影?”

    藏虚一愣,旋即目光不着痕迹地睨向妙莲华,目光落入其眸里,却只见得如湖水般波澜不翻的平静。藏虚心下了然,道:“此番布局,柳三变尚有其他安排。详情贫僧亦是不知。”

    “只是以我们几人,想要攻破诛仙海,恐非易事。”念禅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红尘素衣计谋过人,此次布局甚久,想必已有周全之策。念禅不必担忧。”妙莲华道。

    “是,天铸。”

    念禅点了点头,退到一边。心中却是不断地计较起来。

    “柳三变博娴等人皆不在此,甚至连佛相也在出发之前被妙莲华派遣出去。莫非……他们要同时针对诛仙海与烟都?不,不应该。他们当知烟都难下,当年之事便是实证,应该不会如此不智。柳三变,你到底在算计什么?”

    藏虚抬头看了看天日,道:“距离约定的时间尚有半个时辰,诸位做好准备吧。”

    ………………

    而在烟都外围,柳三变负手而立,目光深邃,直视高峰之上若隐若现的宏伟城池。

    “哈,柳三变,你果真好算计。”

    柳三变身旁,夜流光与顾惜朝并肩而立。顾惜朝看着烟都所在,笑道:“只怕拓跋如梦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你竟有这般魄力,诛仙海烟都两处地方一同进攻。”

    “王权是一名霸者,却连枭雄都算不上。诛仙海的所在既已暴露,便等于失去了最大的依仗,已经不足为虑。反倒是烟都,无论我如何调查,却始终隔着一层迷雾,令人无法看透。”

    一旁佛相道:“诛仙海一方只有几位前辈轻身攻打,是否有些不妥?”

    顾惜朝一笑,道:“小和尚,你所知仍是太少。烟都与拓跋如梦之间的关联,远超我们所想。若是我们对烟都发起进攻,他必定会在第一时间赶回。如此一来,诛仙海便失去了最强大的外援。加上有叶武夫坐镇,诛仙海必败无疑。”

    夜流光突然说道:“可惜此役少了虞千秋,否则当年我等三人攻破烟都的传奇,今日将会画出续集。”

    “烟都之内,仍是太过神秘。且其中必定有人世主一直隐藏着的实力,诸位务必小心。”

    顾惜朝道:“不错,当年烟都之内突来的狮虎之吼,至今我也无法调查清楚。拓跋如梦隐藏的太深了。”

    “我们此举,重不在攻破烟都,而是要引出烟都潜藏的实力。以王权个性,若是得知烟都的隐瞒,必定会猜忌人世主,他们双方的合作,也会产生间隙。届时才是将他们各个击破的时候。”

    夜流光笑道:“此回有星华茶叶这等异物,上回之事,必不会再次重演。”

    柳三变笑了笑,看了看天时,道:“约定时间已到,诸位动手吧。”

    话音落下,柳三变手一扬,一枚雪白珠子弹射而出,直等烟都之上,旋即猛然炸开,一股极度冰寒之息弥散,笼罩在烟都之外的层层迷雾,竟在瞬间消散。

    与此同时,顾惜朝感应到这股冰寒之息,功体莫名暴涨四成,当即仰空长啸,身化惊鸿,直冲天际。

    …………

    而在诛仙海之内,王权与拓跋如梦正在细谈。

    “哦?你是说柳三变他们可能已经得知了诛仙海所在?”王权坐在王座之上,目光深沉地看着拓跋如梦。

    “不错,柳三变身边有我安排的眼线,这个消息应该不假。”拓跋如梦面色无波地答道。

    “哈,烟都四宫之中的雨宫吗?那小娘子倒是水灵。”王权朗声一笑,道:“便是知道了诛仙海所在那又如何?莫不成本王会惧怕不成?”

    拓跋如梦微微摇头,道:“以柳三变为人,既然知道了诛仙海所在,必定会在近期之内排布局势,针对诛仙海。王权可得多家准备。”

    “哈,区区丧家之犬,有何可惧?”

    拓跋如梦正要再言,却是面色忽然一变,失声道:“不妙,有人进犯烟都。”

    话音落下,来不及跟王权道别,便已经化作一道流光,急速而去。

    同时,诛仙海外,突来数道宏大掌劲,直压诛仙城堡。瞬间,天摇地动,轰鸣不已。

    (本章完)